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有个地方叫乌霞            【字体:
有个地方叫乌霞
作者:罗光成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5-31    
  南陵揽胜
   
    有个地方叫乌霞
    罗光成
   
    有个地方叫乌霞,
    春来花满坡,秋风水潺潺;
    有个地方叫乌霞,
    那不是一片云朵,
    那是一座寺,那是一座山。
   
    山不是很高,也算不得很大。两道峰峦并行横卧,结构就有点像古徽州大户人家筑建的四合院。峰与峰之间的谷底,一线流泉,一片翠竹,一壁危岩,一穹石窟,一块土坪,一座古寺。
    寺是好寺,省级重点保护寺庙。但却一点不显山水。钾红的脸墙,漆黑的门线,一副谦逊随缘的样子。
    这好理解。披阅九百年晨光,已不知看惯几回又几回花开花落月缺月圆。缄藏的几许玄机早已被岁月演绎得苍白透明,所有的心思也都在时光的洗礼中抛与流水了,逝与东风了,还不随缘的样子?磨也磨成了,学也学会了,练也练就了。
    石窟是不能省略的。石窟贴近古庙的后墙,个中犹如现代房产商开发的复式楼层。窟不甚宽敞,但名气太大!清光绪年间《装修神像碑》记载:“……唯羡五松壤有洞名曰乌霞,四壁凌空,层峦叠秀,云霞盘桓于谷口,仙气合蕴于洞中,楼阁天生,不啻桃园一别境也。”
    古人不如我们福气。我们有俯拾即是的人造景观可览。古人可堪寄托情怀或所能借题发挥的,几乎百分百链接在大自然的山川风物紫气岚烟。乌与五谐音,乌霞即五霞,红黄青白黑,玄妙不可言。想当年,多少大道贤者,慕名而访,面壁修心,谈剑论道,发思古幽,凭亭识马。或作赋论国,捭阖天下;或远避时政,沉静学问,其文心义气之盛,报国立功之切,直让今之来者噤若寒蝉,羞怯无容。
    陈翥就是这样的一位。
    公元一千年初叶,北宋大学者陈翥遍踏名山,择中乌霞,于乌霞洞前伐茅结庐,婉拒大政治家包拯奉旨三征七聘,广植油桐,朝观夕研,埋头著述,几忘寒暑,竭尽心力,终成正果,一部《桐谱》出乌霞,乌霞自此灵气生。
    历史,倏忽就又翻过了一千年。在这公元二00四年的春天,我与我的朋友们聚在了乌霞。我们看到了漫山遍野丰杆厚叶的油桐,它们一律都是一种思想者的姿式,直将一种历史的拷问指达我们心的深处。我们无法回答为什么商贾政客数不胜数而陈翥千年只有一个,真的,我们实在无法回答。我们只是一棵一棵地寻找,而究竟哪一棵是陈翥亲手栽下的油桐,却最终也没能确认。
   
