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图文]回忆灰姑娘          【字体:
回忆灰姑娘
作者:悠思南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9    
    1、大病不死
    灰姑娘和黑马王子是我从菜市场一起买回来的。妻子看到小狗也很喜欢,说该给它们取个名字。
    我看它们一公一母,母的像一只小狐狸,只是毛色灰暗无光,长得瘦小,焉不拉几的。而公的全身通黑发亮.身子肥硕,充满了精神。我说就叫灰姑娘和黑马王子吧。
    灰姑娘实在有些病弱不堪,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似乎有些不太习惯,一来家就不吃不喝,而黑马王子适应能力很强,有一副大丈夫四海为家的气慨,雄赳赳气轩昂,咂巴咂巴很快把一盘子肉汤饭席卷一空,然后满屋子转悠开来。
    第二天灰姑娘开始呕吐不止,我和妻子都担心她命不久了。不想几天过去,灰姑娘竟然慢慢恢复了,反而黑马王子因为贪得无厌,把灰姑娘好不容易吃下去又呕吐出来的食物饕餮下去,不到一天时间竟一命呜呼,魂归天国了。让我们大大看走了眼。
    灰姑娘经此一劫,虽然起死回生,但元气大伤,此后就不大长个儿。也许是我属狗的缘故,天生与狗有缘。我很讨厌吃饲料催肥的猪肉,每天炒菜中的肉末肉块除了妻子吃一点,该我那份基本上属于灰姑娘的了。即便生活如此优越,灰姑娘依然长不高,长不壮。但毛色开始发光,娇健灵活,又特别乖巧听话,倒也很讨我们喜欢。
   
    2、偷鸡成瘾
    我那时日子混得还可以,给一个私人老板打工,还能领到工资,工作也很轻松,每天和同事们围着一个废弃的人大院子巡查。公司准备大力开发这所大院,把原有住户都赶跑了,只是资金还没到位,房子拆也不是,出租也不行,只能空着。那些被赶跑的住户闹情绪,搬走时把房子破坏得差不多了,门锁全无,窗子玻璃也全部打碎了,这样就方便了小偷小摸,他们经常来光顾,弄点铜线钢筋之类的,为了那么一点值钱的玩意,他们也就不顾一切地破坏,弄得大院面目全非,公司只好安排人值班看守。
    这原是旧的市人大办公家居场所,如今跟不上形势,跟不上气派,被拍卖了,新人大搬迁到市中心高楼大厦去了。院子很大,有礼堂、食堂、防空洞、假山、油库、专员楼、一小块树林,一到晚上院里黑乎乎的,很有些吓人,为给值班的壮胆,公司就买下一只大狼狗,辅助我们看守。这只狼狗黑乎乎的毛又浓又厚,于是大家说叫黑子吧。看我喜欢养狗,老板说这狗归你看管了。见它气势凶猛,开始我还有些惧怕,等熟识它的性情后才知道这只狼狗只是样子吓人,性情倒是特别温顺,我又经常喂它,它也就对我格外亲热。灰姑娘似乎也喜欢这个高大的老兄,爱试探性地上前戏耍,黑子却以色情的眼光对待她,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对灰姑娘性骚扰,于是,灰姑娘恐惧地夹起尾巴逃得远远的。
    灰姑娘一天天长,个子依然那么小,身子却格外敏捷,看见人以外的任何动物,四爪着地蹬擦地面,只听见刷刷的声音,如电如影,飞跑过去,很恶搞地追逐戏弄那些动物了。空中的鸟、飞鸣的蚊子、蝴蝶、地上蹦跳的青蛙,无不是它戏弄的对象。
    有一天它突然对鸡也发生了兴趣,奔跑追逐,把隔院住户养的鸡追赶得四处飞奔,黑子受了诱惑,也跟着咬,相互狼狈为奸,这下可惹祸了,把一只母鸡给咬死了,人家找上门来,我只好赔了人家的鸡。为了警示,我将它们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也没太放在心上。
