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李白咏南陵(三)        【字体:
李白咏南陵(三)
作者:魏青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2-25    
  李白咏南陵(三)
  
  李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傲骨,决定了他不可能在唐玄宗身边长期待下去。他这个供奉翰林只干了一年多,就受到权贵宵人们的排挤,被皇帝赐金还山了。从此,开始了漫游东南的岁月。离开长安后,在天宝五载前,他写下了《别韦少府》、《酬张卿夜宿南陵见赠》、《答杜秀才五松山见赠》等诗。关于《别韦少府》一诗中的韦少府,当指一位姓韦的县尉(唐时县尉称少府),据推测应为韦冰,此人大约先任南陵县尉,后又任南陵县令。
  李白离京后,先曾在梁园(今河南开封市东南)客居约十年,随后即返宣州,游历江南各地,其时当在天宝十二载、十三载时。天宝十二载,当其刚重返南陵时,写有《赠崔司户文昆季》一诗。在这首诗中,李白写道:“一去已十年,今来复盈旬。”(意思是:“我离开南陵已有十年,今日重返故地也已有十多天。”)按诗中描述的“清霜”、“白露”的景物当是秋季无疑,十年前即是天宝元年、二年之际,那么,联系《南陵别儿童入京》一诗,则可断定此句是指当年从南陵出发,奉诏进京的时间。太白全集中还有一首《送崔氏昆季之金陵》的诗,研究表明,崔氏昆季显系崔文昆季,此二崔即彼二崔。《送崔氏昆季之金陵》诗中有“扁舟敬亭下,五两(船上的测风仪)先飘扬”的送行场面的描写,明确说明船儿是从宣城的敬亭山下出发的。由此可见,这崔文显然在宣州供职,崔氏兄弟乃居住宣州。《赠崔司户文昆季》当作于宣州之南陵。
  同一时期,李白途经繁昌江面,遇宣城县令崔钦,作《江上答崔宣城》一诗,诗云:“树绕芦洲月,山鸣鹊镇钟。”芦洲指荻港一带江面洲诸多长芦苇。鹊镇又名鹊头镇,今名新港,其江面称鹊江。
  天宝十三载,李白常在南陵的五松山地区流连,他在此处共写诗七首,题为《纪南陵题五松山》、《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于五松山赠南陵常赞府》、《书怀赠南陵常赞府》、《铜官山醉后绝句》、《五松山送殷淑》、《南陵五松山别荀七》。李白在《与常赞府游五松山》一诗题下自注云:“山在铜井西五里,有古精舍(寺庙)。”据《舆地纪胜》云:“山旧有松,一本五枝,苍鳞老干,翠色参天。”五松山的山名也是李白命名的。常赞府据说名常建,南陵县丞,此人和李白过从甚密。五松山南面与铜官山相望,北面是烟波浩淼的长江,旁有碧波荡漾的天井湖,风景秀美。自李白命名之后,此山声名大振。在上述这些诗中,李白生动地描述了五松山一带绮丽的风光,抒发了对南陵自然山水的热爱和陶醉。同时,也向友人倾述了自己因为朝中佞臣不容、被迫离开宫廷的郁闷心情,以及耻于同小人为伍的傲岸态度。在“一去麒麟阁,遂将朝市乖”(《书怀赠南陵常赞府》),“时命或大谬,仲尼将奈何”(《纪南陵题五松山》),以及“浮云蔽日去不返,总为秋风摧紫兰”(《答杜秀才五松山见赠》)等诗句中,表达的都是同样的心情。但是,诗仙李白在《铜官山醉后绝句》中描述的却是另类心境:“我爱铜官乐,千年未拟还。要须回舞袖,拂尽五松山。”似乎胸中一切的愤懑不平与抑郁不畅全都烟消云散,又恢复了那种笔墨酣畅,语言夸饰的浪漫主义诗风。
  关于五松山的所属,一般传统看法认为是唐时之南陵今日之铜陵,但民国本《南陵县志》认为五松山即繁昌之五峰山(隐静山),亦可备一说。本文作者仍持传统观点。
  在今繁昌县东南二十里处有座隐静山。此山一名五峰山,因有碧霄、桂月、鸣磬、紫气、行道五峰。此处林木幽奇,古涧委折,殷雷轰地,溪流淙淙,故又名五华山。山下有座隐静寺,相传为杯渡禅师所建,飞锡定基,江神送木。寺外有十里松径,传云禅师手植。就在同一时期,李白游览了这一号称“江东第二禅林”的寺庙,并写有《送通隐禅师还隐静寺》一诗。诗云:“我闻隐静寺,山水多奇踪。岩种朗公桔,门深杯渡松。道人制猛虎,振锡还孤峰。他日南陵下,相期谷口逢。”
文章录入:魏青平    责任编辑:cp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李白咏南陵(二)
    李白咏南陵(一)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