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梦回弋江            【字体:
梦回弋江
作者:周祥鸿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8    
  南陵揽胜
   
    梦回弋江
    周祥鸿
   
    在我的生命里流淌着一条河,那就是清澈明亮的青弋江。
    这条河,流淌着我的童年的欢乐,流淌着我青少年的记忆,流淌着我无尽的思念。多少次,那个小镇走进我的梦乡;多少回,那条小河萦绕着我的梦境;又有多少个睡梦里我在呼唤着你呵:弋江,我的弋江镇!在一个风和日丽、鸟语花香的日子,我又一次来到了我魂牵梦萦的弋江镇。当我这次来到弋江大桥上凝望时,我才真正地看清了紧偎在青弋江怀抱里的小镇。她像个小家碧玉,是那么清秀,那么楚楚动人,那么让人留连忘返。
    我久久地伫立在弋江大桥上,桥下的青弋江缓缓地流淌着,静静的连涟漪也看不见,象一匹铺展开的绿绸缎,是那么的润滑柔和,是多么地美啊。我沿着石阶走近河边,河水是那么清,清澈见底、波光凌凌,童年的幻像在我的眼前浮现了:几尾小鱼儿游弋在水中,一会儿浮在水面,一会儿又潜入水底,几根水草缠绕着漂动着,这水底世界好奇妙哦。我忘情地把手伸到水里去逗着小鱼儿玩,玩得我都忘情地喊叫了起来。青弋江上来往的小火轮、小划子、小竹筏,还有那片片白帆、只只飞鸟、声声鸣笛,把个小河点缀、烘托得格外地热闹和美丽。同行人不停地向我介绍着弋江镇的风土人情和名优特产,讲述着一个个动人的传说和感人的故事。我一路上边看边听,简直是入迷了:是呵,横跨在弋江上的两座大桥连接了弋江与文昌的交通,它让弋江镇的特产竹器远销各地、弋江竹木市场的知名度享誉全国。还有弋江羊肉的美味是那么地诱人,许多人从老远的地方赶到这里吃“三老太羊肉”火锅。这天,同行就在“三老太”请我吃了一次羊肉火锅,让我大饱口福。这羊肉特嫩,腴而不腻,膻而不腥,汤鲜味纯,据说也只有弋江的羊才能佐以配料烹调出这么鲜美无比的羊肉来。可我还是问道:这膻味怎么不去掉呀?他们都笑我:吃羊肉就是要吃这个膻味呀。果然,我细细品味才吃出了弋江羊肉的美味来。晚饭后,我一个人又来到了青弋江边。这时的小河就像一个神态安然的睡美人,静静地躺在潺潺的水韵江声中,枕在满天的繁星下,竟是那么地宁静和恬适。她又亮起了我心中的那一盏摇曳的渔火。从悠远的历史里飘来了古人的“青弋江村柳佛桥”、“青弋秋江接赏溪”、“青弋江头一叶舟”、“南陵水面漫悠悠”的诗句,竟让我吟出声来,让我沉醉于诗情画意的情怀里。
    第二天一早,我没有去新街二环路,还是到老街上散步。老街还是那么古老,这巷子还是那么悠静。门楣栋梁上的雕龙刻凤,房屋的屏风画窗都那么古色古香。石板路上深深的车辙轮印显出了它年代的久远和古朴。一路上,来去行人的脚步声、伴有街面上三两声的挑担叫卖,邻街妇女小孩的喊叫和笑骂,有位老人蹲在门槛上,青筋暴出的手拿着个长烟袋在吧哒吧哒地抽着烟。把个老街渲染得格外地古朴和神秘。可我发现,老街上的大戏园要拆除了,老澡堂已关门了,老粮站也迁址了,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那个老街已经变样了!这一次我到这里,她让我想起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小镇时的情景。那年我才十来岁。我一个人从芜湖跑到弋江镇来。一路上我跟着陌生的大人们后面跑,他们上船我上船,他们下船我下船;他们上大埂我也上大埂,他们走小路我也走小路;他们进了小镇,我也进了小镇。就这样,我一个人找到了在小镇老街上工作的父亲。