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往事            【字体:
往事
作者:王翔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6    
    南陵揽胜
   
    往事
    王翔
   
    往事,时间遂道中的记忆留存,人生驿站中的深情回眸。
    ——题记
   
    那一泓悠悠的往事让春风点破,所有的记忆,所有的感怀,所有的色彩,都让时光冲刷得美丽如初。一泓往事,那一怀心思,是默默相望的目光,是一个人无言的叙述,吟唱着永久的歌谣。
    魁星阁、文风塔、夫子庙,这些记忆在南陵人心底的文化建筑,穿过记忆的疏篱,摇晃斑驳如苔痕的沧桑,苦涩甜酸在岁月的纵深腹地若隐若现,见证着一串串沉重而空谷的跫音。
    在县档案馆馆藏资料内,笔者寻觅到魁星阁、文风塔、夫子庙的珍贵历史照片。照片从不同的角度将这些文化建筑的形象定格,当我们用词语来阐释一幅幅老照片的时候,那瞬间定格的丰满形象,似乎含有难以估量的信息和意蕴,说也说不完。
    魁星阁,曾为我县胜景之一,如今,时光碾过的辙痕犹在,它的故址已携不来红颜的浅笑,驮不动青春的歌吟,但对土地的稼穑和生命的繁衍之宿慕,却一直在延伸。
    据语文高级教师魏青平介绍:根据《史记•天官书》的说明,魁星阁是指北斗七星中第一至第四颗星,另一说指第一颗星,古时认为是主宰文运的神,因此,它也称文星、文昌星、文曲星,古人修建文星阁(或叫魁星阁),是为了祝愿祈祷地方文运昌盛,文教兴盛。南陵的文星阁始于清朝乾隆四十七年,是本县乡绅投资建造的,当时的知县周学元撰文记述此事,咸丰十年毁于兵火,清朝光绪八年,邑人徐文达摄两淮盐运使篆,捐银1500两重修。
    据史料记载,魁星阁基深1.7米,桩石巩固,高18.3米,共三层,上下各6柱,崇构插霄,雕甍映月。
    耕耕岁月,跋涉沧桑,回望并不如烟的往事,会心的笑意,人文的底蕴,都在相思中升华感悟。笔者寻觅到一幅魁星阁与文风塔在同一构图的老照片,因年代历远,取景精巧而显得较为珍贵,它的作者就是今年83岁高龄的王群老人。
    王群老人回忆道:这张照片大概是1950年左右,刚解放后不久拍摄的,我那天从四条巷到那边去,发现魁星阁很狼狈了,修也没办法修了,当时我作为一个风景把它取下来了,由魁星阁就引到文风塔,后来我拍了一张拆文风塔的相片,是一条巷子里拍过去的,当时没有想到作为文物保留,照相馆还印一部分相片出售。
    与魁星阁遥遥相望的文风塔,位于县城市桥河西岸,其具体位置大致确认在南陵一中与籍山镇中心小学相隔的小巷处。
    我县文风塔建于宋元祜年间,原为佛门浮屠,与佛教有关系,后为学宫祝祷文风振兴之塔。
    南陵文风古塔为七层六角形砖塔,塔脚径7米,塔顶3米,全高33米。
    据介绍,明嘉靖四十年即公元1561年,文风塔曾加以修葺,并加立三块大横石碑于塔之第二层。明万历十一年即公元1583年重新修葺一次,此后,再未修过。
    据退休干部程志生回忆:文风古塔历经九百余年,因年久失修,于1956年4月拆除。沈澄先生在拆除之前,精心写生,绘制成图,以留后貌,使后人得以观之。为此程志生先生还写了两首五绝:
    一、春谷古文风,云阶起会崇;枯荣阅尘世,映塔照梵宫。
    二、七宝碍行云,飞楹入渺溟;文风壮古邑,雅意付丹青。
    程志生老人保存了一张南陵县文风塔写生图缩影照片,让人通过丹青实描的方式,感受到了该塔祝祷文风振兴的风采,同时亦可管窥一下南陵当时的街景和市井见闻。
