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大王冲水碓            【字体:
大王冲水碓
作者:胡旭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5-24    

    南陵揽胜

    大王冲水碓

    胡旭东

    大王冲是个埋进深山坳里的山村。
    从南陵县城乘中巴不到一小时就来到了绿岭,下车后,顺着澄澈见底的绿岭河逆流而上,山重重水复复,走着走着,就到了叠翠堆彩、埋金藏银的大王冲。顺着九九弯向白云深处的山泉望去,那一间间傍河而座如童话般的茅草小屋,那渐大渐小渐远渐近传来“吱呀——锵”的震响,就是闻名“江南数十程”的大王冲“水碓群”了。
    水碓是冲香粉用的,香粉是用来做供佛的香的。逢年过节时,大街上或挑着竹篮担或拖着板车卖香的人,不要问,准是大王冲人。若不,也是从大王冲贩来的。早在明朝嘉靖年间,江南的名山就有了无大王冲的香不成庙之说。到了清朝中期,大王冲的香更是技压群冠,名压全雄,远销到了东南亚及韩国日本。至此,大王冲的声誉伴着缕缕不绝的香火在海内外袅绕。按眼下时髦的说法,就是大王冲早在350多年前就已冲出国门,走向世界了。那还了得?大王冲一定如泾县查济那样豪富江南,或是像黟县西递那样炫赫故里。然而遗憾的是,大王冲终没成为查济和西递,大王冲始终是一颗埋在深山里的未经雕琢拙朴的玉石。几百年来,大王冲的山仍是那样的苍翠欲滴,大王冲的水仍是那样的清澈醇香,这大概于他们生产佛品有关,佛是清淡无为的。
    香粉是用木屑为原材料用石碓舂成的。每到农闲时节,香农们家家户户都要上山伐木,不外乎是些成不了大料的灌树杂木,除了松树外,什么树都行。当然檀香树是香粉的最佳材料,生产出来的檀香为供佛的极品,价格比其它的木粉要昂贵得多。树木伐下山,剔叶除枝后,就用墩刀砍成木屑,晒干收藏。舂香粉时,将木屑倒进偌大的石碓臼内,被镶有铁钉的碓嘴日夜舂成粉末。
    水碓是根据泉水的落差傍河而建的。碓房里一般深埋着两个石碓臼,碓嘴一般是用铁牙镶成的,龇牙裂嘴的,举起来好像两个凶恶饿极了的大灰狼,要吃人的样子,再加上碓臼房四面无窗,终年昏暗,所以总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小时候第一次进水碓房,昏暗中似乎有条冰冷刺骨的蟒顺着我的脊朝脚底板游,骨头都酥了。所以,少年的我是很少进水碓房的。水碓房后面便是一巨型的木轮,只要一放开闸门,清澄如酒的泉水便会顺着木槽哗哗地冲向木轮,木轮便“吱呀”地转动起来。嵌在木轮大轴上的木楔便带动了碓嘴的柄,于是,两个凶如老狼的碓嘴便被一上一下地掀动起来,就有了岁岁年年经久不息“吱呀——锵、吱呀——锵”的沉重响声。
    沿着弯弯曲曲的泉水,相隔几十米就座落一个水碓房,绵延好几里路长。顺着这座落水碓的山泉走去,隐隐约约远远近近大大小小的“吱呀——锵”的沉哑的震响就参差不齐地依次传来,搅动着这深山老林世世辈辈的无聊与沉寂,同时也增添了新的寂寞与无奈。在无风无雨的深夜里,总能听到四面群峰回荡着的舂碓声,好像天地在这里诵着一支无字亘古岁月的歌,又好像在叙述着一个远逝了的古老传奇。
