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天人相融乌霞寺            【字体:
天人相融乌霞寺
作者:邢宪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5-30    
    南陵揽胜
   
    天人相融乌霞寺
    邢宪龙
   
    去乌霞公园那天,正赶上大雾。虽没有滴滴答答的雨点,却是蒙蒙水气充盈天地之间,给翠树青峦罩上一层梦幻似的影象。置身其间,有不知寄身何处,悠然意远之感。虽然恼人的雾让人无法全睹乌霞美景,但间或跳出来的参天怪石,石中奇树,不免让我对隐在雾中的山景,有了迫切的期待。
    一路攀行,到了“识马亭”,忽见西天空阔,群山逶迤,气势磅礴。山道曲折,渐行渐高,全在悬崖绝壁间。不经意一抬头,猛然间但见绝壁高耸,矗立于前,高入云端。且似一道极宽的铁幕挂在你的面前,摄人心魄,压得你透不过气来。这就是乌霞公园著名景点“仙人桥”。
    走在窄窄的山道上,一边是岩石如刀,万仞壁立。另一边是崖底,森森密林,宛如绿海。时见异峰突起,怪石林立,犹如海中浮出的小岛,荡漾其间。导游描述说:西边这道峡谷叫“五马盘槽”。但这五匹马却极难寻觅。据说,凡夫俗子是看不见的,只有大福大贵的人才能识别。
    号称“黄山缩影,九华再现”的乌霞公园,山川秀色极富个性魅力,般般美景,都在我的想象之外。任谁身临其中,都会目弦神摇,惊叹大自然天工开物,鬼斧神工。
    伴着林间的关关鸟语,清洌的山溪一路上弹奏着和弦,流漾出几许清芬,又似带着淡淡的幽思和清怨。许是因为它眷恋这人间的仙境,不愿趋附那嚷嚷尘寰吧。山中的空气,清纯如酿,吐纳几口,就立刻觉得神清气爽。难怪美国著名作家梭罗要把瓦尔腾湖畔的新鲜空气装进瓶子,卖给那些睡早觉的人了。
    绿是阳春烟景,大块文章的底色。四月的林峦更是绿得鲜活、秀媚、诗意盎然。叶片在雾中生光发亮,原本就绿得醉人,此刻,那青青翠色更逼进人的心房。万绿丛中,这里那里,时而露出游人花花绿绿的衣裳,衬着青枝翠叶,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浮荡着,也称得上山中一幅绝景。
    这一路都像是鱼儿在水里游弋。累了,靠在石头上,石头在我的掌心里慢慢温润,像是有一株珊瑚就要从里面悄悄探出脑袋。风在这一刻拂过发际,忽然觉得自己可以明白它们的呼吸,它们的体温,它们深埋的心事。云涌起时,堆雪飘絮,天地只见苍茫。惟有巨石数座高耸云端,这就是乌霞景点“八仙聚会”。“八仙”随云波起伏,忽隐忽现,实在是美丽之极。正走着,云雾又涌上来,遮住了那些火一样的杜鹃。我又在湿淋淋的云海里漂浮。等到这一团云被清风吹散,那些火一样的杜鹃也变得湿淋淋的,漫山遍野,它们长得更欢了。不经意拐过一个弯,一条石阶蜿蜒向上,好似通向天际的门坎。越过“铁门坎”,但见古树参天,修篁无数,乌霞寺到了。
    史书记载,北宋著名林学家、隐士、大学者陈翥(982—1061)是乌霞寺的“开山始祖”。他见此处风光旖旎,幽谷丛林,洞窟奇妙,故于洞前“披荆斩棘,辟地构庐”。隐居不仕,以文济世,广植桐树,著书立说。并著有世界上第一部林学专著《桐谱》。900多年后的今天,当我们踏着先人走过的山间古道,气喘吁吁地来到寺前,只见身前身后,山上山下,到处古树参天,浓荫蔽日,何处有陈翥手植的梧桐呢?
