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民国初期的南陵工商业            【字体:
民国初期的南陵工商业
作者:李林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17    
  南陵史话
   
    民国初期的南陵工商业
    李林
   
    南陵气候温和,土地肥沃,资源丰富,素称鱼米之乡,这为工商业的发展提供了优越条件。清末民初,徽帮泾帮商人来南陵经商,江北各地手工业者亦到此谋生,故商业逐渐兴盛,手工业匠铺日益增多。抗日战争时期,南陵县城先遭日机轰炸,后因日军盘踞,商业横遭劫难,停业倒闭者过半;手工业匠铺亦多关闭停产,匠工流散,市场冷落萧条。抗战胜利后,商店与手工业匠铺,逐渐恢复生产。
    南陵县城关旧时商业市场主要集中在东、西、北三条大街,以十字街为中心。全城大小商店约有三、四百家。大商店多开设在中心区,如布店有吴复成、保大、保丰、文记、锦大等十余家;南货店有大吉昌、久余、正裕大、吴振兴、吴茂兴、福大等二、三十家;中药铺有陈东来、陈广生、春信恒等;香纸店有吴振源、古正源、刘松泰等;酱园有童益泰、凤泰元、王怡泰、德源等;茶庄有张源太、彭裕丰、蒋国发等;烟店有德记、和泰等;文具店有杨步云等;丝线店有刘万和、朗和泰等;书店有文香阁、启记书局……;广货店有利丰、俞祥泰等;银楼有陶、朱等店;木匠店有王万兴、李和太……以及糖坊、染衣店等;大菜馆有向阳春、富贵春等,浴池有小南园、大华、顺义池等六、七家;旅社有东美旅馆、大同客栈、集贤饭店等二十余家;中小型饭店、菜馆,错落于大街小巷,为数亦不少。
    有些大商店,不仅商品琳琅满目,而且门面装璜亦颇讲究。如陈东来中药铺的市房门面与内部设置完全仿造芜湖张恒春药店的式样建成的。商店多数是三间门面,门楼上有一块横匾,书某某商号,俗谓“万年牌”(即商店招牌)。招牌左右悬一副“吊牌”,每块直书四个金字,如布店则书“东西洋货”、“绸缎布匹”;什货店出“南北杂货”、“油糖纸张”等,其余行业均以本业特色而异。各商店的柜台大都横列,有的商店为了美观,将柜台设置成“L”字形,一端靠墙竖一块“青龙牌”(直立的),布店则直书“云霞组织”或“天机云锦”;烟店(黄烟店)书“熙朝瑞气”;南货店书“忆则屡中”等。柜台后面两端又竖两个圆柱,一个柱面直书“货真价实”,另一个书“童叟无欺”或“价廉物美”等字样。柜台内外均设架橱,陈列商品供顾客选购。民国二十年(1931年)后,京、广布店在柜台外增设玻璃台、柜,摆列各种样品,鲜艳夺目,招睐顾客。抗日战争时期,有些商店将柜台缩短,柜台外增设玻璃台、橱,既简便、又新颖。
    县内粮食贸易中心大多在北门城隍庙以北,惠民桥至龙汇桥一带。本县几家著名大地主仓库建在这里(朱云谷堂在今粮食局榨油厂;朱继芳堂在今粮食局麻袋库;江三立堂在城关粮站),加上私营砻坊粮行,故粮食贸易十分兴盛。其中著名的大砻坊有恒大、大有等二十余家;光绪末年,大有砻坊老板刘万财引进机器代替人力加工,俗称“机器砻坊”,每日加工粮食比原来增加数倍,营业额大幅度上升;粮行则有农和、裕昌、安吴等二十余家。
    南陵手工业主要为机坊、毛巾厂、织袜、打棉线等行业,长期以来均是个体经营,其中机坊户数量多,约有二百余家,织布机(木机)近千张。较大的机坊北门有许、王、程、聂、蔡等与西门王、李等姓三十余家机户,每户十多张机头。他们多数是江北客籍人,技艺娴熟,日产量基本上能满足城关市场的需求。在清末民初,机户是用手工纺的土纱,自染自浆,再织成土布应市;民国二十年后,才逐渐用细纱(俗称洋纱)织布,产量倍增,机户获利较厚,生活也逐渐富裕起来。
    织毛巾的约有二十余家,较有名的是东门史华兴毛巾厂,该厂毛巾质优价廉,远销邻近各县。手工织袜机在民国二十年后始有。抗战胜利后,织袜业日益发展,并传到乡村集镇。打棉线、织带等行业也有几家。
    木竹行业的匠铺以师徒关系、亲戚关系组成的较多,县城大木铺有姚、刘、王、李等六、七家,各家均雇佣一些工人从事生产,主要产品有风车、木掀、衣橱、花板床、棺材等;竹器店以手工编制筛、箩、簸箕、篮子等。当时有一位姓蒋的老师傅,技艺精湛,他编出的席帘花纹美观,还能编织各种字与鸟、兽等图案,受到顾客好评。
