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组图]文化传承的魅力和价值      【字体:
文化传承的魅力和价值
作者:柳拂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0-5    

    南陵在皖南,是生我养我的土地,也是一个历史地理的概念。因为这样的一个千年古城,随着朝代更迭兴废,其行政区划也在不断地调整变化当中。诸如说到铜文化,南陵和铜陵各自有许多话要说,包括李白的五松山系列诗歌。说到春谷,繁昌人也口口声声地一样说,周瑜是其第一任春谷长。再说陵阳,池州人证实其至今尚有陵阳山,屈灵均在《离骚》里咏叹过,近年来,更有专家考证,屈原确曾流放于此。至于东大门弋江镇,原本是宣城故城,府治所在,盖因宛陵之兴而废焉。稽之《皖志综述》(省方志办)和新近再版的《南陵县志》(民国版),以上记载,庶几无误。

    基于前述之故,无疑给考察南陵自然、人文历史增加几许难度。柳拂桥以为传承本土文化,打造“千年铜都、奇秀南陵”的品牌,当前迫切需要做好两项工作。一方面是加强对南陵文化的开发研究,在钩沉古籍和实地考察上多下功夫,而且要特别注意甄别,力求发掘出新的成果。这方面工作,需要资金投入,也需要相关人力资源。可以借鉴外地经验,采取政府投入、企业赞助和有识、有志之士义务劳动、奉献相结合的方式,成立南陵文化研究会,内设几个课题组,进行专项研究。并尽可能利用各种媒体,及时发布成果,扩大影响。如关于李商隐、王铎、《奎湖赋》等,都是近年发现的最新成果。其实,类似成果,还有好多,柳拂桥也在陆续整理。如文天祥关于南陵的诗歌,“苏门四学士”之一晁补之关于杜牧《南陵道中》的词,如张恨水关于香由寺的对联,鲁迅先生在文章中提到白居易研究大家陈友琴,等等。这些工作,由于相关资料匮乏,也需要一定的文字功底和学术研究能力,故而整理、发现和发布,将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工作。可是,这些工作确实需要人来做。它不仅仅对当前打造文化大县有用,更是传承文脉,造福子孙的千秋伟业。希望有关部门,尤其是领导们,对此予以重视。

    另一方面的工作,是在已经发现和确认的文化传承上做文章,做大做强。它不仅对文化传承有益,也可以部分推动我县的经济社会发展。笔者试举几例:

    一是有必要的更名。这个好像胡旭东先生在政协会议上有过发言。我说得更具体更发挥一些。籍山镇,更名为春谷镇,更有诗意,符合我县“米市粮仓”的历史地位,也更有文化传承的气息。甚至可以将籍山大道,更名为周郎路。既然泾县可以有叶挺路,我们为何不能有周郎路。和其配套,将利民路更名为小乔路,从小乔墓旧址起向南延伸,与周郎路交汇。许镇镇也许是个历史的误会,有这样命名的么!果真可以,泾县就该叫泾县县了。况且,许镇这个名字毫无寓意。我们完全可以叫黄墓镇,打打“黄盖的屁股”;也可以叫奎湖镇,更多一些诗情画意。总之,再不能叫许镇镇了。

    再就是有回报的更名。南陵四中一度叫过光迪中学,乃是纪念民国时期的留美博士,著名的“学衡派”代表人物梅光迪。梅光迪是我们南陵本土的重量级人物,是公认的十大国学大师之一。可是,我们没有很好地出这张牌。在迄今为止的所有关于梅光迪的学术著作中,皆记载其为宣城人。我们应该恢复四中为光迪中学,并且修缮其西梅村的旧居。一代宗师的旧居,如今惨不忍睹在一片血色残阳里。这是我近日观瞻的亲眼所见。不仅如此,我们还可以将籍山镇一小更名为稼祥小学。一小本来就是王稼祥的母校——乐育学校,据该校汪刚强先生介绍,王稼祥在该校读书的时间比在芜湖的圣雅阁中学要长,芜湖有个王稼祥纪念园,我们没有,我们完全可以争取一些项目,好好筹划一下是有文章可做的。一小二小,一中二中,全国有无数个,这样命名学校没有个性和特色,也太省事和浅薄了。如果非得这么做不可,我们可以一套人马两块牌子。泾县不是有稼祥中学么,还不是母校呢。我们的一小可是有历史记载,并被承认的。王稼祥的夫人朱仲丽大姐对纪念王稼祥的诸事都是很重视的,我们可以聘请她担任名誉校长,题写校名,参加揭牌仪式。在北京什刹海公园附近,柳拂桥就去拜访过朱先生,并为其大家风范所折服。该两所学校的更名如果成功,对进一步打造南陵教育品牌,提升南陵在全省乃至全国的知名度,都将产生不可低估的作用。  

    当然,我不是简单地以为更名几条路,几所学校,就可以将我们南陵文化搞上去,经济上有所发展。我们可以顺着这个思路,做一些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文章。如西山的地藏王、弋江的柳拂庵等的宗教文化,工山的吴越青铜文化和我们遍布全县、独具特色的农耕文化。我记得我在一次关于评选南陵十大传说、十大景观和历史名人的评审会议上说过,我们最具强势的农耕文化被我们忽视了。如今全国各地都有“农家乐”的产业,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做做这样文章。我们将农耕文化、民俗文化和第三产业结合起来,统筹兼顾,有序发展,是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的。

    文化传承对地域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和招揽人气,是有目共睹的。近日,我到了镇江,我念念不忘去看看金山寺、北固山,以及西津古渡。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白娘子水漫金山的传说,辛稼轩登“天下第一江山”的慷慨悲歌,以及唐诗境界里的“两三星火是瓜州”。我会去镇江么,我不敢肯定。

备注:上图为梅光迪先生的弋江镇西梅村故居。

 

文章录入:柳拂桥    责任编辑:cp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