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古渡风情忆黄墓            【字体:
古渡风情忆黄墓
作者:夏克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5-27    

    南陵揽胜
    古渡风情忆黄墓
    夏克震

    黄墓,在行政版图上消失了。作为古镇,它失去了昔日的繁华;作为古渡,它失去了昔日的风情。替代它们的是冷清清的街道、街道两旁肃立的楼房,和那冷冰冰的水泥大桥、大桥上偶尔往来的行人。但是,这些却尘封不了我的记忆。在我的记忆中,黄墓仍然是那样繁华、那样古老、纯朴。
    黄墓渡在漳河上,距南陵县城北约四十华里,是联系南陵县和繁昌县的纽带。河右岸的堤埂下,有一条绵长曲折的街道,就是古镇黄墓。街道上,南商北贾多集于此,商号称雄,店铺林立。是当地的商业贸易中心,也是农副产品的集散地,堪称南陵北厢的重镇。黄墓,据说是因三国时东吴战将黄盖,死后墓葬于此而得名。可见斯渡斯镇,历史久矣!
    黄墓渡地处江南水乡,漳河流到这里河面宽阔,水流平稳,航运条件极好。那时,南陵和芜湖之间没有公路,两地间的人员往来和货物运输,全靠这条发源于泾县,贯穿南陵,流到芜湖鲁港,注入长江的漳河。河面上,一年四季,南来北往的船只络绎不绝。有挂着双帆的乌蓬船、有荡着双桨的小划船、有拖着一二十条趸子、靠人工背纤的大驳船。还有顺流而下的竹排、木排。将鱼米之乡南陵的稻米、泾县的竹木运往芜湖,销往全国各地;又从芜湖将煤、铁等工业原料和日用百货,运到南陵县城和沿河各集镇。每年桃花汛起,轮船开通,黄墓渡是旅客南上南陵,北下芜湖的重要码头。轮船,那时候叫“洋船”,也叫“小火轮”,在黄墓渡上船,到南陵四毛钱,到芜湖六毛钱。能够坐轮船上街下镇,在当时也是一种“奢侈”了。枯水季节,轮船停开,旅客往来就只靠夜行船了。每条夜行船可载七八个乘客,船老板荡着双桨,“吱吱呀呀”的桨声,伴着他那不紧不慢的号子,将船徐徐推向前进。久居黄墓,白日里,你可饱览那白帆点点、百舸争流的壮丽景观;在深夜,你可聆听那悠扬深邃、古老苍凉的船工号子。
    漳河两岸,人烟稠密,良田万顷,民风淳朴,乡情浓厚。一条渡船在黄墓渡口,穿梭往来,将左岸繁昌的山货运到黄墓,将古镇黄墓的百货销往对岸的千村万户。每天清晨,天刚发亮,渡口已有七八个早起的、进山砍柴的农民在候渡。老艄公就荡起他那只长长的木桨,带着他的孙女,将渡船荡起。满天的星光,满河的水光,粼粼闪闪,是梦?是幻?“吱呀吱呀”的桨声,“哗啦哗啦”的水声,伴着老艄公的号子:“啊,呵,依喂,摆渡来罗——”是歌?是诗?……船到对岸,渡口已有黑越越的一群人在候渡了。小姑娘跳下渡船,指挥人们上船:空手的、提篮的先上,走到船后,挑柴的、驮毛竹的后上,站在船头。一船人上齐了,小姑娘跳上船,用竹篙向岸边用力一撑,船就离开了岸。老艄公荡桨、退船、掉头,在河边旋半个圈,就上了航道。
    天渐渐亮了,过渡的人似乎才看清了彼此的面目,于是渡船一下子热闹起来。有的相互打招呼,有的相互问候,有的讲叙昨天村子里新发生的事情:张家的水牛生了两条小花牛,李家的老母鸡一连三天都下双黄蛋,赵家的老二与王家的三姑娘好上了……。欢声笑语,一直洒向对岸。
