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弋江古镇            【字体:
弋江古镇
作者:谈正衡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8    
  南陵揽胜
   
    弋江古镇
    谈正衡
   
    青弋江边集镇,最大的当是上游的泾县县城和下游的芜湖县城湾沚了。泾县境内还有个章渡镇和马头镇,一色的明清古民居,傍岸营筑,飞檐相叠,只是如今破败凋落得连芜湖县的西河镇都不如了。相比之下,地处二者之间的弋江镇就要幸运得多了,至今仍是南陵县第二大集镇,新改造的高等级318公路过境,有相距不远的两座大桥若双虹卧波,清流碧水之上,车来舟往,市面繁华。
    青弋江,古名青水,又名冷水,发源于黄山,会石台、太平、旌泾诸水出桃花潭而下,过马头,越溪滩,至弋江镇,河身渐广。汛期水涨,波翻浪涌,激号奔腾,故曰“江”,镇亦附焉成名。而春秋之时,两岸疏柳细草,风光旖旎,沙洲、农田、竹林村舍,组成一幅幅优美恬静的画图。江水青青,微风徐拂,沙禽掠岸,白帆远去……“南陵十景”中便有了这动人的“青弋波光”。
    历代骚人墨客,到此都情不自禁诗情大发。明人袁昶吟咏:“青弋江头一叶舟,山光云影共沉浮;门前多是桃花水,未到春深不肯流。”汤显祖则咏道:“青弋秋江接赏溪,赏心人望竹园西;青衫草色兼晴雨,白荡开花山鹧啼!”青眼文士,诗酒高会。而在两个文明建设都很出色的大唐时代,为南陵如画山水挥洒诗情的,除了李白、王昌龄、贾岛等一批超级大腕外,更有那个曾在弋江赋闲多年的杜牧,“九华山路云遮寺,青弋江村柳拂桥”,仅凭他这两句诗,后人就于此建造了一座真正意义上的“柳拂桥”。以那个时代的人力物力,这桥显然是不可能建于青弋江上,而只会是点缀在附近的某条长沟瘦水之上。据说,镌有"柳拂桥"三个字的桥石至今还在,不知它当年曾见证了多少两岸垂柳曼舞蹁跹、士子佳人往来桥上的春光明媚好江南的景致?只是这“柳拂桥”似乎到清代便式微了。清人刘开兆有《青弋江棹歌》四首,其中一首为:“杜牧风流步履遥,柳丝婀娜小蛮腰;而今憔悴江潭上,不见青青柳拂桥。”
    因“柳拂桥”,还有一座“柳拂庵”。据史书记载,此庵建在弋江镇郊外,成于唐元和年间,杜牧曾亲书“柳拂庵”匾额勒石,并手植柏树一株。至民国初年,仍有前中后三进各三间正房加三间偏屋。清风白云,古木萧疏,想来当是又一番情境:“古寺清风景自绕,老僧扶杖特相招;诗中曾有樊川句,江上何无柳拂桥?竹径斜穿多曲曲,纸窗静对更寥寥;茶烟未尽归来晚,满江诗情带月飘。”
    在以操舟行船为至要运输的历史河流中,弋江镇扼中江要津,上通宣歙,下达芜湖、金陵,中连县府间古驿道,埠头舸舨密泊,驿道上车来轿往,舞榭楼台,笙歌竟夜。与紧邻的下游古镇西河相比,弋江镇少了山的峙岖,但文化积淀层显然要厚得多。就在几年前,镇中心一口水塘里还挖出一口古钟。镇上准备建一座钟楼,让这口大吕洪钟重新发声穿透一段被湮没的历史。早在西汉之初,弋江就是九江国庐江郡宣城县的治所,这甚至与鸠兹芜湖设县的历史一样古老。有人不明白,弋江镇何以没有像样的古民居—这一点连泾县马头镇都不如?
    这原因,便是1942年弋江大堤溃破那场人寰惨祸。一些老年人至今仍记得:那一年六月黄梅天,豪雨连日,山洪暴溢。以往每逢涨水,街上店家都用槽门抵档,由于日寇入侵,狂轰滥炸,许多槽门都已损坏,洪水先从一家店铺冲开缺口致堤溃,几乎是转瞬之间便将鳞次栉比的房屋连片掳掠一空,淹死包括六家饭店住的江西盐商等旅客共五百多人。水头冲涮之处,形成一方巨塘,那口大钟就是这样被埋入水塘下的。那一次,差一点毁了整个弋江镇!
