|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其他作品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推荐]《鲁迅全集》提到的南陵学者陈友琴          【字体:
《鲁迅全集》提到的南陵学者陈友琴
作者:老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24    
    《鲁迅全集》提到的南陵学者陈友琴
   
    ——南陵文史拾遗系列之二
   
    文∕柳拂桥
   
    知道陈友琴不是太早,也不是太迟。可是在《鲁迅全集》里读到陈友琴,却是2006年的事。当初也没有太在意,只和圈内的几个朋友聚会时说说而已。如今,打算写一组故乡文史拾遗的文章,于是就不得不用文字来说了。
    
    陈友琴先生清光绪二十八年(即1902年)生于安徽南陵城关的一个中医世家,家学渊源。1923年肄业于上海沪江大学文学系,1930年后历任上海建国中学、敬业中学、务本女中语文教师,《中央日报》副刊编辑,安徽屯溪柏山皖中、建国中学、江苏临中教员,杭州之江大学国文讲师,杭州《东南日报》副刊编辑,浙江临安杭州幼师副校长,北京大学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研所副研究员、研究员。1935年开始发表作品,曾用笔名郭均曼、畴人、夏静岩等,195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温故集》《长短集》《晚晴轩文集》,编有《清人绝句选》《白居易诗文述评汇编》《元明清诗一百首》等。其中陈先生对白居易研究贡献颇丰,在清人绝句的梳理钩沉上有相当造诣,可说是学术上的主要业绩。1996年,先生以94岁的高龄病逝。生平事迹见诸《中国文学大辞典》(天津版)p3401。作为他的子女,陈生健、陈小蘅、陈小琴曾经撰文《古典文学研究家陈友琴》(见《南陵文化丛书·南陵史话》,作家出版社2005年12月版)回忆介绍先生。社科院文研所的《中国文学网》有陈先生的专页,地址是:http://www.literature.org.cn/Article_xzfc.asp?ID=92
   
    1935年,也就是陈先生开始写作的那一年,他在《申报·自由谈》上写了一篇叫做《活字与死字》的文章。也就是这篇文章,被鲁迅先生注意到了,并且称之为先生。鲁迅《且介亭杂文二集"从“别字”说开去》原文是这样的:
   
    前几天在《自由谈》上看见陈友琴(4)先生的《活字与死字》,才又记起了旧事来。他在那里提到北大招考,投考生写了误字,“刘半农教授作打油诗去嘲弄他,固然不应该”,但我“曲为之辩,亦大可不必”。那投考生的误字,是以“倡明”为“昌明”,刘教授的打油诗,是解“倡”为“娼妓”,我的杂感,是说“倡”不必一定作“娼妓”解,自信还未必是“曲”说;至于“大可不必”之评,那是极有意思的,一个人的言行,从别人看来,“大可不必”之点多得很,要不然,全国的人们就好像是一个了。
   
    陈友琴先生的《活字和死字》,便是在这决战之后,重整阵容的最稳的方法,他已经不想从根本上斤斤计较字的错不错,即别不别了。他只问字的活不活;不活,就算错。他引了一段何仲英先生的《中国文字学大纲》来做自己的代表(7)——
   
    其注释(4)说:陈友琴,安徽南陵人。当时是上海务本女子中学教员。他的《活字与死字》发表于一九三五年三月十六日、十八日、十九日的《申报·自由谈》。
   
    注释(7)说:陈友琴在《活字与死字》一文中说:“所谓‘活字’者,就是大多数认识文字的人所公认的字……识字太多的朋友,搬出许多奇字僻字古字,与实际运用文字的需要全不相干,我对于这一类的字,一概谥以佳号曰‘死字’。”最后又说:“我觉得我们的同行何仲英先生(按陈、何当时都是教员)的话,可以做我的代表。”《中国文字学大纲》,一九二二年二月商务印书馆出版。
   
    读鲁迅先生这样的论战文章,其实还有好多,有一点像现在的网络bbs论战。所不同的是,鲁迅论战的所在,基本是在纸媒上,抑且彼此均为大家,你来我往,使得都是正宗的太极功夫。只有极少、极愤怒的时候,才冒出“丧家的、乏走狗”之类。无如现在,不管什么人,如无名的我辈,也能发发帖子,不高兴时,也能骂骂人,不管骂得高明不高明。
   
    作为学者,陈友琴先生得为社科院的研究员,也算是到头了。作为作家,建国之初就入国家作协,也系屈指可数的。读读他的文章,删繁就简,大巧若拙,文笔老到至无懈可击,每觉受益匪浅。我的故里,乃是千年铜都,奇秀南陵,这几年挺重视发掘传承地域文化的,而陈友琴无疑是一个南陵本土出生的大文化人。这一点,是堪比弋江镇出生的国学大师、学衡派代表人物梅光迪的。于是,我乐意说说他,谁叫鲁迅先生都那么器重,我们后学晚辈还用得着置疑么!
   
    传某次,有人戏交钱钟书用自己的名字对一个“姓名对”。钱钟书脱口而出:“陈友琴”。“钟书”对“友琴”,一个钟情于书,一个以琴为友,二人当时均为社科院的学者,果然奇哉妙也。
文章录入:老桥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史话
    话说南陵
    三国时期的三位春谷长
    孝子何琦
    李白在南陵
    王维与南陵
    杜牧在南陵
    北宋有识隐士陈翥
    显谟阁大学士徐勣
    刘拯及其父刘士安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