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话说南陵            【字体:
话说南陵
作者:魏青平 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26    
  南陵史话
   
    话说南陵
    魏青平 李睿
   
   
    南陵,史称古之剧邑,山环水绕,风土清美;历史悠久,人文蔚兴。
    这是一块文明史源远流长的土地。根据考古报告,南陵县境内牯牛山、甘公城、狮子山遗址均发现大量石器、陶器,这证明至少在新石器时代,县境便有人类栖息繁衍。蔚为壮观的大工山古矿冶遗址,说明南陵是古代当之无愧的铜都,而青铜龙耳尊、云雷铜鼎等珍贵文物,则标志着南陵是我国铜文化的发祥之地。春秋时期,南陵属于吴地,秦时属鄣郡。西汉武帝元封二年(前109年)置为春谷县。南朝梁武帝普通六年(525年)始置南陵县。南陵县名的由来,众说不一。《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记载:“晋置南陵戍。南朝梁置县。”地名由东晋于沿江南岸赭圻屯所置南陵戍而来。南陵的字义应为地处江南陵阜间。此说较为合理。至于县城所在地籍山镇,古为青阳城。自唐长安四年(704年)南陵县治徙于此,历为县治。1956年名城关镇,2003年改今名。籍山乃工山余脉,本为县治所在的山丘。明万历年间,知县沈尧中相其形势,“礌石为台,建楼其上”,成为县治的凭籍。
    这是一片山水充满传奇色彩的土地。号称县治之镇山的工山秀削芙蓉,色凝螺黛。传说是女娲“奋补天之余技”,以一片青玉抛至江东而形成的。据民国版《南陵县志》载,晋人何琦曾栖隐于此修炼,终成正果;宋孝子李经亦庐墓于山麓。山腰有泉名“龙池”,传说岁旱祷雨辄应。西为鲤鱼峰,岩下石子皆为八角,金光夺目。《南陵县志•艺文志》所载《工山削翠赋》以夸张的笔法,描摹了雄奇高峻的工山。此外,四壁凌霄的马仁山也名闻遐迩,马仁山原名马人山,因山峰有的像人,有的像马,维妙维肖。唐贞元年间,当地居民惊闻石马嘶鸣,认为石马有灵性,于是改为今名。山的深处隐藏着云霞盘旋、仙气含蕴的乌霞洞。县西北有射的山,即笔架山。《太平寰宇》一书说它“望之似射侯因名”,意为此山远望像是古代举行射礼时竖立的箭靶子。当地居民常于新年的第一天以山色占岁,俗语云:“射的白,米斛百,射的元(元即玄,黑色),米斛千。”县西南烟墩的碧山,唐代大诗人李白曾隐居于此,诗仙对碧山十分喜爱,抒发了由衷的赞美之情:“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发源于县境内的第一大河是漳河。它的上游在澄清河与淮水合流,淮水之源是吕山之麓的涌珠泉,因泉涌如珠而得名。漳河之源是县南六十里的水龙洞,水自洞内喷出,声似洪钟,洞数重,宽敞如厅,洞壁上的钟乳石呈各种形态,如鬼斧神工雕琢而成。漳河流向平原地带,河身宽阔,水流清澈,在蓝天白云辉映之下,恍若一匹深蓝色的绸缎。邑人何一化的《文澜亭赋》以优美的语言,铺陈的手法,对漳水流经龙会桥的两岸景物作了淋漓尽致的描绘。
    县境内最大的湖泊为奎湖,湖中有九十九个汊,三道关,三道锁,湖中有七个土墩坐落,状如奎星。湖面水明金镜,湖边岸拂花柳。夜晚,当你在皎洁的月色之下,泛舟湖上,清风徐来,水波浩淼,菡萏亭亭,莲叶飘香,真是情趣无穷。《南陵县志•艺文志》的许多诗文及近年发现的《奎湖赋》,对旖旎的奎湖风光作了生动的铺叙。
    除了上述的“工山削翠”、“龙池布雨”、“射的占丰”、“漳水拖蓝”、“奎湖泛月”之外,著名的南陵十景尚有“青弋波光”、“峨岭横云”、“元观仙题”、“西溪积雪”、“南浦甘泉”等。