    当地人过渡一般是不收钱的。每年秋收过后,老艄公担一副空稻箩,挨村挨户地去收渡饷。农民们见艄公来了,便倒茶、递烟,寒喧几句,或讲讲当年的收成,然后在稻堆上或稻仓里,撮一畚箕或舀一葫芦瓢稻谷,倒在老艄公的稻箩里,多的有一二十斤,少的也有三五斤。老艄公不计较多少,一律道声“多谢了”,然后起身去另一家。一年收下来,倒也有几十担稻子,除了养家活口,还可挤出一点维修渡船。年复一年,在农民的支持下,渡船不停地摆过来,渡过去,维系着两岸的交往。
    外地人过渡是要收钱的,往返一次二分钱。遇到没有带钱的客人,或大票子找不开,老艄公便说:“免了。”客人说“多不好意思!”老艄公说“谁没个不方便的时候。”倘若遇到故意不给钱的吝啬人,老艄公只是不屑地看他一眼,然后默不作声。倒是船上的其他乘客都会讲话:“摆渡的老人家手掌心当大路,不就是为大家图个方便嘛,二分钱不多,给了吧。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就这么几句话,那舍不得给渡钱的人便面红耳赤,讪讪地伸手到内衣口袋里,掏出带有体温的二分硬币,轻轻地扔到小姑娘的钱箩里。
    太阳一竿多高,上街的人回程了。妇女们卖掉了早晨拎去的鸡、蛋、鱼虾、蔬菜等,篮子里装着买回的几尺花布、斤把猪肉、一厢豆腐或几个点心;有的还拎着刚刚买来的搪瓷脸盆或竹壳热水瓶。那些卖了柴的男人,在点心摊上填饱了肚子,再买几根油条,称斤把肉,系在扁担绳子上,扛在肩上晃来晃去。他们一群群地熙熙攘攘地登上渡船,评论着早晨集市上各种货物的价格,互相欣赏各人购买的东西,唧唧喳喳,有说有笑地回到彼岸,然后匆匆匆忙忙地赶回家去。
    黄墓集镇的街道古老而狭长,青石路面东拐西折,足有四五百米长,店铺一个挨着一个:百货店、杂货店、布店;铁匠铺、木匠铺、剃头铺;酱坊、酒坊、糕点坊;茶馆、旅社、粮店;医院、药店、棋室;还有卖肉的、炸油条的、补鞋的、修锁的,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基本上满足了十里八乡的农民的需要。早晨,窄窄的街筒子里挤满了人,要是带着小孩上街,在早晨挤散了,只有等到早饭后,人散得差不多了,才能找到。
    黄墓街上的买卖,是不存在欺诈行为的,更不像如今有假冒伪劣商品。大家公平交易,都讲究一个“货卖实价”、“生意不成仁义在”。许多店铺都打着“童叟无欺”的招牌。二分钱一根油条,一分钱一块豆腐干,两角钱剃一个头,夏天还享受人工拉动的风扇吹吹凉风。上街的人,早晨花毛把钱,在点心摊边一坐,老板给你倒上一大碗粗茶,上一盘油炸点心,再来几块豆腐干,便是一顿像样的早餐,中午或晚上,茶馆的生意更好。三五个上街卖稻或卖山货的农民,每人在进帐中抠出块把钱去坐茶馆,那滋味才叫人羡慕呢!只要你们几个往茶馆桌子边一站,跑堂的立即过来,取下搭在肩头的大布巾,象征地将桌子擦了又擦,招呼你坐下,然后将大瓷碗每人面前放一个,一边用长嘴炊壶给冲上开水,一边笑嘻嘻地问:“老哥,吃饭还是喝酒?”你可以理直气壮地吼一声“喝酒”。于是,跑堂的“通通”地跑进伙房,你趁此空闲放好箩筐、扁担,脱去多余的衣服,喝几口开水,做好吃饭的一切准备。