    弋江镇竹器素负盛名,竹篮、筲箕,还有竹簟,是过去畅销南京、上海的名牌产品。因该地排湾和属宣城的文昌及大河马一带皆盛产水竹,这些水竹剖出的篾特别柔韧。鼎盛时期,镇上及周边农村有万余人从事竹编。看那些姑娘媳妇门编制竹器,犹如欣赏一场精彩的杂耍表演,青色、黄色的竹篾上下飞舞,飞短流长,真让你眼花缭乱。在一段时期内,弋江镇还是皖南一带很有影响的竹木市场。搭着小棚的长长不见尽头的木排和竹排顺流而下,而支架和堆满河滩上的一般都是黑乎乎的旧木材,也不知拆掉了多少价值连城的古民居,那些昔日的雕梁画栋和镂空的屏风花窗只能当烧柴论堆数卖!
    弋江镇的“三老太羊肉”是二十多年前开始出名的品牌美食。“三老太羊肉”选料极其讲究。所宰羊,一律为散养于景色秀丽的青弋江大堤上的一二龄本地山羊。一方水土养一方羊,常经清风细雨疏理的大堤上的碧草,养分足,无污染,加上自由放养,羊活动场所广阔,整天奔上跳下,体内溶氧量高,肌肉饱绽而鲜红;又正是秋后刚催上膘,不老不嫩,肥瘦适中。这样的羊,牵来即宰杀,经秘方配料和特定火候烹调,肉香,无膻味,腴而不腻,汤浓味厚……拿当地话说,是鲜得连眉毛都要掉光!那些年,每至冬腊,弋江镇的朋友都要给我送来正宗的“三老太羊肉”,半精半肥,切块烧好,作料放齐,有时还用食品袋装上一些有白色凝脂的浓厚冻汤。吃时,只须放入火锅内回烧,根据爱好口味随意加配些青绿红白的芫荽、菠菜、红椒、青蒜,或冬笋、香蕈、豆腐、粉丝,汤干了再添水,味道却醇厚鲜美不减。
    但我一直怀念多年前的一场情景,时届严冬,江浅沙白,三五好友围坐镇上某家小店一角。两只骨突突响着的红泥小火炉被有着杨柳腰肢桃花颜色的店家女儿端上来,一锅羊肉,一锅杂碎,加上一堆活色生鲜水灵别致的配烫菜,炭星飞迸,红光流溢,雾气升腾……酒过数巡,话说亢奋;羊肉作暖,直趋妙境,脸热心更热,脱了几层衣。那一回我酒喝高了,控制不住自己,直讨了店家准备写春联的纸笔,龙飞凤舞地写下歪联两行:
    羊肉火锅风味好
    腮红酒热弋江青
    写成,将笔一掷,直把几个朋友激得嗷嗷直叫!
    眼下,弋江镇已在堤内新街修了二环路,颇具时代气息。借着今年春天被国家建设部等6部委评为“全国重点镇”的大好机遇,镇上正在着手筹建总投资约800万元的旅游开发项目,以自然景点以及竹编工艺、地方美食为依托,进一步挖掘文化内涵,全力打造富有地方人文特色的旅游业,使之成为镇域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随着新区的开发建设和芜湖镁业等一批企业的落户,城镇发展的框架不断拉开,南北干道、西部工业区、中美新城和东部老城区一轴三区的雏形已日趋明显,千年古镇生机勃发。但是,最令我难忘的,还是堤外那条铺着青石板的窄窄长长的老街,以及临水驳岸人家,粉墙黛窗上,有凌空斜伸出的被称做“女儿靠”的扶栏,挑着一根根竹竿,晾满那个岁月深处五颜六色的衣衫。
    数日前的一个深夜,我走在古镇的老街上,四下里一片静寂,零星灯火之外,一轮明月从浮云中穿过,映在江面上,波光漾动,银鳞万点……不知怎么,便无端地想起杜牧的那首《南陵道中》:“南陵水面漫悠悠,风紧云轻欲变秋;正是客心孤迥处,谁家红袖凭江楼”……
    (《南陵揽胜》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揽胜
    千古漳河风
    许镇那边的红花草
    青山着意化为桥----南陵古桥…
    红丘陵
    梦回弋江
    早年的青弋江
    柳拂桥畔人家
    弋江寻梦
    中洲半岛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