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抗日时期的南陵县流亡政府            【字体:
抗日时期的南陵县流亡政府
作者:伍靖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19    
  南陵史话
   
    抗日时期的南陵县流亡政府
    伍靖华
   
    民国27年(1938年)农历正月十八和四月初四,南陵城关两次遭受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此后终日人心惶惶,人们纷纷疏散四乡,以保生命安全。芜湖沦陷后,日军侵袭南陵频繁,纷扰不息。民国29年9月,日寇入侵南陵县城,县长刘靖清率政府人员逃亡泾县孤峰。民国32年春,日寇再犯南陵县城,新任县长王建五逃亡至三里店、烟墩。日军先后两次掠走大量物资后弃城而去。
    不久,形势日趋紧张,县政府为防事变,将档案文卷,捆扎成挑,逃亡时枪兵押送。为防日军空袭,还临时移防香由寺办公。
    当时南陵的下东、北乡,几乎成为沦陷区,敌伪人员进进出出,各种势力盘根错节,情况复杂。县政府根据情况,成立了三个军事组织:即下东北六乡联防中队,任命张道政为队长;上东六乡联防中队,派县府指导员周组吾为队长,后改为南陵县东北乡办事处,周组吾任办事处主任;三里、戴汇一带的联防中队,由童村区长张如飞兼任队长,后撤销区的建制,改设三、四两个联队,以方佩玉、邓铁峰为队长。这些地方武装,名为协同乡保推行抗日工作,维护社会治安,实则增加人民负担,坑害了人民。
    民国33年4月,日军又侵袭南陵城关,县长王建五率领政府机关及国民兵团、自卫队等七百余人,集体向泾县逃亡。他们大路不敢走,只好从油榨垄、盘坑、百岭坑,翻山越岭,疲惫不堪地到达章家渡夜宿。第二天渡河在章村驻定,各单位亦在附近村庄及茂林择居办公。
    县城被日军侵占后,川军张昌德叛变投敌,建立伪政权。当时,国民党南陵县政府管辖下的只有何湾(包括丫山)、刘店、三里三个乡;绿岭、峨岭、奚滩只能控制部分保甲。
    民国33年,有三个流亡县政府(南、繁、芜)分散驻在茂林及其附近的焦石铺、章村一带。王建五常住章村。同年12月,罗立光与王建五在茂林办理交接手续后,接任县长,即向皖南行署汇报,准备将政府迁回县境刘店乡(烟墩)。翌年1月,选定刘店乡松树窠汪村为县政府驻地。调集三个中队分驻经村、刘店、桂村,形成倚角防卫。
    当时,县政府除军事武装外,办公人员不多,民政科长周哲民不愿到职,财政科长王文采辞职做生意。为节省开支,县政府几个指导员、科员采用集体办公、处理急办事宜。罗任县长期间,专横跋扈,主观性很强,他提出“实行政教合一,健全基层行政”、“行新政、用新人”等口号,首先将县府及乡(镇)公所的工作人员,一律改用“干训生”。乡长兼中心小学校长,教导主任兼乡教育股长,由乡长报请县府委任。保长兼保校校长,保队副、保干事、保丁各一人,由保内自行安排,报乡备案,酌付薪给,或免其家庭负担的夫役和杂捐。甲设甲长,由保长指派或联户推选。后因甲长无权无薪,还要向各户要捐、要夫、要壮丁,工作难做谁也不愿干,于是由保长遴选人员轮流担任。
    民国34年春,皖南行署召开各县“贤老”座谈会,张宗良发出请柬,邀请张和声与另一“贤老”出席。县长将请柬填写了张和声和孙伯辰。贤老座谈会上,张和声痛陈南陵苛捐杂税繁多,民不卿生,军队不能保民而是扰民,乡自卫队草菅人命,杀戳无辜,弃尸田野,碉堡上悬挂人头,县府竟漠然视之等等,罗立光因此受到行署训斥,对张和声心怀愤恨,直到抗战胜利,仍不能谅解,互相排斥。
    乡保工作人员的薪饷和办公费,由县政府根据省定标准编制预算,分摊到各乡公所征收,名曰“乡保经费”,后来物价上涨,又在乡保经费中另征“薪饷加成”、“米津折价”、“办公补助”等等,人民负担日重,压得老百姓喘不过气来。
    以后乡(镇)联队成立,枪枝弹药,服装薪饷,又向人民征收。捐费年年增,夫役月月有,老百姓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民国同年3月,由于共产党游击队在丫山一带活动频繁,罗立光为了解情况,骑着小黑马带着两个中队的武装,由刘店乡经合村直抵青铜南边区——何湾乡丫山,他拜访了丫山贤老孙伯辰,对地方治安交换了意见。第二天中午抵何湾乡,与地方士绅及乡保长座谈建碉堡、设木城,加强防守事宜。次晨即整顿自卫队作了临战准备,直抵童村街头。当时张昌德叛军有一连人驻守花山,童村街是他们巡逻区。叛军闻讯,倾巢出动,双方隔街对峙,经地方士绅出面调停,双方协定:今后互不干涉军事行动,共同对付共军游击队,双方在童村街都不驻军。罗率队当即离开童村到栗树山洪村宿营。罗立光结束了四天的走访,心情烦闷地回到了松树窠。
    县政府的自卫队兵源来自躲避抓壮丁的青年,三个中队整年不发饷,士兵衣衫褴褛,纪律涣散,士气不振,几乎没有战斗力,罗立光的县政府在松树窠艰难驻了八个月。
    同年8月15日,电台收到了“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讯息。罗立光接过电稿,始而吃惊,继而大笑,他万万没有想到日本侵略军会这么快就投降了。
    消息传出顿时山村沸腾了,茹苦含辛的善良百姓,逆来顺受的芸芸众生,燃放着鞭炮,敲打着锣鼓,到处是笑声歌声,欢庆胜利。罗立光鸣枪跃马,欣喜若狂。晚间,略备酒菜,与下级乃至士兵,频频举杯,相互祝贺。
    次日,国民党南陵书记长袁维民从茂林来到松树窠,与罗会见,计议迅速召开会议,准备还城并首先派人与商会联系,致函叛军副司令黄克立,探明敌伪动态。始悉日军已逃往芜湖集中,叛军经过张昌德的贿买钻营,摇身一变成了国军的“先遣军”,驻城待命。此时,皖南行署电令罗立光还城接收。罗与袁维民研究后,决定由东门入城。
    8月20天刚拂晓,县属机关及自卫队计约五百人集中在松树窠。上午7时,途经三里、峨岭,乡长和集镇居民在路旁燃放鞭炮,列队迎送,再由崇岭山绕道至东门思姑桥,只见商会已率市民举着彩旗,抬着几竹竿鞭炮,敲锣打鼓夹道欢迎。张昌德闻讯,立即派兵一营,荷枪实弹,奔赴东门城头,阻止前进。并声言没有“先遣军”张司令的手谕,决不准进城。罗立光即令大队长张白岩执亲笔信去找黄克立。经过黄的善言开导,张昌德同意将部队撤回,至此,逃亡十七个月的党政军各级人员,回到了故城。
    (《南陵史话》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史话
    话说南陵
    三国时期的三位春谷长
    孝子何琦
    李白在南陵
    王维与南陵
    杜牧在南陵
    北宋有识隐士陈翥
    《鲁迅全集》提到的南陵学者…
    显谟阁大学士徐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