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千古漳河风            【字体:
千古漳河风
作者:朱希和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9    
  南陵揽胜
   
    千古漳河风
    朱希和
   
    今夜,我看不到漳河月了。我知道今夜的月特别圆特别亮,今夜的月是个古老的符号,今夜是个圆圆满满的日子。可是我只能伫立江边,我知道漳河从故乡绿岭荷花塘与烟墩古城两处发源,在三里与淮水相汇,迤逦120公里,在芜湖鲁港汇入了长江。在江边,我看到了一轮中秋月,一轮曾在漳河中浸润过的中秋月,并且感受到远古的漳河风,那分明是春秋的风,东吴的风,唐宋的风……它带着工山矿冶炉火的炙热,带着吴王宝剑凌厉的寒光,带着周郎的风流倜傥和小乔的千娇百媚,带着故乡人的殷勤叮咛和亲切问候。今夜的月,从被漳河风掀开的唐诗中走出,从被漳河水溅湿的宋词中走出,以古典的诗意美挥洒出魅人的神韵。
    千古漳河风啊!从东南方吹来的漳河风,总含着蔚蓝色海洋的气息,在浓浓的秋思里裹挟着桂花莲蓬的清香以及稻谷与民谣的芬芳幽幽飘来,悄悄地爬上我的心尖。此刻,我对故乡的思念愈浓了,所有的情感便都朝着漳河的源头淌去,无数的乡愁便弥散在这千古漳河风中。我抚摸着漳河风,其实便是亲近我那美丽的家园。家园潺潺的流水、溶溶的月色,总是令人不能释怀,亦令人无限惆怅!于是,古风今韵一起涌动: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明月本无价,山水皆有情;一夕清光满,万里醉月明;今夜人尽望,秋思落谁家?
    漳河是南陵人的母亲河,也是我魂牵梦萦的河。虽然它没有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惊涛,没有长江气吞万里如虎的大潮,但它却是故土上的一支极富生命力的血脉,像红丘陵挤出的乳汁,从古到今不舍昼夜地流淌着,哺育着岸边数十万父老乡亲。君不闻“芜湖米市南陵仓”?它不仅给世世代代的故乡人带来农耕、灌溉、渔猎和舟楫之利,也是孕育俊杰英才的襁褓和摇篮,还是春谷古邑与外部世界连接的黄金水道,不然,故乡人或许依旧无所作为地酣睡在远古的梦里。
    漳河水蕴涵了太多的英雄气。古老的河道旁留下了小乔墓、黄盖墓的遗迹,不禁引人发思古之幽情,依稀想象出三国时群雄逐鹿的刀光剑影;想象出公瑾当年,小乔初嫁,雄姿英发,羽扇纶巾的英雄风采,东吴孙家社稷的繁华鼎盛;想象出诸葛孔明草船借箭、老将黄盖痛忍苦肉计慷慨赴险的智勇悲壮。上世纪风生云起的年代,职业革命家王稼祥在乐育小学(今城关一小)就读后,从漳河乘舟顺流而下,在芜湖入教会中学(今十一中)求学,后又在上海大学附中加入青年团,派赴莫斯科中山大学深造,继而挺进中央苏区根据地,加入共产党,跋涉长征路,遵义一票见胆识,终成我党杰出的领导人之一。他一定忘不了这条母亲河。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新中国江山甫定,朝鲜半岛烽烟乍起,龙泉乡岩虎村农民的儿子李家发,趟过这条河,跨过鸭绿江,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名战士。1953年7月13日雨夜,在金城川前线战火纷飞的桥岩山高峰上,李家发毅然以黄继光式的英雄壮举献出了19岁的宝贵青春,荣膺特等功、一级战斗英雄光荣称号。他是这条母亲河永远的骄傲!
