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五大财团的兴衰            【字体:
五大财团的兴衰
作者:南陵县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17    
  南陵史话
   
    五大财团的兴衰
    南陵县文史办
   
    在清王朝行将覆灭的动荡年代,中国的封建自然经济在外来势力冲击下逐渐解体,资本主义近代工业日趋发展,遭受战争破坏和苛政摧残的广大农村,经济濒临破产,人民流离失所,土地兼并日烈,统治阶级内部新老接替,兴衰瞬变,少数投机致富的新贵于是应运而生。我县的朱“云谷堂”、朱“继范堂”义庄、江“三立堂”、吴“维政堂”、徐“宝经堂”就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出现的五个新兴的地主豪族。
   
    一、朱云谷堂
    朱二太爷(俗称,名不详),是湖南省长沙县人氏。他本是一个不第秀才,曾在长沙县一官府内教书。该官府是个久年财主,家存稻谷多仓。经连绵阴雨,仓面稻谷吐芽,新谷又临登场,但无粮商问津,朱颇焦虑。一日,这官府的太太与朱二太爷在闲谈中,言将稻谷贱价卖给朱,售后还钱。朱接手后开仓粜谷,谷芽仅浮于薄层,内层实为优谷。时值青黄不接之际,市场粮价陡涨,朱得厚利,遂弃学经商,继之以茶商、盐商等出市。经管范围,由长沙县发展到湖南全省并及九江、芜湖、南京、上海等地。由于南陵田土广而肥沃,素称“鱼米之乡”,朱询悉后约在清同治年间(1862~1874年),来南陵购置田产,并在县城北街(原粮食局榨油厂)破土筑起堂屋¬——朱云谷堂。其堂名乃梅谷如云,获其发家之意。
    常国治,湖南省长沙县人氏,与朱二太爷是亲戚,应朱之邀来南陵,负责朱云谷堂筑屋建仓诸事宜。堂屋筑成,朱二太爷聘常为管事,常经营管理有方,在南陵增购田土,扩展仓容。共建城仓四座,每座六至九间,可堆存稻谷三、四万石;建乡仓八处,即东、西、南乡的五仓(今麒麟桥五方村)、蒋仓(今蒋湖叶)、郭仓(今工山镇栗阳村)、牌仓(今工山镇山峰村)、春福堂仓(今童村街)、高垱仓(今三里镇林塘村)、芬仓(今三里镇峨岭村)等。堂子内设管事、管帐各一人,跑庄四人,长工四人,炊事员二人,门房二人,马骡饲养员二人,共计十多人。这些人均系从湖南聘来的东家亲戚或有瓜葛者,日常食宿在一起。又饲养马匹数骑,供办事人员下乡踏勘水利、灾情、庄房修建等之用。此是朱云谷堂的初兴时期。
    朱云谷堂鼎盛时期,所核田产约达两万五千多亩。平均每亩租额(老秤,下同)一百四十二斤,全年可收租稻三万五千多石。年收入除付聘用人员工资以外,剩余款随帐寄东家。东家每年派人来陵,审核一次帐目。帐目审查完毕,其人员留住一月或数月,帮助管事商办堂内一切应兴应革之事宜,如水利兴修等。
    朱二太爷死后,朱云谷堂由朱氏继承。朱氏儿辈分居,朱云谷堂划分为中记、和记。中、和二记各设管事一人,跑庄各二、三人,其他还是原班人马,膳、宿仍在一起,只是管事先后更替,如刘云槎、李白坚、周麓秋、盛万钧等。收入交纳,以及东佃关系仍按原例。民国20年(1931年)左右,到朱氏第三代子女,有迁居上海租界的,有坚持乡居的;家产或多或少,或盛或衰;有的甚至负债卖田,家业开始衰败,田产减少到二万亩(中、和二记共有)。中记管事是常碧如,和记管事是常宇和。民国23年南陵遭受大旱,堂内事务繁多,纠纷不断,后又因日寇侵犯南陵,两记管事二常均逃回祖籍湖南省长沙县。中记管事由黎南青、黎南福相继代理,管帐为郭成名;和记管事由李少生代理,彭少其管帐。此后八年,上海与南陵两地睽违,音书难通,土地歉收,朱云谷堂逐渐衰落。
    民国34年秋,日寇投降。逃回湖南长沙的原管事常碧如、常宇和于民国三十五年齐来南陵,更换人马,欲重整旗鼓。民国36年,和记由东家派来李芳芝接任管事,李因初来南陵,社会人事关系不熟,全堂外事由常碧如一人料理。此时,朱云谷堂更名为“馀园”,有田产一万八千多亩,全年租稻可收两万五千多石。其中和记有田产万亩左右,另万亩田地有售外姓的,有随同各房小姐陪嫁的,但只更动田主,仍由该堂代管。如和记就有十一户东家,即明志、笃志、韫和、伟和、嘉福、庆云、颐德、九余、颐芬、李芬、韫芬。其实朱家只有四户,其余都是外姓托管。各东家为满足私欲,竞相对佃户横征暴敛,只顾勒索于秋收,却不愿扶持春种。佃户无法度日,前往堂子找管事的,东家与管事沆瀣一气,置之不理,还凶狠地向佃户逼租逼债,尤其是年关佃户啼饥号寒,告贷无门,东家与管事逼债更紧,贿买乡丁拿佃勒租,并加付乡丁出差费。中记佃户汪美学、孙左林就是在年关惨遭武力拿佃勒租的二例。
    朱云谷堂为挽救颓势,见强压手段无效反而激起民愤,故在1949年假扮“慈善”,采取按情换批割欠,打击二东家(即二地主)的剥削行为,对佃户在物资经济方面给予支持等办法,妄图重整家业。
    1949年4月20日午夜,中国人民解放军突破长江天险,4月22日,南陵解放,朱云谷堂敲诈人民血汗的管事仓惶潜逃。云谷堂由跑庄常悦民和长工肖五爷(名不详)维持,将仓库存稻六千多石交给人民政府,按户退还佃农欠租条据一千余张,计约欠租稻五千多石。至此,朱云谷堂宣告彻底瓦解。
   