这时,一声吆喝“菜来了”,一盘胖头鱼烧豆腐,一盘油炸狮子头,一盘腌菜红烧肉,再一盘臭豆腐干子拌花生米,四个大盘,崭方四正地摆在桌子中间。跑堂的手持托盘,将蓝边酒杯每人面前放一个,一把粗糙的高颈陶瓷酒壶,盛了满满一壶本街酿造的稗子酒,往桌上一放,于是三五个人便可以人五人六地喝酒了。他们那种得意的模样,仿佛是几十年后的今天,用公款吃喝的人们,只是档次不知比现在的公款吃喝要低几十倍几百倍了。一壶喝光,喊一声“茶房,酒!”第二壶、第三壶便源源不断上来。酒喝的多,茶馆还可免费为你加几个菜,夏天少不了一盆汤,冬天少不了一个炉子锅。喝酒的人呼三喝六,划拳行令,痛快得不知天高地厚,更不知几十年后的如今,喝酒时还有小姐站着侍候,还有卡拉OK。他们一直喝得天昏地暗,酩酊大醉,付过钱,互相搀扶,跌跌撞撞朝家走去。正常年景,每天黄昏在黄墓街上,几乎天天都能听到这喝酒嬉闹的声音,看到这“家家扶得醉人归”的情景。
    在黄墓街上买东西,是可以赊帐的。只要是附近的人,不管你在哪个店里,也不管你买什么东西,大到布匹、粮食,小到针头线脑,或者是在茶馆喝酒、吃饭,如果没带现钱,只要你说一声是哪个村的,叫什么名字,店家认识你或不认识你都可以挂帐。店家在帐本上打一个‘码子’,就是在某人的名字下,写某月某日买什么,欠多少钱。一般到秋收后,店家揣着账本,带着伙计,逐村挨户地去收帐,给钱给稻都行。从没有发生过客户赖帐或店家上“花帐”的事。如果年成不好,还不起钱的农民,还可再拖一年。不管时间多长,一概不计算利息。
    有一年,黄墓街上最大的“恒泰”布店失火,房屋和货物全部毁于一旦,俞老板顿时家贫如洗,陷入困境。虽然赊出去的钱很多,但是帐本也在失火时化为了灰烬。俞老板准备打发妻儿出门要饭,这时大伙计来了,接俞老板到他家住一了阵,并劝他秋后去收欠帐。俞老板说,帐本都没了,谁还认你的帐?大伙计一声未说,带着俞老板的儿子,到各村收帐去了。当时,听说俞老板派人来收帐,一家家都客客气气地按实际赊欠的货款还了他,没有一个赖帐的;个别有困难的人家,照说是可以拖一年的,但知道“恒泰”失了火,且账本也烧了,就东挪西借,及时还上了欠帐。一天收下来,伙计告诉了俞老板,俞老板感动得直想哭。从第二天开始,俞老板关照伙计,一律按实际赊欠的八折收帐。年底,俞老板的房子重新造了起来,“恒泰”布店重新开张之日,还一连办了三天酒,宴请四乡八村的老客户,为了表示对乡亲们的感激,日后他们来买布,都打折优惠。从此,黄墓街又添一段佳话。
    站在堤埂上,我俯视已非畴昔的黄墓街道,怅然若失;凝望静静流淌的漳河,感慨万千。啊!漳河,你从远古默默地流淌到而今,滋润了两岸的土地,造就了鱼米之乡,养育了两岸的儿女,见证了古渡黄墓的变迁,承载着历史的重负,那沉甸甸的记忆,会幻化成更加美好的前景吗?
    (《南陵揽胜》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揽胜
    千古漳河风
    许镇那边的红花草
    青山着意化为桥----南陵古桥…
    红丘陵
    梦回弋江
    弋江古镇
    早年的青弋江
    柳拂桥畔人家
    弋江寻梦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