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夜读“春谷”            【字体:
夜读“春谷”
作者:范君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3    
  南陵揽胜
   
    夜读“春谷”
    范君问
   
    我站在灯火阑珊处,身后是临水照花的春谷公园。街对面高楼上飘渺的歌声和便利店里忙碌的身影向我诠释着这里的繁华,俗世江南的繁华。居家的烟火和似水柔情把这小城繁荣演绎成街面上通明的灯火和大排档里的热火朝天。相逢一笑,举杯把盏,这样的热络在红尘最深处轻描淡写出两个字:南陵。这是个始于南朝的名字,这是我在吟诵西洲曲时总会不觉想起的地方。秦汉故土,六朝如梦。多少次展开史册,就看到了这里的故事,在烽火里飘荡;多少次袖卷诗集,就读到了这里积淀,如山、如水、如古矿冶址冷却的火焰和赤褐色的山石。千年,风霜依旧,繁华依旧,漳河水依旧。我踏着那弥散了千年的荷叶清香走来,踏着江南采茶女儿和采莲女儿的歌声走来,走近这当年的春谷,而今的南陵。
    走过幢幢高楼,走过笔直而宽阔的街道,走过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市井繁华,我站在春谷公园门口。南陵的市桥河在这里停留,绿荫如画,荷叶田田,静谧而安详,仿佛尘外。这里距红尘闹市只一步之遥,但那种俗世的气息却飘不到这里。这里属于源流,属于历史,属于文采风流和壮志豪情。春谷,很好听的一个名字,农耕时代全部的希望所在,它曾是这里的地名。而春谷的前几任长官又都是历史上的名人,儒雅倜傥的周郎,赤胆忠心的老黄盖,还有数着伤口喝得大醉的勇周泰。而今,他们站在史书和小说里,历史和传奇因着他们而精彩。南陵的父老没有忘记他们,周郎的塑像就站在公园的水边,风从他的披风前吹过,仿佛吹来赤壁的歌谣和小乔的轻笑。小乔的墓就在不远处的香由寺前,据说那墓边还有古梅一株。一代名将一代佳丽,一代又一代的故事流传在南陵人的记忆里;年年荷香年年月圆,是谁听到了小乔的弦歌?名花倾国,将军宝剑,周郎一顾否?周郎若真的回顾,他是否会诧异于当日屯兵治下的春谷已一日千里日新月异了呢?周郎顾,已不再是曲有误;周郎顾,只为今天的发展何其速!或许周郎还会看向公园的另一边,那个醉卧水边的诗人。李白醉了,醉在白酒新熟的秋天,醉在南陵的水边,这一醉就是千年。我看见他斜卧着举杯邀明月,我看见他天子呼来不上船,一湾南陵水伴着他诗酒傲王侯。这座春谷公园记下了南陵足以傲视江东的文脉,这文脉里流淌着唐风宋韵,流淌着文人傲骨,也流淌着南陵人世代的勤劳与自豪。只可惜李白醉得太深,不然,当他面对着那美轮美奂的小区、绿树成荫的街道和南陵人振奋自强锐意进取的精神时,又该会是怎样的斗酒诗百篇啊!唯有李白可写南陵,也唯有南陵值得李白寄养他那一对小儿女,这是南陵之幸,这亦是李白之幸。
    今天的湖面灯火明灭,从长廊走过,脚下咚咚,在这咚咚声里历史已远去。回头望,李白在颔首,周郎在微笑。浅浅一泓水,小巧一片石,一个名为春谷的公园,竟蕴藏了南陵两千多年的历史和文化底蕴。这是南陵发展的源头啊!我家江水初发源,宦游直送江入海。今天这里的水早已流入大洋润及全球了,南陵曾经的发展是漳河的波,南陵今天的发展是长江的浪,而它未来的发展必是汪洋大海滔天银河!想着南陵那不可限量的美丽,我在春谷公园里嘘气成虹: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南陵揽胜》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揽胜
    千古漳河风
    许镇那边的红花草
    青山着意化为桥----南陵古桥…
    红丘陵
    梦回弋江
    弋江古镇
    早年的青弋江
    柳拂桥畔人家
    弋江寻梦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