    在这片古老而美丽的土地上,出现过一批又一批精诚报国的志士仁人,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孕育了一代又一代风流儒雅的江东才俊。它记下了“雄姿英发”的风流儒将、曾任东吴大都督兼春谷长的周瑜的戎马生涯;留下了东吴大将黄盖风尘仆仆、访问圩乡父老的足迹,至今还流传着点将台、小乔墓、黄墓渡的佳话。在这里,有“大孝乾坤著”、“好古博学”的神奇人物何琦,有号称“十哲”之一、《全唐诗》收诗二卷的晚唐诗人张乔,有官至龙图阁直学士、为人“挺挺持正”的北宋名臣徐勣。在明代,执法如山、惩贪雪枉的铁面御史刘有源声震朝野,抗击倭寇、战功赫赫的龙虎将军沈炼威震敌胆,克尽劬劳、政绩卓著的县令沈尧中遗爱于民,为国事上疏切谏、为民困奔走呼号的廉吏何奎、许梦熊令后世景仰,而一生著述宏富却时乖命蹇的文学处士盛於斯则让人扼腕动容。在清代和近代,汪季超撰写《读史记十表》为《四库全书》编者称道:其为人狷介不俗,其学识卓然超人;徐乃光遵循民族大义,善解旅美华人争端,其外交不辱使命,其任职矢慎矢勤。徐乃昌编纂史乘,钩沉稽古,诚为弘扬安徽文化之先锋;梅光迪学贯中西,驰名欧美,实乃留美博士第一人。
    凡此种种,有案可稽,有口皆碑。正因为南陵有着奇山秀水,人文炳蔚,因而使得众多的骚人雅士、迁徒过客乐于前来,游览流连,并留下了一篇篇脍炙人口的诗文。上自鲍照、谢脁,中经李白、王维、杜牧,下至汤显祖、施闰章、查慎行、黄景仁,实乃不胜枚举。这其中尤以唐代大诗人李白、杜牧令人瞩目。根据清王琦编注的《李太白全集》及民国版《南陵县志》所收诗的分析,李白曾三次来南陵游览寓居,其咏南陵的诗共18首,其足迹遍及寨山、县治城北、仙坊村、烟墩碧山以及唐时属南陵的五松山、隐静寺一带。他在寨山写的《南陵别儿童入京》一诗素享盛誉,为研究李白生平和创作必读的经典之作。他在天宝元年奉诏进京前,和寓居南陵寨山的儿女告别,诗中洋溢着清新浓郁的生活气息,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寨山的喜爱。“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是千古名句,在海内外广为传诵。晚唐时代的宣州长史骆知祥曾将此诗镌刻在雄奇飞动的寨山崖壁上;千百年来,寨山的父老和石刻朝夕相处。令人深感惋惜和痛心的是,这一宝贵的石刻在1958年大跃进的年代竟被人为地炸毁,人们期盼着有志之士能将太白此诗重新镌刻在寨山之巅。
    晚唐诗人杜牧也与南陵有一段情结,他在南陵写有三首诗。著名的《南陵道中》脍炙人口,既展示了南陵水乡秋日柔媚的风光,又抒发了游子的羁旅行愁,为历代文人画士所激赏。杜牧曾游览清弋江镇,并亲笔书写“柳拂庵”匾额勒石,还在庵院内手植柏树一株。优美的诗章和参天的古柏相得益彰,为南陵胜景之一。
   
   
    让我们再从政治、经济和教育三方面来说说南陵的历史和人文。
    南陵人民富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在封建社会,农民反抗封建剥削和压迫的斗争此起彼伏。唐僖宗乾符五年(878年),本县农民参加黄巢起义攻打宣州,在南陵大败宣歙观察使王凝。清末,太平天国革命席卷长江沿岸各地,南陵人民纷纷参加太平军。宣统二年(1910年),本县两次爆发有数千人参加的抢米风潮,进一步动摇了清王朝的腐朽统治。
    南陵人民的英勇斗争在现代史上又谱写了新的篇章。民国15年(1926年)8月,共产党员俞昌准等受共青团中央派遣,返回南陵发动群众,策应北伐战争。11月成立中共南陵特别支部,民国17年1月,俞昌准在下北乡组织和指挥农民赤卫队起义,谢家坝的上空震响了武装暴动的春雷。
    在抗日的烽火中,不愿作亡国奴的南陵人民前仆后继,挥舞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民国27年5月,新四军军部在叶挺率领下进驻三里土塘,在南陵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潮。南陵人民紧密配合国民革命军狙击日寇,先后进行了马家园、父子岭、何家湾、仓溪等战斗,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和全国人民一道,赢得了八年抗战的伟大胜利。随着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土崩瓦解,1949年4月22日,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一部解放南陵,5月成立南陵县人民政府。从此,南陵人民当家作主,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新中国成立以后,南陵人民在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保卫祖国的斗争中,保持和发扬了光荣的革命传统。在抗美缓朝战争中,被誉为“万古青春”的英雄李家发将热血洒在朝鲜轿岩山的土地上,盛开出国际主义的烂漫山花。在援救唐山大地震中英勇牺牲的一等功臣周可玉烈士,其事迹同样感人至深。此外,在工业、农业、文教等各条建设社会主义战线上,都涌现出大量先进人物。
