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三里的雨            【字体:
三里的雨
作者:胡旭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5-27    
    南陵揽胜
   
    三里的雨
   
    胡旭东
   
    风前横笛斜吹雨
    在我的印象里,三里总是与母亲连在一起。父母退休,闲居三里。每次回家,他们都要由衷地情不自禁地将三里夸上数遍乃至数十遍,他们的生活,情感,像澄河与淮水河在三里合为大漳河一样的无褶无痕。每次母亲都放下手中永远也做不完的家务活,要领着我去三里新街和老街转转。无奈每次回也匆匆离也匆匆,给母亲和我都留下绵绵的遗憾。
    因联系“三里金秋”笔会,又逢上淅淅沥沥的秋雨,落在墨色的鱼鳞瓦上,便漫天里回响起永远没有起点和终点的嘈嘈唠唠的市井话。这嘈嘈唠唠声,像曲曲弯弯的大漳河水,唤起了我对市井的渴望,于是,母亲又一次提起去三里老街看看。无论如何,对一个只知道往返于办公室和讲台的人来说,心灵的芳草地早已在无风无雨的日子里荒芜,因而,雨,尤其是这无边的潇潇秋雨,给人的渴盼与慰藉是难以言表的。便欣然与母亲一道,慌不迭地撑开一方折叠伞,落荒似地随母亲将自己隐没进无边的雨幕里。
    展现雨幕里的,是清一色徽式建筑,跌宕起伏的马头墙,一扇连着一扇的兰花窗,还有那鳞次栉比的商店及守候在传统柜台后面的店主们,不知他们守侯着的是顾客,还是守侯着古往今来的岁月?闲雨网织,绿荫笼罩,忽然不知自己是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母亲显然和所有的店主都认识,以小镇特有的微笑颔首,算是打起了招呼。雨中的小镇,仿佛是那样遥远,遥远得像是一首孩提时的牧歌;雨中的小镇,似乎又是那样的熟识,熟识得宛如外婆家门前的浅草湾。面前的一切令人陌生,陌生得如同置身异乡,“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面前的一切又令人亲切,亲切得似乎踩上了外婆桥下的浣衣石,“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难怪母亲常在耳边唠叨:“三里成了徽州微缩的盆景哩”。今天若不随母亲身临其境,这错落有致的粉墙黛瓦,这纵横交错纯朴古香的徽式街道,我还真的认为我又一次走近“在梦中呼她千百遍”的徽州明清古村落哩。
    秋风微度,斜织雨帘,千万条水晶银丝,给窄窄的小街扯起了迷迷漫漫的轻纱,轻柔地滋润着黑色的街面,宛如涂上了一层泛着暗光的釉彩。徜徉在这纵横交错的徽式街道上,仿佛走进一幅幅芳香四溢的水墨画中,两旁的斗拱翘檐,兰花轩窗,无不给人一种久违了的温馨。街的两旁店面被雨笼罩在一片幽静中,家家户户门前无一例外的高高地挂着大红灯笼,在这绵绵的秋雨中,给这苍老且幽深的岁月平添了些许喜庆。兜售商品的商人与选购商品的顾客在轻声低语着,好像压根不是在讨价还价,而是在共同欣赏着一件艺术品。重重叠叠高大的马头墙逶迤而去,宛如一本本被岁月染黄了的线装书,又如大海边健儿冲浪的帆板,将过去与将来,交织成一首首委婉悠扬的时代交响乐。
    笛声就是这时时断时续隐隐约约落进耳膜里的。像薄云轻柔蓝空,如沙漠旅人遇上甘泉,似归来的游子遥望到母亲的油灯。流遍全身是一脉遗忘在岁月深处的感动。我再也不能自己,收起雨伞,仰面朝天,让轻柔的秋雨伴着笛声滋润着我那颗久旱了的心灵,仿佛自己不是走在三里的徽式民居街道上,而是走进了戴望舒的“雨巷”里。近百年来,为了心中幽怨的“丁香”,有多少孤旅人从没能走出也从不愿走出那条幽长幽长的“雨巷”。还是诗人左湜在《往事》里说的:“竹子早被砍光了,唯有笛声仍旧在梦中吹响。”
    如今,母亲已经远去,那场秋雨也就成了这世上绝无仅有的没有来路也没有去路的心雨了。
   
    斜风细雨不须归
    能与那次“斜风细雨”相遇纯属偶然,但其刻骨铭心的感受却要终身享受。那是一个“落红漫野”“春归无路”的日子,突感心野荒芜,身心疲乏,便想寻着一方绿洲,藏进去,让那绿色的风拂去心野的尘埃,让那绿色的水洗涤心灵的褶痕。于是,便断然唾弃缠裹着的物欲横流,抛开了一切红尘中的杂念,与往常一样,去三里的林海中畅游,让那绿色的风和绿色的水将一颗世俗了的心重新染绿。
    这样,我就与那场“刻骨铭心”的“斜风细雨”在绿海中不期而遇了。
    这是怎样的“气象万千”、“波澜壮阔”的绿海呵,七万亩山地,峰峦叠嶂,云缠雾绕,逶迤不绝;七万亩林海,铺天盖地,浓荫密布,苍翠蓊郁。还在八十年代初,国际新华图片社和林业部在向国内外联合发行的一组植树造林的图片中,总共十五幅,三里镇的林海就占了十三幅,一时轰动了海内外。从此,来三里镇万亩绿海中畅游的人就络绎不绝了,从此,天下的苦旅客就多了一方可以藏身安命的“绿洲”和“净土”。
    不知是我拥抱了绿海,还是绿海淹没了我,地是绿的,天是绿的,空气是绿的,远离了灯红酒绿,排开了市井的喧闹,丢弃了卿卿我我,将一腔心事交给了“绿”,也一道将欲望交给了“绿”。绿色的风微熏着,心也微醉着。早已不知身心何处,“今夕是何年”了。风起了,浪涌了,声涛滚滚而来,恰似万马奔腾,汹涌澎湃,轰鸣声不绝于耳,整个心绪也随着万顷绿浪而摇荡起来。
    漫天银毫似的细雨就是这时候下起来的。一时间,山野间笼罩在如烟似雾的雨幕里,细濛濛,迷茫茫,犹如少女轻抚瑶琴,又似春蚕细食桑叶。雨滴滚动在叶片上,仿佛跳动着万颗晶莹的珍珠,透过雨帘向山野的深处望去,烟笼远树,景物迷茫,似真似幻。好一个玉洁澄明的世界,我,早已忘了归路。
    “快吧,快到山棚里去避避雨。”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唤醒了我。眼前早站立一位将绿的关爱与山的坚毅刻在面部的老人,显然他是看山人。他竟能认出我是《在绿海中畅游》的作者。已有十五年啦,我依稀忆起,为了写好那篇散文,我曾独自来到这林海里与他在山棚里喝过茶。
    我激动地抓住了他的胳膊,无语。默默地让他给我披上了蔚蓝色塑料雨衣。他说:“就因你那篇文章,吸引了多少人从大城市里来这里转游哩。”
    “走,我们到山棚里喝茶去。”我说。
    “今个,就不走了,就歇在山上吧。”
    “好的。好的。”
    漫山的绿仍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漫岭的心绪也随着绿淅淅沥沥地下着。
    (《南陵揽胜》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揽胜
    千古漳河风
    许镇那边的红花草
    青山着意化为桥----南陵古桥…
    红丘陵
    梦回弋江
    弋江古镇
    早年的青弋江
    柳拂桥畔人家
    弋江寻梦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