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绿丘陵            【字体:
绿丘陵
作者:秦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5-27    
    南陵揽胜
   
    绿丘陵
   
    秦超
   
    故乡在南陵西乡,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那里有着连片起伏的圆山包,地理学家们叫它“丘陵地区”。
    山包不高,大大小小连成一片,模样相同如出屉的包子。在这些包子中间,是狭长的空地,“山谷”谈不上,叫“山冲”,冲冲相连,有着差不多的景致。初来乍到的人几圈一兜,便分不清东南西北,比进了迷宫还迷宫。不过迷路了也不用着急,本地人都很好客,招呼你喝上一杯清香四溢、满口生津的野山茶,献上枣子、花生、南瓜子等农家的零食,再带着你走两里小路,把你指出困境。
    在绿色的冲头山尾,星星点点撒播着碧瓦红砖,村子便多如牛毛。乡亲胆大,三五户成村,单门独姓也敢叫“洪家冲”、“汪家冲”,找寻得头痛,问人方知山脚孤零零一间瓦房便是。这真是一种少有的豁达。漫步绿荫中,桃花红,梨花白,落英缤纷,此间最深切的感受便是“柳暗花明”。
    狭长的山冲里,总会有几口拦冲而造的水塘,一条小小的河渠,水质清纯,一如山妹子的轻唤“哥哥哎”,直甜到心尖儿里,两边绿树相掩,和着渠水一路抒情下去。岸边的水田,男人光着祖先赋予的褐亮脊背劳作,和太阳一起歇起,把庄稼伺候得妹子油亮的乌发一般。乡亲的眼里,太阳有着五谷的香味,只要勤劳,它自然点汗成金。对于懒惰,他们是愤恨的。乡亲会说:“瞧,这家子倒是伺候稗子(一种杂草)的主儿。”
    丘陵从来无险可据,为历代兵家所不齿,因此,这一方土地注定出不了大人物,祖祖辈辈大都过着平淡而温饱的生活,鸡犬相闻,人情醇厚。农忙时自发地互相帮助,一块田里常忙乎着几家人,笑声不绝于耳,叫人弄不清这田到底是谁家的。粮食进仓就“吃秋”,一家家“扫荡”,今天你家,明天我家。女人们厨房劳作,说着体已话;男人赤着古铜色的背,桌前喝酒,划拳猜令;伢儿们屋外舞扫帚,撵蝴蝶,扑蜻蜓。好一番热闹景象。
    乡亲们都喜爱热闹,婚丧嫁娶,总要摆出酒席,遍邀亲朋好友,大吃大喝一番。乡亲们有这样的词儿:这样的事一生能有几回。每年腊八之后,乡亲们就开始准备龙灯、旱船之类,到正月里红红火火地野一场,舞一场,扭一场,叫一场,比试一场。把远方的亲戚也请来,看大戏、叙家常。人们把一年的心绪尽情宣泄,一直闹到正月末,勤劳的乡亲们又该为开春的播种准备了。
    日子如渠水平平淡淡地流淌,人们早习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有青年后生耐不住寂寞出外“闯海”。回来时个个西装革履,卷发墨镜,大包小包风风火火地进了家门,家人吓了一跳——洋人?做父亲的沉下脸,“这么花不溜秋的!”儿子掏出一颗酒心巧克力递进父亲的嘴里:“爸,这叫‘新潮’。”老农咂巴着大半辈子没尝过的美味,眯着眼说“龟儿子,有种!”
    “外面咋就有这些奇事物呢?”对着儿子包里的东西,老农解不开,第一次在丘陵的怀里失眠了。
    第二年,更多的泥腿子沿着河渠,走出山冲,走出丘陵,走向外面更加宽阔、神奇的土地。
    故乡的绿丘陵啊,你的重山复水,到底被乡亲们走出去了。
    (《南陵揽胜》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揽胜
    千古漳河风
    许镇那边的红花草
    青山着意化为桥----南陵古桥…
    红丘陵
    梦回弋江
    弋江古镇
    早年的青弋江
    柳拂桥畔人家
    弋江寻梦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