父亲一见到我,既惊喜又后怕,抱着我既亲又骂。我倒是高兴得欢跳起来。这里的民风淳厚,人都是那么热情好客,不管你走到哪里,他们都是非常热情和蔼地同你打招呼。我记得,我在一个馄饨担子上吃馄饨,卖馄饨的不要我付钱,说:你是周站长的儿子,我不收钱。我回来给父亲一说,我父亲说:人家是做小生意的,赚点钱不容易,你把钱送给他去。这一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次回芜,父亲把我送到了渡口。我记得,我伏在父亲的背上。父亲把我一直背到上船的码头才把我放下。那一条长长的大埂就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中了。这次记忆,好多年以后还在我脑海里沉淀成了一首诗。我在这首《小镇》的诗中写道:“小镇的尽头/有一个石阶/石阶下有一口塘/水塘边有一棵树/树旁有一条路/路前有一道埂/埂边有一条河/河上有一只船/船尾有一位舵工/船头有一个姑娘/姑娘有一根长长的辫子/辫子上有一朵蝴蝶/蝴蝶飞来飞去/牵动着我一双眼睛/一颗心”。这个姑娘是谁,这只蝴蝶又在哪里?不知有多少人问过我,我笑笑告诉他们:她就是我心中的弋江情结啊。就在2002年12月21日那一天,我冒着霏霏细雨寻访了这个小镇和小镇上的人。这时候我的父亲早已去了,与他的同事和熟人也不多了。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他是我父亲多年的同事,名字叫谈佩铸。陪同我一起去的还有报社和县委的同志。原先的房子都拆掉了,我们问到一家布店的侯大妈才打听到谈佩铸的新家。谈老已是七十四岁的人了,明显的是老态龙钟了。可庆幸的是,他还记得我,还能叫得出我的名字,还能想起我和我父亲的一些往事来。他看到我们还带着糕点水果来看他,紧拉着我的手不放,颤抖着嗓音说:你们父子俩都是好人啊。看得出来他父子分居了,老人好象过得很清苦,我们不忍心打扰他,只得依依不舍地含泪告辞了。看来,我父亲和我父亲辈的那个小镇已离我们远去了。我只是常常在梦里回到那个远去的老街。有人由此认定我是南陵人了,我听了非常乐意。我想,我的父亲就是在弋江在南陵生活、工作了一辈子的啊。这里有他的欢乐与忧愁,有他的成功与坎坷,有他几乎一生的故事。因此我与南陵、与弋江就有了割舍不了的情缘,就有了一个梦。
    在我一本叫《再梦录》书的开篇就抒发了我对弋江镇的情思,《弋江梦寻》一诗中我这样写道:“我在汤蓬街上寻找/我在十八级石阶上寻找/我在光滑的石板路上寻找/我在竹篾器店里寻找/我在老街老屋前寻找/我在泊船的码头上寻找/我在喷香的羊肉火锅店里寻找/我在老澡堂里寻找”,“浓浓的血流淌在我的血管里/梦像游弋的鱼儿/在弋江清澈的水里/梦像扎根的种子/在弋江肥沃的土里/梦像多年的相思/在老人额头密密的皱纹里/我的梦在小镇上不在梦里/我的梦不在梦里”。这次,我在离开弋江镇的那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
    我在这里留下了无尽的情思,这是我一个不在梦里的梦!
    青弋江在我的梦里流淌着,流淌着。
    (《南陵揽胜》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揽胜
    千古漳河风
    许镇那边的红花草
    青山着意化为桥----南陵古桥…
    红丘陵
    弋江古镇
    早年的青弋江
    柳拂桥畔人家
    弋江寻梦
    中洲半岛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