    乌霞之美,美在山,美在水,美在云,美在花,美在空气,美在蓝天。
    乌霞是在文化的长河里浸泡的,是文化的汁液美育了千年乌霞。
    四月,人间芳菲殆尽,乌霞桃花正妍。
    一行款款拾阶缓坡,都道暗香浮动幽兰。空气是水一样的纯澈,春光柔顺如缎。映山红最是掩不住半点心思,这里那里那里这里这这这里那那那里,就像农村集贸市场嚷嚷无序的小贩,叽喳热情得直让人有些受宠若惊。一座亭翼然于褐石之上,所谓观马亭是也。看出对面石壁上的五匹骏马了吗?那五马正在盘槽啊!看到了,好啊!没看出,那也很正常。当年谭震林将军战场归来,心潮逐浪,挥鞭示部下,五马壁上盘。部下观之,莫见所以。后人经验,能见一马者,处级;能见二马者,厅级。五马全见者,那可就是不得了的大人物啦。罢罢罢,看不出就不看了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看出了反而不正常。走,还是去看不用费什么心思一眼就能看到底的泉。
    真不可想象天下还有这样纯清的泉。这清是软软的那种清,是让人想伸手摸抚想把脸想把整颗心都贴上去的那种清,而很多时候我们所见的泉的清都是有些寒寒的冷冷对人的清冽的清。两米深的泉,一角硬币飘落泉底,上面的纹图与花理甚至比没有水还清晰,你说,这还不是一口让人看着就想搬回家去的清泉吗?水是从石窝里流出的,这同样有些令人不可想象。一块硕大的火岩,不知怎么就中空成一眼泉,形如往岁冲谷用的石臼。水不急不漫地汩汩,在石臼恒定的高度形成一个圆圆的泉面。舀一点吗?那就涨上来;一点不舀吗?那就稳定在一个层面。泉边有溪喧喧地流过,但喧喧是溪的事,泉一点也不介入,事不关已的样子。只说井水不犯河水,这泉水不犯溪水与之又存在什么因果?
    危岩十丈,修竹千支,古木连理,曲径通幽,就是乌霞精华所在——乌霞寺了。寺前方鼎,香火缭绕千年;庙内钟声,梵音绵延不绝。忽有短笛从高空流下喜洋洋的曲子。举头,寺后山顶两块巨石相对形成的一线天上,一个黑黑的影子。笛音就是从那里流下来的。我们被笛音牵引,一路攀援,一路风景,气喘喘立于山巅,汗涔涔戏说年龄。持笛者为一旅游小贩,卖些可乐茶干矿泉水软底鞋之类,吹笛是为招揽生意的。这很有些品味,我们评论。再吹一支好听的,我们要求。瘦山民就又吹了一曲《十八相送》,我们践约买了他十八包小茶干外加几瓶暂时并不需要的矿泉水。
    三县界碑,竖在马鞍形的山腰。一块三棱柱,黑黑的,拄在方方的基岩上,看不出什么石质。其实看不看出也没什么关系。再好的石材,它也就是一块碑;再不好的石质,只要用上它,它也就同样具有了某一种赋予的功能。这地方是可以留个影的。绕着石柱转个圈,南陵、铜陵、繁昌,三县就都到过了;摸一摸石柱,三县也就算都感受到了。转一转,看一看,想一想,在这马鞍形的乌霞山脊上,觉得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八仙过海,童子拜佛,猫戏老鼠,金龟早朝,犀牛望月,玉帝过桥,景都是不错的,看也是很有看头的,特别是大众游人一般对此还是十分感兴趣的。但总的来说也就是一些或大或小形态各异的石头,被一个或几个人以有限的脑力牵强上某一具体物象,实在没什么必要去较真。太白祠是灰飞烟灭寻不着了,只空留宋人戴昺“舣舟来访宝云寺,快上山头寻五松。捉月仙人呼不醒,一间老屋战秋风。”在历史的时空里没有着落地飘游。还是去看月亮。月亮?对,月亮。月亮实际也是一个洞,但这个洞与众不同。别处的洞都是有底的,月亮却没底。月亮挂在峰的脖子上,峰壁然傲立,像佩了一块玉。月亮洞穿了厚厚的峰,让峰背后的风景涌入了峰这边人的眼睛。坐在月亮里,南面,芜湖三县四区最高峰海拔558米的大公山如绿浪卷涌;北望,一条白线划过天际,那是我们的父亲河——万里长江。
   
