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图文]2008回家过年之一•冷乡          【字体:
2008回家过年之一•冷乡
作者:寒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2-2    
    拿到了回家过年的车票,耳畔不由回响起我喜欢的姜育恒那首老歌,《驿动的心》的旋律,那歌词也十分暗合我的心情。
   
    “曾经以为我的家,是一张张票根,撕开后展开里程,留下一段陌生……”
    
    曲调悱恻,词写得太好了,令我这多愁善感的人联想到家乡的土坯墙垣、黑瓦房、苦楝树和我的那些健在与已经故去的亲人时,眼泪不由往心底倒流。
   
    习惯上,就开始打亲人们的电话。告诉他们,我要回家过年了。大姐、二姐、大哥……,他们都知道那位远走他乡除了有一双儿女一个年轻妻子以外一无所有的兄弟不日就要回去过年了。是不是不肖子还乡的感觉我不知道,只知道他们全告诉我,家乡下雪很久了,下了几十年难见的大雪,路封了,火车、汽车不通了,电也受到了影响,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大都偎在被窝里取暖,——家乡出奇地冷。这些,从新闻报道中我都早已知道了,但是,从他们嘴里说出来,我更能体会到那种冷的真切和彻骨。
   
    “这样飘荡多少天,这样孤独多少年,终点又回到起点,到现在我才发觉……”
   
    最让我担心的是二姐。重病的她气息衰微,声音非常沙哑低沉,而且不住喘气。这与去年的情况差太多了。病痛已经彻底将她的意志击跨,身体也每况愈下。她说,武汉三大医院都不收治我了,全靠药物维持,我是活一天算一天的人。我悲戚。忽然就联想到那位青春、漂亮而能干的二姐。她18岁那年嫁到新街范家那天,是个很好的晴天,田野上麦苗肥壮一片碧绿呢,路边地米菜的白花才刚刚绽开,她与到结婚才认识并开始接触的姐夫在路上被人簇拥着回家。而我,作为“送帐子”的小弟弟,跟在娶亲、送亲的队伍里,只觉得新奇与好玩。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年,我最喜欢去的亲戚家就是二姐家,他们对我十分疼爱,我不用单独睡觉,而是与二姐和姐夫同睡一床。身为铁匠的姐夫不仅每天早上给我买油条吃,还给我打制过我喜欢的弹弓、小刀之类,以至好长一段时间,我发誓长大了要跟二姐夫学打铁。那是一些单纯而温暖的日子,有种触手可及的温馨,每当想起二姐或者忆起儿时的生活,就会想到,就会重温,如沐春风的感觉。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寒溪    责任编辑:cp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说嘴
    二姐
    2008回家过年之六·就这样流…
    2008回家过年之五·跟岳父到…
    2008回家过年之四·家在何方
    2008回家过年之三·为了一次…
    2008回家过年之二•为牵…
    歌者,只是为了歌唱
    性感厦门印象十四·冰岛·阿…
    几多贵气几多贱?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