    我的少年就是在这日夜兼程又风雨兼程的“吱呀——锵”声中不知不觉地度过的。村头古皂荚树下是一所被山里人称着学校的地方,其实学校内只有唯一一间教室,一间教室却坐着从一到三三个年级的学生,全校也只有一位教师,那就是毕生将学校和学生视为自己生命和希望的我的母亲。从朝霞披露到夕阳染金,朗朗读书声和“吱呀——锵”的水礁声在群峰沟壑间回荡,成了大王冲那个岁月最为亲切和感动的旋律。少年的我难以知晓这是岁月深处的一方风景,尽管那时的水碓已不再舂供佛家用的香粉了,那时的水碓是为南京、苏州等长江下游一带的蚊烟厂生产蚊烟香的香粉的。那时老爱望着飘向岭那边的白云作遐想状的我,却未感到那满岭满河的回荡声的亲切和感动,相反却嫌着这回荡声老是打断我内心的孤独和沉寂。泉两边岭上有许多不知名的彩色的鸟,上岭蹑脚去捉时,总时常要被惊飞了的,于是,我就冲着水碓房:“就你就你,惊飞了我的鸟了。”泉水中有许多不知名的彩色的鱼,下水蹑脚去逮时,总时常要被惊跑了的,于是,我又冲着水碓房:“看你看你,惊跑了我的鱼了。”
    沿着水碓群曲曲拐拐朝白云深处再走约莫一千五百米就到了燕子洞了。这是一条深而长的峡谷,两边青峰对峙,缕缕岚气升腾飘忽,一线苍穹在头顶上远远地给你亲近,一只盘旋在苍穹峡谷间的山鹰高高的给你向往和畅想,满目流动着苍绿,四周飞溅着鸟鸣。亭亭玉立的野百合花散落在一簇簇灌木丛中,诱惑着你不得不一步一步朝她迈进;河边青草稞里钻出的一杆杆鲜嫩鲜红的如意花,总有着不同它处的“嫩”和“红”,总不时的给行旅中的你,增添一股无名的感动。陡然一阵凉风袭来,猛抬头,却原来已到了约有三四层楼高的燕子洞了。
    燕子洞其实就是蝙蝠洞,洞宽数丈余,可同时容纳几百人,就是当地土生土长的人也说不出此洞究有何深?因泉水终年流淌,所以当地人说此洞直达东海,用电筒一照,便毛骨悚然起来,四壁上倒吊着密密麻麻的蝙蝠,发出阵阵尖叫声。若是有了响动,受惊的蝙蝠便密匝匝地盘旋起来,黑压压一片,给人生发出阵阵无名的阴森与恐惧来。
    走出燕子洞,顺着谷底的山路,来到半岭腰,就到了闻名遐迩的珍珠泉了。珍珠泉是一个地下泉,清澈如酒,冬暖夏凉。从潭底的砂砾中向外翻冒着一串串咕噜噜响的水泡来,四季不断。隆冬里,蒸腾着袅袅白雾似的热气;酷暑里,来到泉边掬一捧水洗抹一下,顿觉神清气爽,暑溽骤消。稍不注意,在水中多贪了数秒钟,就有股刺骨的寒气钻进骨髓,惊得你再也不敢多贪那数秒钟的冰凉了。真不知这岭半腰里有多少地下水?即使再怎样的干旱,也从来没有断流过。不知这泉水是从哪个洪荒岁月里开始往外涌的?还要流经往后的多少岁月?为前来的苦旅客洗濯心灵的尘埃与伤痕。
    少年时代,多少个冬夏,我往返于从大王冲到燕子洞的山道上,孤独无援地打发着凄苦的日子。后来长大了就离开了大王冲。再后来就鼓捣起小说来。写了部中篇小说《这是一片贫瘠的土地》,并获得了第四届安徽文学奖,献给收藏了我少年岁月的大王冲,献给那片伴着水碓声的朗朗读书声,献给我的将希望放飞将自己最为宝贵年华永远定格在那方简陋讲台上的母亲;更献给从岁月那头来又往岁月那头去的“吱呀——锵”的水碓声。
哦,我的大王冲,燕子洞。
    (《南陵揽胜》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揽胜
    千古漳河风
    许镇那边的红花草
    青山着意化为桥----南陵古桥…
    红丘陵
    梦回弋江
    弋江古镇
    早年的青弋江
    柳拂桥畔人家
    弋江寻梦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