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二姐          【字体:
二姐
作者:寒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3-11    
    跟厦门中山医院的专家孙德军教授约好,二姐决定到厦门来诊病。根据朋友介绍,孙教授来自大连,由于沈阳是一个大型工业城市,他曾接诊过许多来自沈阳的矽肺病和间质性肺炎患者,尤其在间质性肺炎方面颇有研究。但是,朋友也说,武汉协和医院是全国闻名的大医院,那边专家确诊并进行过诊治的病,到这边也未必会有很好的效果。
    我不这么看。看病虽然要找大医院,但是,找对的医生也许比找好的医院更重要。我只是担心,以我在家里看到的二姐目前的情况,她的身体能不能经得起旅途的劳顿。如果在路上出问题,我这个兄弟将何以面对亲人和家乡父老。求生的欲望使坚强的二姐顾不上考虑这个问题。她坚决地说,我不怕,死了就死了,我一定要去,一来去诊病,二来也去看看你们。
    我当然无话可说。只好祷告老天爷给她机会。为她的身体计外侄们安排二姐和姐夫坐飞机过来。
    2月26日,我按照约定到机场接他们。看到二姐时,她的情况比在家里好多了,她脸色浮肿,走路很是小心,且一直在喘,还不住干咳,很虚弱的样子。接到我们所住的小区,三层上山平台和六层楼成了二姐到我家的最大障碍。她看着就害怕,仅上了一步,她就喘得不成样子。我和姐夫将她架起来,她依然难以开步。只好由姐夫背她上楼。到得家里,她脸色乌青,已然喘得不成样子。
    二姐生性好强,她曾经是生产队最精明、最麻利、最活跃的劳动者,在她年轻的时候,为了养活三个孩子,她除了要参加生产队劳动,到包产到户后要打理自家的责任田,一有空,她就和姐夫打铁。作为女性抡大锤,这在我们家乡是极其少见的,也许她是打铁这一行当作为女性抡大锤的第一人。如今生这稀有的疾病,我们都认为与当时的超强度劳动不无关系。这也应了时下一句俗话:年轻时拼命赚钱,年老了拿钱买命。去年一年,她在武汉协和医院断断续续住了好几个月的院,花去了她的孩子们10多万元钱,得到了结论是:不用治疗了,回去有好的东西吃点,最多只能存活半年到三年,这还要看她的肺恶化的程度。我在家乡过了7天年,她先后两次因为恶化而到医院住院抢救,大家已经不抱希望了。
    她也告诉我,治不好没关系,来看看你们,到厦门走走。这我相信。疾病的折磨已经将她教育成超脱生死的圣人了。她虽然说话很困难,却对我们有说不完的话,尤其是关于我当时的婚变、出走,关于我的没有善终的母亲,关于她在云梦城开街头小吃摊谋生的艰难。她记得一切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人,从来没有提有谁曾经欺负过他们。后来,孩子们在广东中山开工厂发达了,她完成任务时却落下了这近20年医学界才有研究的少见病。
    我敬重她,没有文化,靠着勤劳和精明,她和姐夫把一个家建设成了在县城有单门独院住房、有私家车的富裕之家。
    吃完午饭,我们立即去中山医院求见孙教授。他在万忙中拨冗为我二姐看病。从所有的CT片,从二姐的症状,从以前病历的诊疗记录,孙认为:从去年5月到10月的片子看,这期间的诊疗基本没有什么效果,肺部纤维化弥漫的程度从原来的下部三分之一扩展到了二分之一,继续恶化,的确有生命危险。他认为在继续用“强的松”的同时,要加两种对症治疗药物,都是以前从来没有用过的,其中有一种是嘌呤类抗纤维化药物。他强调,这种药对肝脏有副作用,一般的医生不会用这种药,以他自己的经验,如果肝脏可以承受,效果会不错。这就是说,要随时关注肝脏的承受能力,血小板减少就不可用了。没有别的选择,为了保护肺,只好让她的肝受受考验,做点“自我牺牲”了。我觉得,孙教授的意见很准确。
    次日到医院拿药,两味主药,加上一种辅助治疗药物,15天的药,才100多元钱。孙教授说,这是慢性病,得有耐心。先做两年的抗纤维化治疗,然后做三年康复治疗,如果能维持现状,病人的生命不会有危险。关键在于:能不能维持现状。
    这只有看新加的嘌呤类药物对她的作用了。
    也许是厦门气候的作用,也许是药物真的起了作用。二姐在我家呆了一个多星期,那将近9层共150多级的台阶,来时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爬上去,现在,花10来分钟,她上几步歇一会,居然能独立爬上去。姐夫说,屋里的二层楼她都没有办法爬。我建议二姐就在厦门做长期治疗的打算,怕麻烦我们可以到环境好的地方去租个一房一厅的房子,好好疗养。厦门空气好,环境好,又有我们在这里,可她坚辞不受,她说不是钱的问题,这个钱,孩子们出得起,是这里没有一个熟人,连个说话的地方说话的人都没有。还有家里有孙子,不看着孙子她心里不塌实。我觉得她是觉得这边没有麻将打。二姐这一生对麻将超爱好,我说她是巴不得用麻将泡茶喝。她当然不承认。
    3月5日,我带二姐去复诊。她明显喘得好多了,咳嗽也不那么剧烈和频繁。我觉得,厦门这种氧气丰富的地方,最适合二姐这种病人生活了。加上药物的对症治疗,我相信,一定会有好效果。
    孙教授的检查映证了他用药的准确。他说,可以做长期对症治疗的打算了,二姐问他能不能回家去治疗,一个月开一次药,他支持了她的要求。她这一生自负,没有人能改变她的主意。但愿长期的治疗能给二姐一个好的效果。
文章录入:寒溪    责任编辑:cp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说嘴
    2008回家过年之六·就这样流…
    2008回家过年之五·跟岳父到…
    2008回家过年之四·家在何方
    2008回家过年之三·为了一次…
    2008回家过年之二•为牵…
    2008回家过年之一•冷乡
    歌者,只是为了歌唱
    性感厦门印象十四·冰岛·阿…
    几多贵气几多贱?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