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新四军军部在土塘            【字体:
新四军军部在土塘
作者:南陵县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19    
  南陵史话
   
    新四军军部在土塘
    县文史办
   
    军民鱼水情深
    民国27年(1938年)农历五月初三,新四军东进抗日军长叶挺率军部从歙县岩寺来到南陵土塘。同年六月初六,军部迁往距土塘十五华里的泾县云岭。土塘接着又迎来了由傅秋涛、江渭清同志率领的一支队老一团。
    同年农历四月,新四军第一支队教导队教导员胡大鹏,带着三个身穿灰布军装的副官,骑着骡子来到吕山,找到当时任甲长的顾正明。顾正明询问后得知他们是国共合作的新编第四军,是为即将到来的部队安排住房的。于是介绍他们到有两间楼房的土塘去,自己并不敢陪同,回到家里,父告诫他说:“是非天天有,不听自然无,你能摸清他们是什么人?”受够了国民党军队祸害的群众,哪敢打听,避而远之,耽心惹祸。
    农历五月初三,土塘一带群众看到大队人马开来,家家惊慌不已,青年男女全都纷纷离家躲避。妇女们集中隐蔽在大祠堂里,不敢露面。然而,新四军到来之后,村子里却出奇地平静。胆子大的人出来看看,只见这些当兵的正在帮他们扫院子,收拾猪圈鸡笼;屋里没留人的家,门依然反掩着,战士们宁可在屋檐下宿营,也不进屋去。当时腿上患了肿毒而未走的农民陶方义,正惊恐不定的时候,一个战士走上前来,亲切地问他为什么不去医治,并马上送他到部队卫生队包扎上药。第二天,陶方义买了只鸡要去谢情,部队说什么也不收,说:“我们是新四军,是红军,人民的军队,和老百姓是一家人。”消息传开了,人们放心了,纷纷返回村庄。
    不几日,军部召开盛大酒宴,挨户邀请群众赴宴。宴席上,部队领导向土塘人民一再致谢,并宣传抗日道理和新四军的纪律,以及与老百姓的军民关系。宴会上,村民兴奋异常,军民频频举杯开怀畅谈。
    这时随邓子恢同志住在古城上金村的战地服务团文工团,为群众献上了丰富多彩的文艺演出。他(她)们搭土台,挂汽灯,在沈亚威同志的指挥下,唱歌、演话剧,启发群众的阶级觉悟,激发抗日热情。
    部队除出操、训练和执行军事任务外,就修桥补路,帮助群众做好事。安吉和土塘的各条小路,杂草荆棘丛生,部队来后,铲除得光光净净;麦子登场之时,战士们帮着抢收抢打;村前屋后的环境卫生,天天都有驻军值班打扫。住有军队的人家,柴草和饮水几乎都由战士包下。群众发自内心地说:“开天辟地哪有这样好的军队!真是人民的子弟兵啊!”新四军到土塘不到十天,军民就打成一片,犹如鱼水,建立了深厚的情感。
    在部队的宣传和实际行动感召下,当民运部派陈洪同志来搞群众组织发动工作时,人们纷纷报名参加。十八岁至四十五岁的中青年,参加地方民兵组织自卫队。十八岁以下的少年组织儿童团。同时,还分别组织了农抗会、妇抗会、青抗会。除极个别大富户未获准参加外,土塘一带参加抗日的群众组织有一千多人,三里等地参加的人更多。儿童团担任放哨、盘查过往陌生行人和配合部队开展文艺宣传鼓动工作;自卫队担负配合部队侦察、组织担架队、运输队,接受军训,协同作战;妇抗会担负做军鞋,护理伤病员等工作。
    五月二十六日,陈毅也来到土塘,他很关心自卫队的组织和发展,在他的动员下,顾正明的弟弟顾正斗光荣入伍加入新四军。同年六月二日,陈毅率部到苏北敌后,临行,顾正明一直把他送到竹坑小河沿。
    民国29年,日寇两次进犯土塘村,自卫队奋起参战,担负了带路、放哨、抬送伤员和前线阻击任务。
    当皖南事变发生前夕,我新四军被迫撤离时,许多自卫队员参军入伍。仅土塘村就有几十名,其中七人在皖南事变中壮烈牺牲。
   
    欢送叶挺军长
    新四军在土塘期间,叶挺军长当时住在土塘徐恩禄家。他平易近人,下午常到涌珠泉洗澡,从不设岗布哨,过路老百姓都跟他亲切招呼。他在土塘一共召开过两次群众大会,一次是民国27年5月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发表节日祝贺和宣传抗日救国;一次是主持祝捷大会。叶挺常穿一套灰布军装,佩戴整齐,有时也穿西服,戴共和帽,提手杖。他话语不多,简短有力,常和江渭清同志一道来到群众中间,与群众亲切交谈。
    同年农历六月初六,因土塘大旱缺水,部队生活不便,加上离公路太近等原因,军部移驻泾县云岭。当老百姓得知叶军长要离开时,依依不舍,纷纷商谈组织欢送。六月初六这一天早晨,数百名群众自发地敲着锣鼓、带着鞭炮,还抬了两乘轿子来军部送军长去云岭。不料副官告知,叶军长为不给群众添麻烦,清晨就起身走了,还特意和马夫换了衣服,让马夫骑着马,自己步行执缰,一步步走向云岭。群众懊悔来迟了,执意要去云岭见一见军长。轿子便抬上两个伤病员,敲锣打鼓来到云岭。此时叶军长正在部队大礼堂主持会议,脱不开身,便嘱副官向群众致谢,并热情接待,土塘来的群众被挽留下吃了顿酒,每人还发给两角“小牛票”。人们至今还无限深情地说:“我们的叶挺军长跟我们真是心连心,一家人。”
   