    大院开发资金总是不到位,朱镕基那时搞银根紧缩,银行贷款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老板不得不四处找人合作,但来看地皮的客户大老板一轮轮的,只开花,不结果。投资商都嫌这里交通不是太便利,周围近似贫民窟,住户都是没钱人。开发了也前途暗淡。老板焦头烂额,为了维持下去,把一些建筑物出租给人开工厂,办学校。有一个文理学院,还有一个公安干部学校,学校伙食不是很好,那些念书的学生也不太珍惜粮食,把饭菜乱倒。我们几个在院内工作的同事说何不养些鸡啊!也好清理卫生。这想法不错,我就真买了几百只雏鸡,关养在一个空房间里。
    没过几天,俩狗子打上了这些小鸡的主意,也是我疏忽,有一次门没扣紧,被黑子和灰姑娘破门而入,真是鬼子进村,也不知消灭了多少。这次可不能再轻饶,我用树条每条狗掌嘴五十。我以为这下它们有所改变,还加强了防范措施。
    可是俩狗积恶难改,又一次胆大包天,竟然用爪子刨开了门,消灭了五十来只,还有好些没有吃完的,死鸡遍地。我准备施以重刑,棍棒教训,旁人指点,你打它们不管用,你得用死去的鸡打它们,它们才会对鸡产生恐惧感,才能有所收敛。我想想很有道理,用死鸡作刑具打狗们的嘴巴,为了它们同胞的长治久安,只有委屈那些冤死的小鸡了,这一招还真管用,以后俩狗子见了鸡再也不敢追逐撕咬了。即使家里宰鸡了,或地上有沾血的鸡毛,它们也远远站着不敢过来,以为死鸡又会给它们招来奇祸。
   
    3、狗拿耗子
    白天,狼狗黑子一般不能自由活动,院里人多,怕吓着学生。灰姑娘个小可以从专门开辟的洞口进出,到了晚上才真正是它们的世界。它们那急切的心情与羁押已久的囚徒被放出来不相上下,它们兴奋地喘气,互相来回跑动耳鬓斯磨,往空房间里钻进钻出。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汹汹而上。
    自从大批学生来到院里,也不知养活了多少老鼠。不知道什么原因,老鼠白天也出来活动,据民间传说,毛泽东是天上的星(九天揽月),蒋介石是乌龟精(龟缩台湾)某人是地上的老鼠精(大兴土木),还有某人是一个青蛙精(成天就知道呱呱叫,政治秀,不干实事)那时当权的某位大人物就是老鼠投胎,所以老鼠也就多起来,当然这是民间附会,乱话三千。我们值班的刘队长有一把气枪,闲来无事,就把老鼠当靶子,刘队长和我的枪法都不错,瞄准了,砰的一声,老鼠就会当即倒地蹦跳死去,偶尔脱逃的,我们就唆一声,灰姑娘跑过去一口咬住,还用两只前爪往嘴边抓,防备老鼠反咬,再把嘴巴往地上来回摩擦,鼠发出吱吱的哀叫,等没有了动静灰姑娘才会放脱。
    发现灰姑娘有此天才,我们值班的就多了一层乐趣,只要发现老鼠,吹一声口哨,不管有多远,只听地面的刷刷声,灰姑娘马上来到,随着我们的手一指,它会急不可待冲上去。往往十有九中,偶尔脱逃的老鼠躲进洞里,灰姑娘还不死心,待在那儿前爪不停地挖土,碰上洞口浅或慌不择路的老鼠还真给它侯着,再次难逃厄运。
    黑子看灰姑娘抓老鼠乐趣横生,似乎有些感染,也试图抓几个老鼠,无奈它身子实在庞大,老鼠又是那么小,基本上看着灰姑娘在旮旯里、杂物堆中钻进钻出,抓着猎物出来炫耀,当然黑子也不会放过庆贺的机会,等灰姑娘把老鼠搁在地上时,它也会上前戏弄一番,无奈老鼠已经死去,终究没有趣味,只好悻悻地放下了。