    在笔者对文化建筑的访谈中,有关夫子庙的图片资料最难查寻。县档案馆的一张照片是再现夫子庙场景为数不多的档案记存。
    夫子,原为《论语》中孔子学生对孔子的尊称,夫子庙又称孔庙、文庙,是封建时代祭祀孔子的庙宇,唐武德二年,于国子学立孔庙,贞观四年,各州县普遍建立孔庙,每年春秋祭祀二次,南陵的夫子庙始建于唐代,历代加以修葺,其富丽堂皇,结构精美,远远超过附近各州县的孔庙。
    据市民钟华林老人回忆:夫子庙当时是三个木牌楼,底下有两个石狮子,前面一个广场大多是说书的,玩把戏的,后面是一个石头的牌坊,再后面是一个大厅,那是老夫子庙,解放以后,改为学校,钟华林小时候还在那里读过书,夫子庙的位置就在县农行、籍山镇中心小学一带。
    老人的回忆,从一个侧面佐证着这张夫子庙照片的历史和文化内涵。它清晰地映象出当时夫子庙的建筑结构。据记载,夫子庙正中有三大牌楼。进大牌楼栏栅门后,为一个大院,沿路直至五楹前大殿,即孔庙主体建筑。那么,这张照片表现的就是孔庙主体建筑吗?还是已改作春谷小学的一处学堂呢?
    再仔细观察,照片中还记录下四个人的身影,其中一个人还是幼童,他们在夫子庙做什么呢?他们是否亲眼目睹夫子庙的改建?那位幼童与上个世纪伴随到了今天了吗?当看到这幅照片时,还有多少人在旧时月色中拾起遗落的繁华,回忆起夫子庙陪伴自己童年的岁月。
    叶绿了又黄了,花开了又谢了,沧桑回眸时,历史的细节已落尽了的它的炽烈,日子连绵不止,岁月轮回不止,还将有欢悦与忧伤繁茂如林,还将有旧事与今事浮浮沉沉。
    南陵属吴楚文化,历代文人墨客文化交流频繁,诗文著述颇丰。当魁星阁、文风塔、夫子庙等文化建筑和古迹构成别样风景时,它封存的文化内涵也就能奔泻而出,结果,就在这看似平常的伫立瞬间,人、历史、自然浑沌地交融在一起,于是有了文章千秋业,道德万古事的冲动,于是有了儒学盛行,文教昌茂的历史风情。
    据记载,夫子庙解放后在旧址上改建学校,文风塔于1956年4月开工拆除。1966年5月21日,魁星阁因年久失修被拆除。
    时光流转,人世沧桑,如今,在夫子庙、文风塔、魁星阁的故址上,屹立的是鳞次栉比的楼房和学校,当人们穿梭其间感受生活的富足和快乐时,是否在心天一角勾起往事的回忆。
    先人的意境和文化感知,在文化建筑和古迹内贮存,策励着子孙默积精力,一次次崛起,昂首高歌,高挂起心灵的风帆。因此,它们是一炬尚未燃尽的红烛,是一面见证岁月的古碑,是一幅描述沧桑的水墨,是一页辟建家园的美文,是一支皈依生存的歌谣,或者说,它们的主题就是文化,碎成了碎片而依然光亮的文化,让人神往又让人心酸留恋的文化。
    往者逝矣,往事如烟,当时光灯盏亮起来的时候,历史情结开始在细节之外的意韵里步入深邃。在县政协副主席胡旭东家中,收藏着一幅南陵古风图,让我们领略到南陵县城过去的场景,上面还题诗一首:
    文风古塔矗云霄,铁马叮铛起飘摇。
    玉带轻盈绕秋色,大成德配谁与高。
    一幅画作,它熏浓了一怀衷情,抹淡了一丝愁绪,茁长着红润而丰裕的祝福和心愿,一如风铃婉柔的清响,缠绵缱绻,令人宛若走进一个童话世界。
    (《南陵揽胜》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揽胜
    千古漳河风
    许镇那边的红花草
    青山着意化为桥----南陵古桥…
    红丘陵
    梦回弋江
    弋江古镇
    早年的青弋江
    柳拂桥畔人家
    弋江寻梦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