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罗隐与小格里            【字体:
罗隐与小格里
作者:熊日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5-25    
    南陵揽胜
   
   
罗隐与小格里
   
    熊日升
   
    在唐代浩如繁星的诗人中,毛泽东一生喜爱“三李”,即李白、李贺、李商隐,是众所周知的。但毛泽东对罗隐的偏爱,甚至超过了“三李”却一直鲜为人知。《中华诗词》2003年第7期上发表署名张永芳的研究文章,题为《毛泽东偏爱罗隐诗》。在文中,作者用具体的数据论证了自己的观点:“毛泽东圈阅过的古人诗作中,李白诗共54题72首,李贺诗共47题82首,李商隐的诗共21题27首,而杜甫诗则有60题75首,并不比‘三李’诗数量少;但最多的,并非上述诸人,而是晚唐诗人罗隐,其诗被圈点88题90首。”比李白多了34题18首,比李贺多了41题8首,比李商隐多了67题63首。
    然而,更为鲜为人知的是,南陵省级风景区小格里却是罗隐最后的隐居栖息地。据南陵县文史资料记载:“唐罗隐墓,县西南七十里罗家庙旁”,这罗家庙所在地就是小格里,为纪念罗隐,当地人们一直把小格里亲切地称着“罗冲”,把罗隐长眠之地称着为罗坟,并在罗坟旁修建了供奉罗隐的庙宇,并称它为罗家庙,把罗隐喜爱登高吟诗的山峰称着为罗峰(现属三里镇境内)。
    罗隐,本名横,字昭谏,余杭人。唐末著名诗人,生于公元833年,正是晚唐从衰败全面滑向崩溃的时代。因十次走进科场而十次不第,十次不第带来人生十次沉重打击,从而对仕途万念俱灰,遂改名罗横为罗隐。加上晚唐藩镇割剧,社会动荡,官场腐败,苛政猛于饿虎,民不聊生。公元878年,黄巢统率十余万大军,高举义旗,破长安,渡黄河,跨长江,直抵浙江、福建。一时袅雄四起,狼烟不断,天下大乱。为避战乱,罗隐巅沛流离,如落魄的孤儿,来到南陵寻访诗人张乔。南陵是张乔的梓里,因张乔也有十次科考十次不第的人生经历,同是天涯沦落人,他到南陵拜访“同命鸟”来了。其实南陵可以说是他的第二个故乡,因他父亲曾在南陵任过梅根冶炼官。没想到张乔几年前已去石台与杜荀鹤聚会去了。于是,罗隐只得又骑着驴子去了石台,在一座“上七下八”的“高岭”下寻着了正在那儿放鸭的杜荀鹤,方知,张乔已经去世多时了。这样,小聚了几天,便告别了杜荀鹤,打驴回转,从此这座高岭就被唤着“回驴岭”了。此后,罗隐就一直在皖南的一个叫梅根浦的地方隐居下来。
    梅根浦究为何处?古今的学者说法不一,一说在贵池,又一说在南陵。笔者这里想举三个例证:一是《中华读书报》(1994年6月1日)署名芦获的文章,题目是《毛泽东爱读“枯树赋”》,《枯树赋》是南北朝文学家庾信的晚年代表作,在仅有500字的赋中明确地指出“梅根”在南陵:“东海有白木之庙,西河有枯桑之社,北陆以杨叶为关,南陵以梅根作冶。”二是唐代诗人孟浩然在南陵写的一首著名诗《旅行欲泊宣州界》:“西塞沿江岛,南陵问驿楼。潮平津济阔,风止客帆收。去去怀前浦,茫茫泛夕流。石逢罗刹碍,山泊敬亭幽。火识梅根冶,烟迷杨叶洲。离家复水宿,相伴赖沙鸥。”在南陵,诗人识得了“梅根”冶炼场一片繁忙景象。三是八十年代在南陵原石铺乡挖掘一北宋古墓,墓主人是当时的名士刘士安,得一墓志铭碑刻,铭文由蔡金撰写,“葬南陵梅根乡藕池之阳”的遒劲大字清晰可见,现保存在县文物所。蔡金为王安石之婿,时值公元1033年。从南北朝到唐代,又从唐到宋,“梅根”作为南陵的地名是获得历史承认的。当然,你也可从其它资料中去论证梅根在贵池,但有一点是明证的,即当时的贵池也属于大南陵范畴。就象现今铜陵市的五松山在李白来南陵时,仍属于南陵地域一样。
    至于当年的梅根浦是否就是今天的小格里还有待考证,但罗隐当年隐居的小格里,在罗隐身后一直被称作“罗冲”,是不容置疑的,
    去读一读与罗隐同时代的诗人皮日休和杜荀鹤的诗吧,你就知道什么叫着暗无天日,什么叫作民不聊生了。罗隐就是在这个凄风苦雨的岁月里藏进了小格里,并在此隐居的。那时,他已是年近七十古稀之人了。七十年的风雨飘摇人生,七十年的烽烟流离,七十年的希望如阳光下的晨珠般的破灭,从江南到塞外,从东海之滨到天府之国,诗人的一颗破碎了的心又何时得到过片刻安宁?然而,在小格里,春天可采茶,夏天可锄菊,秋天可摘果,冬天可捧雪。白天闲看一岚峰,去云深处纵酒放吟;夜晚可撑一竿露,去五连池泛波采月。小格里的山,小格里的水,小格里的风,小格里的云,无不象滴滴甘露,滋润了他久旱干涸而皴裂的心田。尤其是这里的民俗民风民情,更是深深地感动了他,使他找到了家的温暖,家的归属。罗隐的诗几乎是喻讽时世的,然而,在小格里,他写下许多流传千古赞美山水闲适的诗章。
    “江东日暖花又开,江东行客思悠哉;高阳酒徒半凋落,终南山色空崔嵬;圣代也知无弃物,侯门未必用非才;一船明月一竿竹,家住五湖归去来。”罗隐在小格里隐居了整整七年,公元907年,朱温称帝,建后梁,唐亡。公元909年,罗隐长眠于小格里。如今,当我们面对那一簇簇摇曳着的芭荆刺和芭茅草的土茔时,岁月已流淌了近一千一百年了。
    今天,当我们走近小格里,站在罗冲口朝前朝后望去,一千一百年的岁月宛如一条流淌不息的小河,抹平了记忆里的一切枝枝桠桠,却抹不平记忆深处的思念,尽管诗人已远离我们一千一百年了,但岁月还在流淌,水仍是碧的,山仍是绿的,天仍是蓝的。只是一千一百年前的岩石已被岁月的风沙风化成页页叠片。当我们面对这亿万页叠片构成的积成岩时,那沉甸甸的叠片顷刻间聚成了沉甸甸的文化,丰富着我们的心灵和生命,那就让我们走进罗冲吧,去品尝那些曾让毛泽东密圈密点过的88题90首诗吧,你就知道了什么是小格里的魅力。
    (本文所引资料由程志生先生提供)
    (《南陵揽胜》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揽胜
    千古漳河风
    许镇那边的红花草
    青山着意化为桥----南陵古桥…
    红丘陵
    梦回弋江
    弋江古镇
    早年的青弋江
    柳拂桥畔人家
    弋江寻梦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