    灰姑娘似乎乐此不疲,爱上了这个多管闲事的差使。给大院的老鼠们带来了重创。到了白天几乎看不到老鼠了,而晚上呢?上天保佑老鼠们,但愿不要碰上灰姑娘。
   
    4、初为狗母
    灰姑娘很快在大院里出了名,同事们都有些喜欢它。有什么吃的了,叫一声灰姑娘,要不了多久,它就闪电般来到了面前。
    灰姑娘快满岁时,大家发现它有些懒惰,细心的同事们说灰姑娘是怀孕了,果然过了不久,灰姑娘根本不大活动了,有一天吃饭时我吹口哨也不见灰姑娘出来,妻子说是不是灰姑娘生小狗了,我们到它窝里一看,四个胖乎乎的小狗正趴在它身子下吃奶。
    我们看那小狗,一个白色的,三个黑色的,非常可爱,其中三个长得怪异,嘴巴很大,像哈叭狗狮子狗之类。想起灰姑娘思春时,好些公狗围着它转悠。那些高大的土狗竟然没有成功求爱,反而被那些小狮子狗如愿以偿,同事们告诉我灰姑娘得到了两个求爱者,想来应该如此,不然一胎所生,差异哪有如此之大。
    灰姑娘产后身子变得更加瘦小,妻子就花八元钱买了一包奶粉给它补充营养。也许刚生产的缘故,开始时,它根本不吃,第二天才喝下大盘牛奶,吃完后就守着小狗不肯离开,即便我们去看小狗时,它也虎视眈眈,生怕我们弄坏了它的孩子。
    我们又给它弄些软和的旧衣服,把它的窝打扫干净,它也就整天守着小狗,只在吃喝拉撒时离开小会儿,大部分时间用嘴唇不时为小狗清理身上的毛发和屁股,一点也不嫌脏,动物真是奇怪,虽然有些为人不齿,令人作呕,但其自然的母子天性令人人折服,我们人似乎可以从中得到某些启发。
    小狗一天天长大,开始出外遛达,也许因为灰姑娘的大名,来要小狗的同事熟人不少。同事们见了可爱的小狗,更是相互争执,说这个我要了。不行,我先说的,你等灰姑娘下回生崽吧。我不管,这个反正我要定了,谁也别来争。大家暗里里较劲,狗才几条,要的人却很多,答应了这个答应不了那个。我说我自己要留一个的,其它等小狗长大一点再说。同事们生怕要不到小狗,在小狗还没满月时先下手为强就开始抱了,落后的发现没有了才后悔咋的不早一点抱走。在同事们抱小狗走时,我们把灰姑娘骗开了,等发现小狗被相继抱走,灰姑娘就四处窜动搜寻,试图把小狗找回来,看它失魂落泊的样子,想来有些焦心。后来它也就无可奈何,节痛顺变了,也许它也知道儿大不由娘。就连剩下那只我自己留养的小狗,它也有些爱理不理了,有时候还会同它争抢食物了。
   
    5、经历沧桑
    灰姑娘除了抓老鼠的天赋之外,生育能力似乎也特别旺盛。一胎接一胎生儿育女。它那些子女毫无例外继承了抓老鼠的天赋,看着一个个子女生下来长大被人抱走,它也习以为常,承受暂时的痛楚之后照样过它的日子。人事沧桑,狗事也不例外。也许它们那种哀痛和欢快的语言是我们人有所不知,而狗从来依附人类生存下去,想必也得考虑人的情绪,往往短暂的悲伤之后强颜欢笑,把一副笑脸对着人,讨主人的欢心,讨取一点点赖以生存的食物,当然那种依存的感情和忠心耿耿却是我们人绝对不会有的,因为它们大概不会计较人世的复杂竞争和利害冲突,更不会有因爱生恨的心理了。
    公司开发大院在一次次的等待中终于彻底死心,为了节约开支,大批精简人员,只留下少数人管理大院收取水电房租。还好,我还不在首批之列,只是没有那么清闲了,老板的业务比较多,散布各地,我不时得跟随老板到外地,身兼多项工作,什么货物验收,等级鉴别,搬运装车什么活都要干。外地又有仓库,而大院已经不必那么看守了,狼狗黑子也被我们带到了外地仓库。
