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南陵旧时旅栈业            【字体:
南陵旧时旅栈业
作者:龙子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16    
  南陵史话
   
    南陵旧时旅栈业
    龙子
   
    南陵是一座古老的繁华县城,来往客商众多,旅栈业随之兴隆,从简陋的歇脚小店,到高级公寓,不下几十家。其中有东美旅馆、海泉客栈、东南饭店、社会公寓等。
    东美旅馆¬座落东城外,大门外两侧墙上浮雕“绅商学界、仕宦行台”八个大金字。旅馆前后三四进,有楼有阁,幽房别院,桌案明净。主人刘绍先,念过几年书,一生浪荡逍遥,吸鸦片、嗜赌博,娶了三房妻妾。当时开旅馆亦颇不易,由于来往人员复杂,流氓兵痞,借故滋事,稍不如意,即寻隙闹事。为了适应复杂的社会环境,他投帖拜在芜湖“大”字辈的青帮袁仲轶门下,排行“通”字辈。从此,刘绍先在泾南一带大开香坛,广收门徒,县府有的官员也拜在他的门下,一时名震遐迩,不但旅馆开得兴旺,而且还成了南陵的头面人物。
    大同客栈¬座落东门大桥西边,房屋、陈设虽不及“东美”旅馆,但房屋多而宽敞,可堆货物,后面院落大,可拴骡马。加之地近漳河羊滩,一些合班戏子,走江湖、玩把戏的团伙,人多道具多,都愿在此安歇。
    海泉客栈,位于叶家巷、小南街,店面高悬白铁红字大招牌。房屋小而精,前后两进,中有小院,后为厨房,门窗均对小院,光线明亮,空气新鲜。院内平铺石板,有花圃盆景,环境幽静,地处闹市后巷,却无嚣杂之声,仅有四个房间,住的客人全是乡绅、财主。经理李鸿儒,颇有文儒之态,很受绅士们青睐。由于住客少,膳食好,弋江、蒲桥的王仲新、杨筠青、章集贤,奚滩、张村的桂祥麟、张镇原,宋桥、葛林的宋则要、琚英等进城开会、办事,都住在海泉。
    东南饭店,老板名叫张荣,原是县衙法警,拜在旌德“大”字辈陶行宏的门下。张身材矮胖,貌不惊人,收的门徒大都是偷鸡摸狗之辈、土匪强盗之流。他在县衙当差,上下勾结,朋比为奸,红极一时,晚年洗手经商,在模范街开设东南饭店。饭店房屋不多,临街是平房,中堂可停放轿子,东为账房,西为店主宿舍。后有上下两层楼房。平房与楼房间有画廊式过道作饭厅,画廊侧是花圃。楼上楼下十室两厅,均油漆一新,明窗净几,空气清新。因东南饭店紧邻县衙,来往投宿的多为巨贾富商,官员乡绅。
    维新旅馆,位于原大众电影院址。西靠香由巷,后止小塘边,前临模范街,有空旷大院,院后有一排旧式平房,系湖北会馆公产。辟为旅馆,收入亦作会馆福利开支。经理许国治,在文庙街商界颇负盛名,经营旅店亦很得法。因地址靠近县衙,住宿者多为来城办事的官员。旅馆内厅堂宽敞,可作结婚礼堂,抗战胜利后,很多人在此举行婚礼。湖北籍的知名人士柯谷鸣、罗绍英、高德明等,每年秋季为同乡公益事业在此开会。
    西南饭店¬,地址在原县武装部西边。民国34年(1945年)冬,我军游击队在农村频繁活动,一些劣迹昭彰的地主恶霸纷纷龟缩县城。刘店乡栗树山洪村地主洪世春,因县长罗立光曾住过他家,他又与国民兵团副团长方佩玉有过交谊,借势租赁何湾乡地主何海奎储存谷物的仓库和垄坊,开设西南饭店。洪世春的老婆能说会道,善于逢迎,年过不惑,风韵犹存,常以色勾引接待来宾。旅店因此招揽不少顾客,生意兴隆。