    乌霞寺座落于马仁山的南麓,这座建于北宋庆历八年(1048年),曾“禅声悠扬,香云飘绕”的千年古寺,看上去是那么的寂寞简陋。寺前有著名书法家张凯帆题写的“乌霞寺”三个大字,寺边有形似姑嫂的两块石头(“姑嫂石”),巨石和寺前的香炉一起陪伴着沉默的寺庙。寺庙由砖石块建成,共两进十一间,走进去,乌霞寺的地面至今还是泥地。这里佛像齐全,如来和观音默默地保佑着这一方百姓的平安。乌霞寺周围奇峰陡峭,怪石嶙峋,是乌霞公园中一道亮丽的风景。古寺掩映在嘉树美竹间,像是时光无意的点缀,像是这座山中从来就自然生成的一部分,就像这些古树,就像那些石头。这份寂寞也许倒会让陈翥喜欢的,在他的心目中,人间的一切,如果能和自然融为一体才是正道,建筑也好,神像也好(起初这儿是没有神像的),概不例外。
    寺后有一山洞叫“乌霞洞”(俗称“乌鸦洞”)。洞边奇岩怪石,千姿百态。洞中有洞,有五洞相通,故又称“五霞洞”。清光绪年间《装修神像碑》记载:“……唯羡五松壤有洞名曰乌霞,四壁凌空,层峦耸秀,云霞盘于谷口,仙气合蕴于洞中,楼阁天生,不啻桃园一别境也”。
    在乌霞公园北侧,有方园50余亩的天然楠木林,为江南一带所罕见。其中有一棵楠木,已有数百年的历史,酷似黄山迎客松,故被称为“迎客楠”,是芜湖独一无二的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可惜此树因无人管理,好些树枝已枯死,只有留下的枝条在蓝天的衬托下,诉说它昔日的风姿。
    大家十分惬意,交口称赞这颇具皖南特色的人文与自然交融的风景线,东道主听了自是高兴,但话语中仍流露着一种歉然:“毕竟我们这里人文景观太少,显得文化氛围淡薄一些。”应该说,这也是实情。一般风景名胜区,总是历代文化积淀深厚,诗人、名士留下许多履痕、墨迹的所在。灿烂的华夏文明几乎为每一处名山胜境都注了册,打上了深深的人文烙印。因之,我们在鉴赏自然风物时,实际上也是在读诗读史,从一个个景点进入历史的沧桑。而马仁山恰恰缺少这一点。唐代大诗人李白足迹踏遍南陵的山山水水,在南陵留下了二十多首诗歌,其中最著名的有《南陵别儿童入京》等,可惜他没有到过这里。古代许多寄兴林泉、钟情山水的诗人,如王维、孟浩然、陆游等,都和此地缘悭一面。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往者已矣,但来者可追。今天,工山镇的决策者们正在做补偿工作。比如,他们在著名景点“五马盘槽”处修建了一个“识马亭”,凭栏远眺,可以纵览山、水、云、石、动物、植物之奇观,他们还修建了“乌霞公园”门楼,修通了通往山中的石阶路面等。我很欣赏他们的这番话:“乌霞寺在近千年的风风雨雨中,有过兵燹和劫难,也有过繁荣和辉煌,但它毕竟藏在深闺人未识。今天,要在我们手里,把乌霞公园的山水文化推上一个新的层次。”
    是的,同一切资源一样,文化资源也有待于开发。我从他们提供的资料中得知,宋仁宗年间,包拯奉旨出京,去做池州府刺史,途径南陵,曾造访过陈翥。包拯对陈翥的品德、才学盛赞不已,并向仁宗数次力荐陈翥之才德,并三征七聘,请他赴朝供职,陈翥屡屡婉辞相谢。包拯更加敬重他的为人,并和他成了莫逆之交。一生极少作诗的包拯,为陈翥写下了诗作数首,其中有诗赞曰:
    不听天子宣,幽居碧涧前。
    钟鸣花寺近,肱枕石狮眼。
    禅有远公偈,辞能靖节篇。
    一竿堪系鼎,千古见心传。
    这一切在陈翥看来也是自然的吧,“……无拘无束清间客,赢得芳声处处同”(包拯《赞陈翥》)。陈翥的想法在许多人看来太过超脱,然而在这与世无争寂静而生机勃勃的山野,你便能静静体会陈翥无限心仪的乌霞仙境,那里是他追求与天地自然融为一体的根本。
    乌霞公园,人间之仙境也!
    (《南陵揽胜》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揽胜
    千古漳河风
    许镇那边的红花草
    青山着意化为桥----南陵古桥…
    红丘陵
    梦回弋江
    弋江古镇
    早年的青弋江
    柳拂桥畔人家
    弋江寻梦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