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小观园茧行            【字体:
小观园茧行
作者:台建白 曾…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15    
  南陵史话
   
    小观园茧行
    台建白 曾道富
   
    何湾小观园村的五一村民组,原名茧行。公社化时期建制为茧行生产队。《据安徽蚕业史》记载:抗战前,南陵县何家湾曾建一茧行。这个茧行全名叫“南陵西乡何家湾茧行”,商业往来称“锦成茧行”。63年前,这个闻名方圆百里的大茧行红红火火地连续经营了9年。
   
    茧行的兴起
    民国18年(1929年),上海丝绸号老板殷朝辉派帮办刘文才来皖南考察蚕业基地。行至南陵,受到大士绅陈海汇的盛情款待。言谈中,刘向陈提起了发展蚕业,兴办茧行一事。陈有意开发西乡,力促刘在何家湾建立茧行。因何家湾山多土肥,蚕业基础较好,地理上又与青阳、铜陵接壤,商贸活跃,能收到优厚的利润。刘、陈二人便乘轿至六里丁丁海秋家共商此事。丁海秋又名丁葆三,人称丁三先生,当时任里七图绅统,在西乡一呼百应,广有市场。经刘、陈、丁三人计议,决定在何家湾小观园何如权家设立茧行,再请何湾士绅何凤楷,丫山士绅孙伯辰共同主持。何如权与孙伯辰是连襟兄弟,与何凤楷是本家,于是一拍即合,欣然从命。为图吉兆,取名为“锦成茧行”,并白底黑字正楷大书于何如权家的照壁墙上,意寓是良桑好茧,锦缎即成。对外挂牌为“南陵西乡何家湾茧行”。
    茧行由四大股东组成。即丁海秋以里七图绅统身份,出权不出资;何如权深宅大院,以房租抵押;何凤楷、孙伯辰名躁何湾、丫山以声望为资。真正的大老板则是上海的殷朝辉,具体负责人是刘文才,技术上由宁波人林先生操办。
   
    茧行的经营
    当时,何家湾一带栽植乔桑,仅饲养一季春蚕。茧行的经营也只能仲春而始,初夏而终,属于季节性收烘。蚕茧经烘烤之后由南陵内河运至上海、宁波。再行缫丝、纺织、印染。主销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
    每年仲春时节,刘文才率林先生等三十余人来何家湾,充任会计、付款、看样、督导、管理,再就地聘请粗杂工三四十名,从事杂活。收购一律用银元、铜钱支付,茧行另由殷朝辉在上海孙传芳部雇请一排军人(当地称为夸子兵)负责茧行的安全保卫工作,押运货币干茧。为防患地方势力截运,陈海汇又为其雇请南陵马快领班陈万昌协助,所用车夫概从戴家汇、工山坊雇请,车上插三角形黄标旗。运至城关入漳河后由帮会船队包运。由于防范森严,九年中从未出过事故。
    茧行占地半个小观园村,生活区用房27间,大四进屋为仓库上下各100余立方米,前门收购,二门复秤,侧门付款。新建烤房10间,房内设直径1米大铁锅两口,反扣于灶,上砌石板,四壁烟囱环绕,余热尽散。灶上置杉木梯形框架,逐屉放木框藤编的烘筛10张,上列鲜茧。烘茧师傅轮流翻筛,交相感温,昼夜不息。
    所有的鲜茧全部经两次烘烤,第一次杀蛹,勿使成蛾咬茧。第二次烘干,以保茧质。燃料为栗树柴,何湾大宅村的栗树林就是在那时被砍光的。经烘烤,干茧率约为43—45%,每百斤干茧(老秤)装入一布袋,随即贴标签,打封印。烤房的操作全由林先生指点宁波籍工人进行。室外由夸子兵把守,外人不得入内。
    茧行的伙食分三等,刘文才、林先生、各位股东为一等,由请来的厨师烧小灶;技术工人及不得回家的杂工吃大锅饭;夸子兵另起炉灶,他们除押运看管外,还在观园大稻场操练,有时也教小孩们唱歌。当年这些孩子们如何凤楷的孙子何骏烈等人现在虽都年逾古稀,但仍可哼唱出夸子兵所唱的“筑路歌”。
    茧行还有个规定,来此的上海人、宁波人除工作外不得同本地人交朋友,更不准和当地妇女接触,从而茧行历经九年,其烘烤技术从未外泄。
    收购季节,茧行及何湾街热闹非凡,四乡八邻吃食小贩趋之若鹜。铜陵、青阳、绿岭、丫山各地蚕农纷至沓来。茧行有一人专司发号,小巷深处茧担相接,绵延至何湾街。当天收购不了的可放在茧行四周,有夸子兵看守,绝无遗失。据何振兴、何骏烈、方启明等股东的晚辈人回忆,茧行出价一般为一担可购十二担米,这同现在国家规定的标准价相似。但蚕农仍受另外三种盘剥:一是茧行秤大,基本是九五折。二是不足一元的付铜钱,一元钱的只付给270个铜钞,10%的折扣流入付款人的腰包,以充工资。三是卖不掉的次茧由粗杂工和当地光棍低价收购,然后暗售给茧行,茧行图得安稳又可解决工资不足。
    茧行收购、烘烤、运输几乎同步进行,一季收购约在30万斤左右。因当时交通落后,调运困难,每2-3天就得运输一趟,一次至少20车,每车四布袋(老秤400斤),运至南陵漳河,再转运上海。商贾猛增,小贩云集,多种信息得以迅速传递,为何家湾带来了近10年的繁华。当时,何家湾一带几乎是户户栽桑,家家养蚕,仅观园村每年就可产鲜茧两万斤。现在七、八十岁的老人尚知怀卵催青,提蚕扎龙,无不与当年的茧行有关。
    在经营的同时,茧行也十分注重桑树更新和蚕种改良。过去栽蚕桑,树高叶小,后改栽湖桑,教蚕农栽培,待五、六年见效后,即普遍推广。蚕桑修剪采用“一档留三拳,一拳三五枝”的修剪方法。原来养的是三眠种(蜕皮三次),每担茧抽丝120—130两(16两市制),经茧行推广湖桑,改成了四眠种,每担茧可抽丝160两,最多可达200两。桑树更新,蚕种改良,茧层加厚,丝长色润,因此颇受顾客青睐。上海丝绸号在南洋博览会上得奖的丝绸中就不乏锦成茧行的蚕茧抽丝织成。
    浙沪抗战爆发后,海运发生困难,殷朝辉先生在上海宣布破产,办了九年的锦成茧行遂于民国二十六年解体。蚕农不得不毁桑种粮,少数保留者,也只能自养自缫,扎成100两一把的丝束自行销售。沿江所用丝织渔网多出于此。不久何家湾又遭日军清水师团焚烧,雪上加霜的山镇缫丝业终于日渐萧条。
    (《南陵史话》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史话
    话说南陵
    三国时期的三位春谷长
    孝子何琦
    李白在南陵
    王维与南陵
    杜牧在南陵
    北宋有识隐士陈翥
    《鲁迅全集》提到的南陵学者…
    显谟阁大学士徐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