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其他作品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也与王兆山先生和首诗          【字体:
也与王兆山先生和首诗
作者:云无心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25    
    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6月6日在《齐鲁晚报》发了首古体诗。当时读罢王副主席的《江城子》词,愤怒远远大于哭笑不得,竟有“天地之间宁有王郎”之感。他拍马屁连一点文学的含蓄都没有,矫情到了恶心的地步。本来对他的诗嗤之以鼻,不想说什么了,但是我发现已经过去近半个月了,引发了众怒的此人但并没有任何悔意,于是也想说两句了。
    这种词出自成长于礼义之邦的齐鲁大地、出自山东作协领导人的手笔,真让人匪夷所思。就在余秋雨传话那些地震遇难孩子已经成了“菩萨”,并会一直佑护中国的同时,人们质疑之声还尤在耳边回响,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先生又发表了关于遇难者的惊爆诗作。看过王诗,真有点像听一个“道士”在“驱鬼捉魂”!
    首先,他这么写,有悖了文学标准。
    “纵做鬼,也幸福”,闻此言,不觉倒吸了一口冷气。我不知道山东的王词人是如何感受到地震废墟下亡灵幸福的?也不知数万鬼魂是否会发出如此幸福的自述?我仅知道的是,失去儿子的父亲,失去女儿的母亲,失去丈夫的妻子,直到今天还沉浸在失去亲人的伤痛里……即使有哭墙也承载不了巨大的哀痛!
    我虽然没有去过灾区,每每看到网上和电视画面上的废墟和尸体,不禁潸然泪下。看到这两首词真的忍不住想请问王先生:你有何资格代表灾区的亡灵发言?有什么身份当废墟下的冤魂“代表”?“纵做鬼,也幸福”?你能感受到地震中失去亲人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吗?不是我们不爱国,但如果能让远去的亲人留下,我想我们宁愿不让他们以亡灵的身份庆奥运。灾区的人民都是平凡人,只想过平静的一生,只想和亲人一辈子相守。地震让每个人都悲痛万分,地震震碎了国人的心。
    然而,地震无情人有情,大灾面前有大爱,如何用文学的手法表现这种人间的大爱?所谓“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而歌咏之”,这种“情动于中而形于言”的文章,表达出人对社会、对人生、对世界的最真实感受。把悲痛当作“好事”来歌颂,有悖了人之常情,有悖了文学标准。相同的事物在不同人眼里有不同的感受。不仅是表达方式的不同,根本上是立意、境界的不同。汶川地震后,诗家辈出,但在这些诗章中,王兆山“做鬼也幸福”的虚浮诗文,也算是诗家中的另类罢。是不是地震也震坏了王副主席的脑子?他长期迎合某种“正确”价值观的结果就是扼杀了作为一个人的感受力,从而做出有悖人性的文字。这样的文字除了粉饰太平之外,再没有别的价值,文学悲天悯人的功能和关怀社会的功能在他眼里是不存在的。
    同是写与死亡有关的诗,我想起了陈毅《梅岭三章》中“南国烽烟正十年,此头须向国门悬。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在那种残酷的围剿面前,每个人都命悬一线,可陈毅却没有怕死,他希望革命胜利的捷报频频传来,就当是祭奠他的纸钱。诗句气势如虹,壮怀激烈,充满了乐观主义与必胜的信念。两种不同的文风,表达出的世界观、文学观自然有天壤之别。
    二是他这么写,冲破了文人的道德底线。
    柏杨先生笔下的中国人是丑陋的,然而,丑陋的中国人中最丑陋的是不是御用文人?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一些人还是以陈旧的思维方式,浓重的御用情结,拿灾民们的伤痛邀功请赏。
    王先生以死难者的口吻,歌颂党领导的救灾善举。我有点疑问:你是站着说话的主儿,没见过你用这种手段唱如此矫情的颂歌!我国是“以人为本”的国家,这次的救灾善举充分诠释了这种思想。大灾之年哀痛未平,王就急着“坏事变好事”,“代鬼填词”,是不是在伤害国民的感情?
    曾经被鲁迅先生批判过的犬儒主义似乎已经成了中国知识阶层的一种生存策略,尤其是文人,他们在体制权力和市场资本的双重倾轧之下,个个都趴伏在权贵脚下啃着施舍的骨头,吃饱了就替主子看家守舍或是哼着主子们喜欢听的赞歌。看来中国的犬儒文化渊源流长,犬儒文人前仆后继,却很少得到打击。在一个只有真情才能勾起同感的时代,这样的矫情之作,只能让人作呕。
    今天的中国是一个文明的国度,国家主席和总理的平民形象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赞扬,他们的亲民爱民敬民的举动更是深受国人爱戴。在这样的现实下,一些文人还未走出传统文化的樊篱,不能说不是现代中国文化群体的悲哀。
    为此,我也以拙笔和王副主席一首:
    江城子·和王兆山
    千里蜀川万民苦,山河碎,孤寡哭,华夏儿女,举烛共祈福。十三亿人相扶助,恨天劫,同心渡。
    兆山信口无肺腑,伤吾心,忘吾祖,尸血冥间,亡灵岂欢呼!网上网下众友怒,王先生,知罪否?
    附王副主席的原诗作:
    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
文章录入:云无心    责任编辑:cp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