    民国37年夏,方佩玉结婚,香巢筑在西南饭店,洪世春夫妇为他安排新房,添置家具,大献殷勤。以后,罗立光及县府高级人员常到西南饭店赴宴。洪世春仗势得福,出人头地,红极一时。
    社会公寓。抗战胜利后,县政府增设社会科,意图做点社会公益事。孤老院无钱办,街上尽是讨饭人。救济院虽然有,也只能发放“美援”旧衣服。当时各县都办社会公寓,南陵县政府空叫一两年,直到民国36年,干训同学联络站发起捐献办旅社,租了歇业的东南饭店,改名社会公寓,一举两得,也为社会科排了难解之忧。
    为办好社会公寓,县府规定乡镇干部来城开会,必须住社会公寓,省府来人亦在此投宿,故社会公寓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民国37年冬,国民党刘汝明部队败退,驻在南陵,强占社会公寓为该军政工处,社会公寓就此歇业。
    施万茂饭店,¬开设在新壁巷西边(今皖南茶庄),老店主施万茂是无为县人,水灾后迁来南陵。他为人忠厚,待客诚恳,给人以宾至如归之感,全家人勤劳操作,以店养家。饭店不大,房间不多,设备简单,因服务态度好,四方商贾、乡绅名士都愿住此。丫山的孙奎、孙继楚,何湾的何荣如、何海奎,戴汇的张玉山、孔静涛等名绅、乡长、参议员都经常光顾。饭店宿食清洁卫生,服务热情周到,甚至为客洗衣、洗鞋,不收附加小费。雨天,备有木屐、纸伞,方便客人上街、赴会。客人离店时,遗留的衣物,分别保存,待客来取,所以饭店生意甚是兴隆。
    集贤饭店,这座北街较大的饭店,是北乡绅商人士常住的老店。“少长咸集,群贤毕至。”颇合饭店命名。黄墓的邓象山、俞廷凯,金阁的陶文楷、茅安国,仙坊的夏修文、王植槐等来城开会、办事,大都住此。因饭店临近漳河,船户客商,便于接洽船运,亦爱住此。
    以上旅馆饭店,大都有一定的社会政治背景,不是帮会、会馆的头面人物开设,便是与官府衙门有关,真正是纯生意性质的旅店,为数甚少。此外,像周和记、悦来、中华、胜利、东升、来安这些小饭店,住的大都是肩挑行商穿草鞋的客人,一宿两餐挤统铺。
    旧社会的旅馆饭店,都有一套陈规陋习,什么旅客须知、茶房守则,都张贴室内。而茶房(服务员)却无工资待遇,只有旅客给的附加10%的小账。
    抗战前后,警察局配合驻军组成军警稽查处,晚上九时,军警武装整齐,打着旗号,上街巡逻,检查旅馆饭店,进门设岗,带队军官入坐账房,查看登记簿,对照旅客证件,账房会计则笑脸相迎,献烟敬茶,另外送几包好烟。否则,便借故寻隙,不但旅客不安,也给店主带来麻烦,店主只好出面赔礼道歉。东美旅馆、西南饭店、社会公寓因为有后台背景,此类事情自然不会发生。至于那些无名小饭店,军警们不但查证件,还要查货物,小商贩好话说尽,还是要送点黑礼,方可罢休。
    南陵盛产稻米,秋收后,芜湖米市商人纷纷来到南陵,住进旅馆,洽谈生意。茶余酒后,不无寻乐消遣,麻将、梭花(扑克),尽客所喜。有的旅客通过茶房和女佣找来暗娼过夜也是常事。
    (《南陵史话》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史话
    话说南陵
    三国时期的三位春谷长
    孝子何琦
    李白在南陵
    王维与南陵
    杜牧在南陵
    北宋有识隐士陈翥
    《鲁迅全集》提到的南陵学者…
    显谟阁大学士徐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