    雨伞在抗日战争时期,是用棉纸涂桐油做成,当时城关有十余家伞店,后来大部分改用布做,产品坚固耐用,轻便美观。
    缝纫业客籍较多,清末民初,城关裁缝店极少,以手工为主,上门缝衣,以日计工。三十年代,城关的姚、李、张等姓裁缝购置缝纫机,在街上开设门面,承接来料加工。建国前夕,城关缝纫店增多,达二十余家,有的开始制造服装出售。
    皮革行业在民国初期以做皮靴、木屐出售,皮匠替人上鞋为主。家庭大都自作布鞋,涂桐油请皮匠钉上钉称“钉鞋”,作雨鞋用。后来胶鞋流行,新式布鞋倾销市场,许、张等八、九家皮匠也仿造芜湖魁升斋鞋厂制各种布鞋出售,皮匠仍替人上鞋与修补胶鞋营生。其余如铁、锡、铜、杆秤店、糖坊、豆腐坊等行业,大都资本微薄,规模很小,生产工具落后,技艺沿袭祖辈,店与作坊在一起,一炉一户,一师一徒,勤劳操作,以微薄的收入维持生活。
    手工业经营受淡旺季节影响较大,民间曾流传着:“立冬晴,皮匠老婆要嫁人”(意谓立冬天晴,冬季少雨雪,皮匠生意不旺,生活困难);“裁缝过冬累死牛,裁缝过夏不如死了罢”;“柳树落叶,篾匠作孽”等。在议购原材料方面亦是旺季价格抬高二至三成,而淡季山货店又杀价收购竹木制品,因此木匠与蔑匠吃亏甚至蚀本是常有之事。
    旧时城关地区合股经营的大商店,招牌不带姓氏,有正副经理各一人负责店内全部责任,俗谓“管事的”,独资经营的大、中、小商店,均以姓氏取店号,多数是资方老板掌握店务,少数资方聘请善于经营的老店员为经理,担负店内一切责任。旧习每年于农历正月初七日前两天赴店饮宴,名“吃定工酒”。过了初七即上工。商店收学徒,俗谓“学乖”。学徒进店之前,必须办一桌丰盛酒筵,宴请老板或经理与老店员以及介绍人等。宴后写一张投师字据,明注期限。旧习,学徒期三年,有伙食无工资,每月给学徒“三头六澡”钱(每月剃头三次,洗六次澡)。期满后,学徒谢师一年(仍有食无工资),岁终老板赠若干钱以表示对学徒爱护之情谊。其后如本店继续佣工,其工资则逐年增加,若到其他店工作,本店也不强留。学徒的职责,每天早晚为店内做杂活,营业时,拿烟敬茶,招待顾客,并学习老店员经营方法与熟悉物价,晚上闲时学珠算。秋收时,出门讨账,要背秤带账簿听从老店员指使。
    商店老板都想发财,迷信思想浓厚,每年除夕为家中供奉的木雕像洗澡、敬香,名“送财神”;新年正月初二清晨再向财神像叩首敬香,称“接财神”。此外,每月初一、十五日,店老板或经理除在财神像前敬香外,还在大门前烧香、化黄裱纸,祈求神灵保佑。早上营业时,头一笔生意不赚钱亦要成交,否则,意味着一天生意不顺利。
    旧时市场物价不一,有“漫天要价,睡地还钱”之陋习,同时还有“人无笑脸休开店”之说。顾客临门,笑脸相迎,即使生意不成,亦婉言诚辞以希日后光顾。那时商家有“生意不成仁义在”之说。其次是讲究信誉,不短少尺寸和斤两,糕点作坊加工的食品,都以质量为重,以货真价实赢得顾客的信任。但也有少数商人,欺诈消费者。当时商人中有句俗谚:“做生意不要慌,一天只要遇到三个呆婆娘”。有的顾客家里办喜事买布较多,带着裁缝师傅看布还价。
    砻坊、粮行等行业,执秤的人有一套诡谲手段,购进时,手按秤上吊绳,秤杆向下低垂好看,其实比上翘要多秤几斤;有的一杆秤,两面星,一面大,一面小,称进用大的一边,秤出用小的一边。做粮行的人,买卖价格用数,有暗语,别人不知;还有是一杆秤,两个砣。当时商界曾流行着“做生意不说谎,坐倒没得讲”,“宁作三分假,不作一分真”、“低头斩肉,抬头看人”等说法。但群众对奸商也有评语,如“无商不奸”、“鬼迷熟人”、“只有错买,没有错卖”、“货买三家不吃亏”等,可谓是顾客的经验之谈。
    (《南陵史话》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史话
    话说南陵
    三国时期的三位春谷长
    孝子何琦
    李白在南陵
    王维与南陵
    杜牧在南陵
    北宋有识隐士陈翥
    《鲁迅全集》提到的南陵学者…
    显谟阁大学士徐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