    我不在家时,灰姑娘早上会送妻子上班,下午准时侯着妻子回家,着实让我们感动。每次打电话回家,妻子会告诉我灰姑娘一些事情。甚至某天抓到几只老鼠啊,点点滴滴,难以尽叙。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非常忙碌,妻子也有些想念我,赶到我工作的地方看我,那些日子里灰姑娘一无例外守候在大门口,显得有些不太活跃,也许在它心里始终在挂念主人吧,可是我们为了自己为了生活把它搁在家里。它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孩子,虽然那些同事邻居喂它食物,它也没有先前那种欢快了,唉,谁说人类才有情感和思想呢?如果进入动物的心灵,也许比人类更加丰盈哩,自高自大的人类虽然炽烈地演绎着感情,同时却在战场上无情的杀戮。那种杀戮已经不是为了生存,而是侵占和残暴的报复了。
   
    6、悲惨命运
    除了抓老鼠的本领之外,灰姑娘的繁殖力也相当惊人,也许与它九个乳房有关,我不知道狗究竟有多少乳房。灰姑娘一茬茬地生儿育女。岁月是无情的,我们虽然无法去触摸它,它总想方设法在一切万物上留下它的痕迹。灰姑娘变得日益衰老,毛发也没有当初那么靓丽了,眼皮也耷拉,经常站着站着就瞌睡起来,也不再像当初那么兴奋了,跑动起来也有一股懒洋洋的,但见了老鼠还是能八九不离十抓住。
    公司越来越不景气,大院合作开发基本上没有希望,开发之期遥遥无期,老总也流露出解散的意思,员工们也相继另谋出路,我那时候开始过渡自己,倒腾些生意,可是我这个人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料子,又缺少资金,很快陷入困境之中,而在做生意中又结交了许多狐朋狗友,生活有些荒唐起来,后来开一个饭店,基本上成了这些狐朋狗友的聚会厅,半年下来惨淡经营,亏损严重,弄得自己债台高筑,焦头烂额。妻子那单位也频临倒闭,工资基本上没有着落,只有几岁的女儿也不得不托父母照看,走投无路之下,只好草草关门大吉,一时陷入饥饿边缘。
    人亦如此,狗亦不堪,那些时间东奔西走,灰姑娘也如丧家之犬,落魄流离,每天灰溜溜转悠在大街上、饭店门口吃些残肴剩羹。有时候人见狗,狗见人,似乎有些唏嘘不已。
    这样挨过一段时间,也由于各种原因,我不得不抛弃苦苦守候了十年的家乡小城,带着妻子去广东谋生,也将灰姑娘送往老家乡下父母处,灰姑娘走的时候,有些依依不舍,哀鸣不已。想着这走,又不知何时才能看见它。
    到了广东,期间不胜艰难,然而每次打电话回家,问候了父母和女儿我也会问起灰姑娘的情形,很想回家看看父母看看小孩,看看灰姑娘,可两年里日夜奔波,年底也没有能回去,不想那一分别,我就再也没有见到灰姑娘了。后来才知道灰姑娘病弱不堪,被母亲卖掉了,竟然成了人家的口中肉,有时候我想,是吃狗肉的残忍还是养狗卖了的残忍?人之为利,感情何存?我连一只自己的狗都不能保全,真是有愧于它了。
    不知动物死了会有天堂不?我不知道,也许在人类而言,人类的口腹就是动物的天堂。如果是这样,我祈愿蚕食的人进入天堂,那样灰姑娘舍身喂了人肚,也许顺理成章跟着人进入天堂。我不是一个素食主义者,但我想,人类不管是对同类还是对异类,是不是都应该有一种折中之道,是不是要保存最起码的同情和关怀呢?也许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天堂吧!
文章录入:悠思南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