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弋江寻梦            【字体:
弋江寻梦
作者:邢宪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7    
  南陵揽胜
   
    弋江寻梦
    邢宪龙
   
    没到弋江镇之前,我已多次梦见她了。晚唐诗人杜牧的“九华山路云遮寺,青弋江村柳拂桥”之句,早把我对她的梦濡染得又浓又甜。另一位唐代诗人顾况的《青弋江》诗文,更是写尽了弋江的诱人与秀丽。也使我加深了对她的向往。
    可巧就有了这样一个机会。2004年的春天,我投入了青弋江的怀抱,履行了生命中的一个信约。
    汽车在金黄的油菜花和绿色的麦浪间穿行,大约半个小时,便到了弋江镇的燕山水库。水库四周林木葱郁、松柏苍翠,野花飘香、百鸟喧鸣。青翠山影倒映在碧水之中,置身其间,宛如走进梦一般的境界。水库储水总量达120万立方。危岩陡壁之下,乱石丛卵之中,东西两条小溪从库中溢出,载着那些无名野花的落英,载着山里的风雨阴晴和久远的神话,流进下游的1800亩良田。燕山因山似飞燕而得名。这儿的山水,没有尘世的渲闹,包括村落和人烟,无处不是原自然!这儿的异草珍木,大多没有名字,但在古朴和大自然的陶冶下,这里的生命似乎都活出了几分仙气。燕山是一片安祥的土地,有着古老的人类文明。从燕山的葛村到马家塔,沿山分布着大量的古墓群,分布范围约1平方公里。早年出土有纪年墓砖,铭文“永嘉三年(309年)太岁工巳离家作冢”,年代为六朝。
    出燕山,穿过一片茂密的人工林,汽车在江堤上停了下来。镇里的同志待我们立定,指着江边的山崖问我们:大家知道那个山叫什么名字么?她叫马鞍山!这儿叫桃园滩!
    桃园滩!
    这是那个电影《西游记》和《黄英姑》的外景地吗?这是那个象鼻崖上有着悬棺之谜的马鞍山吗?就是那个有着“天然氧吧”之称的桃园滩景区吗?
    我静静地坐在绿草如茵的滩涂上,饱览着眼前的碧水青山,揣摩着悬崖上古老而又神奇的故事。在这充满阳光的上午,虽然山崖离我们不远,但也只能看到她黝黑的身影。桃园滩的阳光温柔而不火爆,洒落在鳞波溢荡的青弋江中泛起万顷夺目的银光,更使得桃园滩像一幅绝美的油画。我们看不到再细腻一点的东西,被安排紧凑的游程所约束,也只能满足于看一眼她的倩影罢了。每一方山水,每一角土地,都凝聚着各种各样和无穷无尽的情怀,让人们眷恋,让人们沉思,让人们唱出一支盘桓在心中的歌。我真想长久地伫立在这儿,深深地思索着自己与桃园滩究竟有什么缘份?怎么会在今天踏上这片异常陌生的土地?在匆匆地访问桃园滩之前,我已听说过她的名字。然而当我站在她的面前,却发现她跟我们所见过的许多名胜,竟有着如此不同的风貌。
    船行至中途,在一个叫马头镇的地方停住。去年盛夏,曾和几位文友在此相聚。那时,山顶的寺庙刚刚建成,寺内空空荡荡,只看风景未谋佛面,惟有天籁不闻木鱼,过了一天很散淡的生活。今天的寺庙与去年迥然不同。有了门楼、院墙和停车场。而最重要的变化是,昔日空荡的“三圣殿”内,如今梵音阵阵,香烟缭绕。大殿内端坐着如来、大势至、观音三尊大慈大悲的“圣人”。三圣殿外满庭芳草,一地阳光,而去年聚会于此的一群书生,现在的心境是否素朴如初呢?在佛面前,我不敢说自己善良依旧、真诚依旧。与去年的自己相比,我认为自己芜杂、阴郁了许多。只有读书、写作以及山水之间的漫游,在努力减缓着我浑浊下去的速度。山脚下,百余间房舍傍水倚山地搭造着。虽有石板甬道、灰砖墙垒和木板槽门构成的老街和院落。但徽派古建筑中夹着很多现代水泥楼房,显得极不协调。这里曾是乾隆帝游江南时登船的御码头,经他题写的石碑“泾川首钥”残体尤在。但游赏品题,极一时风流的乾隆,早朽为枯骨堆在裕陵之下。
    游览弋江山水风物的同时,我的心都被一个历史文化名人所占据——梅光迪(1890-1945)。这位青弋江的儿子,美国哈佛大学的东方文学教授(也曾担任过国内中央大学文学院院长)。他虽然身居异邦,但心念祖国,一生来往于东西方之间,对中西文化的交流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梅光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文人,尤其他在古典文学研究上的造诣,在近现代文坛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无论是他的《梅光迪文录》,还是《梅光迪先生家书》,都有意无意地诗化了青弋江的色泽和气韵。同样,也是青弋江的色泽和气韵诗化了梅光迪。
    站在弋江古镇前,我心中默吟的自然是杜牧的诗句。小镇边,一树垂柳正绿着,但我梦中的那座古桥呢?笔者收藏的古书《兰轩杂联》中,曾对座落于古镇弋江的柳佛庵作了这样的描述:“珩瑯山外有仙寰,望幽篁蔽日,老柏参天,闲从弋水来游,酒煮林间堪避俗;杨柳桥边遗古刹,听渔笛吟风,梵钟敲月,试问樊川去后,诗题石上又何人。”这座建于唐元和年间(806-820)的千年古庵,早已不存在了,遗址上已建起了弋江中学。经杜牧手书“柳拂庵”匾额石刻尚存。可就是这块石头,使得分外强烈的历史感一下子把我包围起来。尽管无情的历史遗弃它,有心的弋江人却无比珍惜它。他们保护历史遗存的方式在我们看来十分奇特:当年发现这块石碑时,好多权势人物对这块石碑垂涎三尺,想据为己有,也有外地藏家欲出重金收购。但弋江人硬是凭着对历史遗迹的珍爱,将石碑砌在弋江四中校舍的墙上,才使它不至流失。它使我认识到,这块看似冰冷而古老的石头,其实并没有死亡,犹然带着昔时的气息,透露出历史的表情。石头上的残痕则是它命运的印记与年龄的刻度。
    南陵十景之一的“青弋波光”,如今再也难觅昔日的潋滟。偌宽的江面,竟有一大半裸露在阳光下,眼前是一望无尽的鹅卵石沙滩。河床因采砂被弄得千疮百孔,沟壑纵横。想当年杜牧笔下的“南陵水面漫悠悠,风紧云轻欲变秋”已不复存在。如若杜翁故地重游,留给他的一定是无尽的失落和惆怅。倒是应了清代诗人刘开兆的《青弋江棹歌》:“杜牧风流步屐遥,柳丝婀娜小蛮腰,而今憔悴江潭上,不见青青柳拂桥”。
    令人欣慰的是,弋江镇党委一班人已着手对青弋江进行整治。他们还大力挖掘区域文化内涵,利用本地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开发旅游资源,以旅游带动小镇经济的发展。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弋江将以崭新的姿态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南陵揽胜》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揽胜
    千古漳河风
    许镇那边的红花草
    青山着意化为桥----南陵古桥…
    红丘陵
    梦回弋江
    弋江古镇
    早年的青弋江
    柳拂桥畔人家
    中洲半岛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