    二、朱继范堂义庄
    朱宗凑是泾县东乡黄田村人氏,在清道光年间(1821~1850年),因候选知府花翎道衔加三级,赠通奉大夫,又以建造考棚,特赏正一品封典,赠光禄大夫。朱宗凑在江西省任知府期间,陆续在泾县漕溪购置田产三百余亩。并在江西吴城开设“老城长记盐号”,家道日兴,并在南昌筷子巷兴建了住宅。朱宗凑死后,由其长子朱幼鸿,次子朱树斋继续经营。朱氏二人除在沿江各口岸开设盐号和十二家当铺外,还发展到江苏全省,并在上海英租界戈登路等地置房产,开创裕丰纱厂、裕通面粉厂。
    朱幼鸿、朱树斋为了扩展基业,遗润子孙,于光绪年间陆续在江苏省常熟县购置棉田两万余亩,在当涂慈湖购买田产一千三百余亩,在南陵先后购田产八千余亩。为附庸文雅沽名钓誉,他兄弟俩根据宋朝范仲淹周济乡里之举,将在南陵购置的田产管理机构定名为朱继范堂义庄(堂址在今北门粮食局麻袋库)。在南陵,朱幼鸿、朱树斋二人各有田产三千多亩,其余一千八百多亩田归族所有,即归朱继范堂义庄。
    朱继范堂义庄始创初期办事人员不力,在朱村的田产中,部分买了空差,并无实田。在民国2年(1913年),朱瓒臣、胡福生、朱太源、朱普进以及勤杂等七人来南陵接管朱继范堂义庄。民国23年朱继范堂义庄所有田产分布情况:东乡蒲东三百余亩,蒲西二百多亩,均设一庄子,庄头王有富;长乐乡一带九百余亩,设一庄子,庄头王旺影;东南乡七里湖至安山头七百余亩,设一庄子,庄头王继玉;东北乡草屋刘至凌村一带八百多亩,设一庄子,庄头朱子木;下北乡仓溪至龙泉山,一都、二都约一千七百亩,设一庄子,庄头酆有勇;北乡麻桥、三都一带五百多亩设一庄子,庄头魏生福;六都二百五十亩,未设庄子;赤岭、桂镇、百果陈一带一千六百五十亩,设一庄子,庄头杨少卿;西乡童村街、五冲、五里庙一带七百余亩,设一庄子,庄头江辉南;南乡峨岭卞村八十多亩,牌楼三百多亩,大贡冲二百多亩,设一庄子(庄头姓名不详)。庄子事务,如水利兴修,庄屋修理,灾荒歉收等统统由庄头向管事呈报,尔后由管事派员下乡踏勘,按情分别处置。
    朱继范堂义庄田亩租稻一般都是定额,豆麦三季的上等田亩,每年每亩租稻一百五十斤,次田每亩每年租稻一百三十斤至一百二十斤(均系老秤)。每年稻收以后,佃户把风干扬净的租稻送城入仓,朱继堂对送租稻者供应中饭和茶水,对较远的地区的佃户适当补以脚力。对欠租不缴的,起田另佃,以佃田时的押板费扣抵所欠租稻价值。在正常年景下,每年租稻收入约在一万多石之谱。民国八年,朱继堂在南陵西街(原县政府大门东侧)开设“长济质”当铺,每年青黄不接之际,农村春耕需款,则出售租稻,充实“长济”资本,供其发放高利贷。秋收季节,收回本利后,将钱款汇交上海总号,统一结算。
    抗日战争爆发后,长济质当铺关门歇业。民国28年朱瓒臣死去,其子朱普敞继任管事,由于时局恶化,交通阻塞,同上海管理处失去联系。自民国31年起,朱继范堂义庄开始衰败,逐年出售田亩接近两千亩,到民国34年抗日战争胜利以后,上海管理处派朱达斋接管时,仅剩田产约六千亩。解放后,管理人员星散,所剩田地房产回到人民手中,从而结束了朱继范堂义庄在南陵的欺压和盘剥。
   