    漳河水沉积了太多的翰墨香。古老的河面上曾相继漂泊过孟浩然、王昌龄、王维、李白、刘长卿、刘禹锡、贾岛、杜牧、李商隐、罗隐等人的身影,他们或沽酒吟咏,或泼墨丹青,或抚琴弄管,或感时伤世,留下了多少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他们都堪称大唐诗国最耀眼的明星啊!漳河水在岁月间静静地流淌,值数千年未有之巨变的辛亥革命前夕,南陵出了中国首位留美文学博士梅光迪,他出身于奚滩镇西梅村世代书香之家,幼承庭训之后毅然走出了那个小村庄,顺漳河而下,负笈西学,寻求真知,在哈佛大学成就了慎思明辨,崇尚创新,昌明国粹,融化新知,学贯中西,并览古今的“学衡派”学术大业。西梅村的沃土和漳河的清波留下了这位先哲童年的身影。当他终于成为新文化运动中在人文思想、人文批评领域独树一帜的巨擘时,一定忘不了这条母亲河。
    漳河水藏匿了我太多的童年故事。我出生在河东三五里一个叫殿湾的小村庄,小时候并不知道漳淮二水在三里合河口相聚,再汇峨岭河、后港河并在三汉河与资福河、平铺山河交汇,才流进我们圩区。更不知道漳河运输源于西汉,南宋时朝廷迁都杭州,漳河曾是南京、芜湖通往宣州、杭州的水上要道。我只记得五岁那年,族中长辈带我从黄墓渡石埠码头乘小火轮去芜湖,在甲板上玩耍时把小指头伸进链条里发出尖利的怪叫,小火轮便在石石危的水湾处紧急抛锚,前面的动力船绕了好几圈好不容易才连接上后面的拖船缓缓启航,我的惊险恶作剧致使全船百多位乘客耽误了几个小时。我只记得十岁时漳河枯水季节只开夜行船,那时我在乐育小学念书,老师带领全班同学傍晚从龙门桥上船,第二天清早到达芜湖中江塔下,十几个钟头摇晃下来,我晕得面如黄纸,几乎连肝胆都要呕出来。不过,艄公摇橹时发出的“咦咦呀呀”的声响恍惚是母亲轻晃摇篮的催眠曲。我还记得情窦初开时发生在夜行船上的初恋故事,它是那样令人怦然心动,妙不可言……
    记忆中的漳河水,平日里总是温温婉婉地流淌着,澄静得似乎连细浪也没有,宛如一条淡蓝色的绸带,仔细端详才能看到河面上一道道螺纹似的皱褶。若逢三月桃花汛,杨柳依依,桃花灼灼,满河春水,溢彩流芳,河上的小船一艘接一艘,装满了鱼虾稻米竹木柴炭,鱼贩子、生意人舒心的歌谣悠悠地溶进了碧波细流,真是欸乃一声春水绿啊!在那“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夏日黄昏,夕阳衔山,晚霞似锦,河面上的彩虹恍若海市蜃楼,鹅们鸭们嘎嘎嘻闹着搅乱了暮霭中迷蒙的长堤倒影,河边青石板上捣衣浣洗的“梆梆”捶击声敲碎了多少多情少女羞涩的梦。秋雨潇潇的河面上,丝竹管弦一如天籁之音,岸边的青草、牛羊、茅屋、柳林以及袅袅升腾的炊烟,勾勒出一幅亦真亦幻的水墨画。冬雪覆盖的三岔渡口,带斗笠的老人和梳长辫的村姑在漫天大雪中哼出的黄梅小调总是那么叫人沉醉销魂!
    往事如烟,河水长流。它伴随着故乡人走过愁云惨雾、腥风血雨,走过水患饥馑、曲折坎坷,而今沐浴在新世纪的盛世罡风中。我相信经过疏浚治理的漳河,不仅会重现当年的秀色,还将变得更加妩媚多姿。让我们共圆一个江东的威尼斯之梦吧,漳河新景必定是天更蓝,水更清,樯橹云集,千帆竞发。我仿佛看到,河面上船舸装载着丰沛的物资,游轮飞动着乘客的欢笑。两岸的青山沃野、古迹新房,在现代阳光的映照下铺展出一幅崭新的画卷,愈发令人陶醉,催人奋进。漳河的优秀儿女会代代相传、生生不息,满怀豪情地饱蘸漳河水,书写新辉煌!
    今夜的月色好美啊!抬头望月,仿佛还是那一轮童年的漳河月。托漳河风给故乡人捎去一缕浓浓的思乡情吧,你的儿子永远忘不了漳河水——我的恩重如山的母亲河。
    (《南陵揽胜》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揽胜
    许镇那边的红花草
    青山着意化为桥----南陵古桥…
    红丘陵
    梦回弋江
    弋江古镇
    早年的青弋江
    柳拂桥畔人家
    弋江寻梦
    中洲半岛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