    英勇抗战建奇勋
    新四军军部来到土塘、云岭后,在宣传发动民众抗日救亡的同时,英勇抗击日寇。民国28年,驻在南陵、繁昌一带的新四军三支队取得繁昌反扫荡胜利,文工队谱写了歌曲《血战繁昌》,在土塘广为传唱。歌词内容:“反扫荡,反扫荡,一年大捷,血战繁昌,壮烈牺牲我吴副团长(指三支队六团副团长吴昆同志)……”同年在土塘附近发生的两次较大规模的对日作战,新四军奋勇杀敌,前赴后继,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取得对敌作战的胜利。
    民国29年农历三月十八日,日寇出动兵力二千余人,一路四百余众由汉奸丁发元带路,进犯三里店,妄图袭扰我云岭军部。十九日,日寇飞机多架先行轰炸在土塘的老一团团部。飞机来临之前,号兵吹号报警,战士们挨门逐户将群众护送到山洞隐蔽。飞机在土塘投下三枚炸弹,人员无一伤亡。上午九时,日寇骑兵由三里店向土塘第一道屏障父子岭进攻,侦察连连长孔诚从望远镜中发现了鬼子兵,即派通讯员去土塘团部报告。老一团新兵营在营长汪星华的率领下,以及闻讯由金坑赶到的一个连,于父子岭奋勇反击,在车山展开激战。敌机狂轰滥炸,鬼子猖狂进攻。新四军据山固守,战斗空前激烈,敌人伤亡累累,始终不得越前一步。血战八个小时,敌人伤亡三百七十余人。日寇见攻势受挫,惧怕被我围歼,拖着伤兵、尸体仓皇向烟墩、青阳方向溃逃。残敌途经大坟山时,山上有新四军一名受伤战士,他见山下有四十余日寇骑兵,便甩出最后一颗手榴弹,炸死炸伤敌骑多名,自己壮烈牺牲。乡亲们被他的大无畏精神深深感动,为这名无名英雄筑坟立碑。
    父子岭战斗结束,农抗、妇抗、青抗会分别召开会议,对战斗进行了总结。之后,叶挺军长主持召开了隆重的祝捷大会。
    会议邀请了许多地方进步士绅参加,他们深为新四军的英勇气慨所感动,当场踊跃挥毫题字,发表演讲。其中题道:“英勇杀敌,大快人心。”“新四军坐镇皖南,老百姓高枕无忧。”文工队唱着刚谱写的《战斗在父子岭上》歌曲,人们高呼着“发动江南游击队,扩大人民自卫军”的口号,整个会场洋溢着军民抗日豪情,显示着必胜的信心。
    第二次大的战斗发生于同年农历九月初九。日寇为进犯我云岭军部,出动了总兵力一万多人,其中一路二千七百余人的步骑兵,由泾县北贡一个麻子汉奸引路,从三里草鞋店,经竹坑向云岭进攻。日寇沿途纵火,狂轰滥炸。这次战斗,叶挺军长亲临前线指挥,新四军饶惠堂营长率队阻击,军部凡能参战的人员全部上了火线。引路的汉奸刚摸上山口,即被一枪击毙。老一团扼守蜈蚣岭,血战两天一夜,敌寸步难行。在我军民合力痛击下,日寇损失惨重,被迫转向汀潭和大岭脚败退,而我部紧追不放,此路前后歼敌六百余人。剩下不到百人的日寇弹尽粮绝,窜至小岭国民党五十二师防区。但五十二师围堵缓慢,日寇又派遣四十二架飞机猛烈轰炸,打开缺口,致使残敌得以从泾县往宣城方向逃窜。此战,我方由于军民协力,英勇抗击,缴获甚多,日寇几遭全歼。
    新四军在皖南发动民众、浴血抗日的英勇事迹,却遭到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国民党反动派的嫉恨。民国30年1月,当我新四军为顾全大局撤离皖南北上时,何应钦、顾祝同秘密调遣八万兵力,围歼新四军军部,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
    事变发生前夕,江渭清同志代表军部在土塘、安吉召开告别皖南父老大会。文工团演出了反映被迫北上的话剧,演至高潮处,那悲壮的剧情,强烈的情感,使许多人热泪迸发。江渭清同志在讲话中沉痛地指出:“何应钦要我们过长江,是要我们去呛水!同志们,春节快来了,当你们吃年饭的时候,也许是我们吃枪炮子弹的时候。”他最后庄重地喊道:“我们新四军走了,但我们共产党是永远不会走的!”
    (《南陵史话》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史话
    话说南陵
    三国时期的三位春谷长
    孝子何琦
    李白在南陵
    王维与南陵
    杜牧在南陵
    北宋有识隐士陈翥
    《鲁迅全集》提到的南陵学者…
    显谟阁大学士徐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