    在这很文化的乌霞,在这很文化的乌霞峰巅某块平坦如砥的火岩上,洁白的云絮一朵一朵,一朵一朵,载荷着往日情怀,从我的发际,从我的指间,从我的心底,流过,流过。我伸手九次捧握,但我留不住乌霞的昨天。
    昨日之乌霞,造化钟神秀。工山削翠,龙池布雨,射的占丰,自明代以来,就被官家录入府志,诗家歌咏传唱。工山雄壮巍峨,郁郁青葱,如靛青披凝,史志描为秀削芙蓉,色凝螺黛。明进士梅鼎祚诗云:白云飞去又飞还,万壑千岩指顾间。半天芙蓉争削翠,案头一点是工山。山腰龙池,一丈见方,大旱不枯,久雨不溢,为岁旱祷雨之所。清雍正御笔“佛所悦可”,可见龙池当年名气。乌霞东麓,一峰如屏,古人发挥想象,取其恰如用布做成的射箭用的把子,名之射的山。射的之奇,奇在占丰,农历大年初一,看山色而知丰歉。其卜曰:射的白,米斛百;射的玄,米斛千。山体发白,即兆丰年,一斛米只值一百钱;山体发黑,必兆灾年,一斛米将值一千钱。明诗云:几载人看射的元,秋风陌上鼓阗阗。鹿门旧有移家兴,乞种南陵附郭田。其实,布雨也好,占丰也好,要么是自然的巧合,要么是富含某种矿物的山石对气温气压等气象综合指数的一种反应。古代百姓没有谁教给他们科学的世界观,他们只能从事物的表面推定事物的就理。但我认为这样也不错,科学好是好,但不一定什么都要用科学来解释。有些时候,有些事物,比如这龙池,比如这占丰,用科学的镜子一照,也就没有什么神秘了,也就直白无味了,审美中古朴浪漫的情绪也就再也找不到了。
    又想古时乌霞。古时乌霞,山环水绕,支流直达长江。官商文士,来去扬帆,暮鼓晨钟,驿马飞传。而地壳运动是不可阻挡的。不可阻挡的地壳运动让大自然体味山不转水转。如今,山升河落,帆影不再,但二级省道走在了乌霞的脚下;但两块天一样蓝的湖,傍在了乌霞的身旁。石峰湖,阳澄湖,这因势利导造就的两大人工湖,一个坝高六十余米,一个集雨面积达十二点六平方公里。湖岸丘峦叠韵,竹风逶迤,嘉树不数,古居隐映。探春登乌霞,寻梦游两湖,山水相映,衷情互诉,料偷闲人生之快意,其融乐也不过如此矣。
    踏访乌霞,你尽可以像志摩那样,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但在你归程的行囊里,最好还是能有一块这样的铜渣——一块公元前十一世纪距今三千多年前乌霞先民运用先进生产力的遗证。乌霞南侧的大工山古铜矿遗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西周至唐宋乌霞土著采掘矿石、冶炼青铜的遗存。其时代之早,规模之大,延绵时间之长,罕见于中外!最大的一处冶炼场纵横一点五平方公里。诗仙李白曾为之激情放歌: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川。你想,这样一个古冶场你能不去吗?这样一块古铜渣你可以不寻吗?这包涵了人类文明进程的信息包涵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理念包涵了乌霞全部文化要义的铜渣,寻上一块,放在案头,让她引领你随时走进三千年前曾经傲立华夏乃至世界青铜文化之巅的乌霞,难道还不是一种智慧的人生?不是一种以历史透释现实的捷径?
   
    不到乌霞,心中神往乌霞;历经乌霞,心中难忘乌霞。乌霞,以一种特定的符号,以一个深刻的概念,充盈了我们心灵的空间,并随着时光的流逝,这符号,这概念,渐至在我们脑际叮咚成一支愈加清晰且挥之不去的旋律——
    有个地方叫乌霞,
    那不是一片云朵,
    那是一座寺,那是一座山;
    有个地方叫乌霞,
    那不是一处山水,
    那是文化的故土,那是我们精神的家!
   
    (《南陵揽胜》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揽胜
    千古漳河风
    许镇那边的红花草
    青山着意化为桥----南陵古桥…
    红丘陵
    梦回弋江
    弋江古镇
    早年的青弋江
    柳拂桥畔人家
    弋江寻梦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