    南陵素有江南“鱼米之乡”之称,是芜湖米市的重要粮仓。土地肥美,物产丰饶。东北圩乡是“一网鱼虾一网粮”,西南的山区盛产丝、茶、果、桐、药等,种类繁多。但是,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虽也出现过太平盛世,年丰民足,可由于受封建土地所有制的束缚和生产技术落后等因素的制约,经济发展缓慢,甚至民生凋敝。加之水旱灾害频仍,常见哀鸿遍野、饿殍载道的悲惨景象。解放后,全县人民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艰苦奋斗,开始出现发展经济的新局面。但是,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又使国民经济遭到严重破坏,濒于崩溃的边缘。经过1978年以后的拨乱反正,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城乡推行经济体制改革,有力地促进了经济的繁荣,乡镇工业异军突起,各项事业蓬勃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也不断提高。古老的春谷大地,正焕发出勃勃生机,展现出蒸蒸日上的新气象。
    南陵自古以来就有重视教育的宝贵传统。北宋神宗熙宁年间,徐勣、刘拯、董必、赵企四人先后考中进士,一时传为美谈。此四人均声名显耀,在朝廷担任要职,前三人《宋史》有传。尤其是“英风冠千古”的徐责力,熙宁六年(1073年)登进士,为一甲榜眼及第。官至中书舍人、龙图阁直学士,显谟阁大学士、为官清廉、政绩卓著。他辞官归田后,仍热心桑梓教育,创办了“元功书院”,这是南陵最早、在全国也算很早的书院。南陵较著名的书院还有明代知县沈尧中创建的“籍山书院”,知县林鸣盛建造的“太学会馆”以及清代知县周学元倡建的“春谷学院”等。
    在明代,南陵还发生了这样一件震动朝野各界的事情,这就是南陵的儒学由中学改为大学。根据当时政府的规定,以赋税之多寡定地方入学数额。宁国郡六县纳税,首宣城次南陵,南陵纳税数将近泾县的两倍,但宣城和泾县设立大学,南陵却抑为中学。邑士大夫刘楷、知县宋廷佐等人均为此抗疏,不遗余力,在多方努力下,终获朝廷允准,将南陵升为大学。其中,已致仕在家的刘楷汲汲于桑梓教育,慷慨陈词;弥留之际,对此事犹耿耿于怀,谆谆教诲其子孙务必尽其遗愿,精神洵为感人。
    民国版《南陵县志•艺文志》,有关教育的篇章占四分之一之多,内容有尊师重教、修建儒学、寿考作人等。一直被南陵人民称道和骄傲的南陵孔庙、文风塔、魁星阁三大建筑,多少年来昭示和劝勉世人振兴文教。可见,我们的先人是何等重视使人文得以蔚兴的教育!今日之省级示范高中南陵一中和民办学校博文中学可谓善继先人绪业,勇于开拓进取,办学树人,成绩斐然可观。
    近代有识之士徐乃昌在《南陵县志》中称:“南陵形势雄伟,土壤膏腴”,“声名文物,举足记载”。信哉斯言!作为一个南陵人,我们应该充满自豪感,好好珍惜先人留给我们的这一份来之不易的家业,并发扬光大之,为振兴南陵大展鸿图,庶无愧于列祖列宗!
    (《南陵史话》网络版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好心情文艺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史话
    三国时期的三位春谷长
    孝子何琦
    李白在南陵
    王维与南陵
    杜牧在南陵
    北宋有识隐士陈翥
    《鲁迅全集》提到的南陵学者…
    显谟阁大学士徐勣
    刘拯及其父刘士安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