    三、江三立堂
    江三立堂建于清朝末年。创建人为江汉珊,旌德县江村人氏,其父辈原居住南京市经商。江汉珊原有兄弟四人,他排行居末。晚清光绪年间中过进士,又曾到日本留学,攻法律,回国后曾任过推事(当时已有审判厅,推事相当于审判员),后又任芜湖道尹。
    江汉珊之长兄幼年夭亡,二兄名不详,三兄江汉卿。两兄承袭祖业,在南京经营杂货店、布店。后因江氏兄弟三人年事已迈,不能继续经商,其家产急待移继。三兄弟听说南陵在太平天国战事后,土地荒芜价贱,每亩田售价只二百斤至四百五十斤稻谷(老秤),遂将南京商业逐步收歇,以历年经商资本和做官所得之财,到南陵购买了四千多亩水田。兄弟三人以二兄的立功堂、三兄江汉卿立言堂、江汉珊的立德堂合而命名为江“三立堂”(堂址北街原城关粮站)。
    江三立堂是江氏兄弟在南陵田产的总管理机构。建堂初期,由江汉卿主持,也就是第一任管事。堂子是陆续购买旧房,加以维修改建而成。稻仓有朝西大仓库七间,每间仓容稻谷一千石;朝东小仓库十余间,每间仓容稻谷五百多担左右。小仓库主要是解决圩乡租稻不干,调剂翻晒换仓使用。另有朝南的办公室、会客室及住房五大间,朝北宿舍五小间,厨房柴屋等十余间,总共四十余间。堂内有大小院子各一个,后门外有晒场一块,南面有小花园一座。大仓库南头有四间客房,专供东家来陵时休养居住。整个江三立堂面积占地约六亩。
    江三立堂在第三任管事方吉堂(家住南京)时,增购了二百多亩田,合计田亩五千亩开外,分置于东、南、西、北四乡。下东乡是圩田,在东七连圩,庄头黄大启;东乡在八方王一带,庄头名不详;南乡在峨岭以南曹家冲一带,庄头李喜成;西乡靠近大工山一带,庄头陈正荣,后由王少棠继任;北乡田土在后港桥一带,庄头是王世海。庄头一般都是东家或管事信得过和比较殷顺的佃户兼任。庄头是世袭的,老庄头死了,由其后代继任,一般不予调换。他们虽然没有规定待遇,却握有实权,骑在佃户头上作威作福,佃户去留,由他们作主处理。同时,他们雇工剥削,贩运大米,投机行商,巧取豪夺。有名的庄头黄大启,佃江三立堂一百几十亩田,以雇工剥削,贩运大米到南通等地出售,高价获利而发财,竟购买田地达千亩左右,变成了二地主。凡庄头进城入堂,管事以宾相待,同桌吃酒。而佃户们有事来堂,则蹲在厨房里与大师傅、挑水、扫地的勤杂人员一起进餐。
    佃户佃田要由中人保证不欠租,取得管事的或东家认可后,交押板金承办租酒宴席,立租批,庄头方可佃田,堂子里基本不问。以往还有佃户送租鸡给堂子的定例,自第四任管事奚渊甫当权后,将原来的三十亩田一只鸡,改为每亩田每年出一斤稻作为租鸡稻。
    江三立堂的田产,从创建到解放前夕,没有大兴大衰,基本持平。
    民国37年(1948年)底,东家曾派人来陵重整江三立堂家业,妄想加以整治,以图东山再起。但这个美梦,为轰轰烈烈的土改激流所冲破。
   
