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散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图文]敢爱敢恨的汉乐府女子        【字体:
敢爱敢恨的汉乐府女子
作者:云无心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5-22    

  我喜欢汉乐府的词,不仅有词句优美而凄婉的情调,更有那里面的女子,敢爱敢狠,丝毫不做作,更不会故做矜持。

  汉乐府女子 琼瑶小说中的人物不是经常说:“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如若你有二心,即便我心依旧,也定然“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

  今天与汉代是同样的太阳和月亮,但今天的女子却不一定有汉乐府女子有决绝的凛然。来去皆因一个爱字。汉乐府的女子虽然心存留恋,但出手却毫不拖沓,爱是真爱,恨也是真恨,可以很热烈,溶化山川;可以很冰凉,坚硬如石。

  这个世界,色彩斑斓,很多颜色无法定义它到底属于什么色彩。灰色,是一种太暧昧的颜色,说不清,道不明,灰色收入、灰色地带,极尽繁复冗杂,令人迷惑而无法分辨。然而,汉乐府女子的爱,如同黑白两色,像灰色这样的中间色根本不存在。她们拒绝一切深浅不一的灰。假如我包容了你,则意味着我接受了灰,嘴上虽然说不出多分明,但心底就此有了芥蒂。相爱只能说暂时。永远,如水晶一样透明的爱,只存留在童话里。许多夫妻不是结婚时互相赠送钻石吗?钻石依然恒久远,爱情已经退了色,变成没有质感的苍白。依旧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情感里,悄悄地带了些须无奈和心灰意冷。

  有些事情可以妥协,一个家庭的维系,其实就是一种妥协。没有谁对谁错,只有谁更能包容,更显大度。对一些事情,可以一让再让,无伤大雅。而对触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最敏感纤细的存在,一经触碰,造成的伤痕永远无法弥补。即便当下做不到拒绝,在之后漫长的岁月中,感情可以变淡,变成惨白色,但幽灵般地缭绕在心中的灰,有时却会致人死命。

  倘若我们在某些时刻无法作到绝对,还自我解嘲说这是“包容”,这只能说明自己做得不够好,顾及的东西又足够多,生活在这种暧昧不清的灰里。每一天,虽生活依旧,但到底已非初相逢时的清白模样。这样的不甘心,这样的挣扎,更令人感到悲戚。

  有时想起《陌上桑》里以机智的言辞戏弄使君的秦罗敷,《羽林郎》里誓死抗拒林郎的胡姬,女子性情中的那种激越的个性,那种“我此刻不爱你,就永远不会爱你”的决绝快意,在汉乐府的清词丽句中恣意泼墨,令人感谓与追慕。

  《孔雀东南飞》里,面对被迫改嫁,刘兰芝毫不犹豫地投水,以死殉情。与在庭中树下几度徘徊才“自挂东南枝”的府吏焦仲卿,更有一种从容不迫的飒爽英气。

  汉乐府的女子,原本都是殉道者,将像扑火的飞蛾,更像明知徒劳、却禅精竭虑地与大海抗争的精卫,坚定的执着中蕴涵着浓郁的悲情美。

  人与人相遇不易,更是难得碰到一知己。下意识地告诫自己要珍惜,于是就会有无可奈何地妥协,会认命,会独自饮泣,最后让自己的日子覆满深深浅浅的灰,还疑惑是命运在其中做了手脚。我承认,我同大多数人一样,都是一群不够勇敢不够烈性的凡夫俗子。

  深浅不一的灰就像微尘一样潜伏在生活里、情感中,谁都无法做到清澈可见的黑白分明。但我知道,在我的内心,永远坚定地住着清丽的敢爱敢恨的汉乐府的女子。

文章录入:云无心    责任编辑:cp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还是多想才真实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