    四、徐宝经堂
    徐宝经堂始建人徐乃昌,祖籍南陵上北乡汤村徐(今工山镇山峰村),是徐文达之侄。
    咸丰年间,徐文达先后任护理漕运总督、福建按察使。
    徐乃昌跟随其叔徐文达奔走于宦途,曾任江南盐运道。为建后代富贵基业,于光绪年间在南陵购置田产两千多亩,营造租稻仓库六间(可堆稻谷四千多担),建立管理机构¬——徐宝经堂(堂址设在原消防队)。
    徐宝经堂购置的田产分布在全县各地,其中峨岭几百亩,东北乡八、九百亩,设一庄子。佃户佃田除承租时每亩需交不等的押板银元,每年租额上等田每亩租稻一百六十斤(老秤),次等田每亩一百四十斤至一百五十斤,最差的田每亩一百三十斤至一百四十斤,全年可收租稻二千多石。
    徐宝经堂内有管事、管帐、司秤、跑庄、门房等十余人。第一任管事陈锡斋,第二任吴舜臣,最后一任王茂财。管理人员的月酬不等,管帐、司秤月资4至5元(旧币)。管事的月资要高一些,勤杂人员月资2至3元。吴舜臣、王茂财在任期间,通过索取租稻升溢积累,并以贱价租稻暗抬高价出售,再以原价汇给东家,且向东家慌报灾情,敲诈佃户等手段大发横财。吴舜臣还在徐宝经堂对面(今县医院宿舍),建造了一幢四进有花园凉亭的青砖瓦房,在何家湾一带购田二、三百亩,成了新的地主。
    徐宝经堂到了第二代人经手开始衰败。徐乃昌在民国初去世,一生育三子,长子徐子高,次子徐子九,三子徐子安。他在死前将田产分给三子。徐子九是纨绔子弟,吃喝嫖赌抽大烟,徐乃昌视其为败子,把最差的田分给了他。徐乃昌死后不久,徐子九把田产挥霍得干干净净,后来死于上海。解放时,徐宝经堂仅剩有田土千亩左右。在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中,这座盘剥人民血汗的地主庄园彻底解体。
   
    五、吴维政堂
    吴维政堂建立于清光绪末年(1908年),是泾县茂林人氏吴廷斌(号赞臣)独资购置的田产管理机构。吴廷斌(1836~1914年),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任山东巡抚,后成为官居一品的封疆大使。
    吴在任巡抚时就曾派人到南陵购置田产约五千亩,并在南陵设立田产管理机构¬——吴维政堂(未建堂屋。抗日战争期间,曾租住马家镇吴映堂家。抗日战争后,租住东门关口纪锡金家,每年所收租稻存于县城内各家砻坊)。取名原意是为了继承他在泾县茂林老家“亦政堂”之余荫,把富贵维持下去之意。
    吴维政堂是吴氏在南陵田产总的管理机构,由吴廷斌亲属管理,它有十多个大小不等的田庄组成。这些田庄大的拥田几百亩,小的只有几十亩。这是按当年买田时,一票田就是一个庄子,每个庄子都有一个庄头负责,佃户有事与庄头接头,再由庄头请示堂子管事办理。佃户承租土地,除承租时每亩交押板银元1至2元不等外,每年还要交租稻,租额一般是上等田亩稻谷一百五、六十斤,中等田亩稻谷一百三、四十斤,下等田每亩一百二十斤左右(均为老秤)。堂子按佃户分户列帐,逐年交租,不足部分列为尾欠,多年尾欠不清,堂子有权起田另佃。
    吴维政堂从兴起到衰亡只历了三代约四十年左右。1949年南陵解放时,只剩约二千八百多亩在土改中归还人民政府,这个封建地主庄园自此寿终正寝。
    (《南陵史话》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史话
    话说南陵
    三国时期的三位春谷长
    孝子何琦
    李白在南陵
    王维与南陵
    杜牧在南陵
    北宋有识隐士陈翥
    《鲁迅全集》提到的南陵学者…
    显谟阁大学士徐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