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小说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老树的轮回      【字体:
老树的轮回
作者:寒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12-18    
 

东埔是石狮的一个古老渔村。
   某个艳阳初照的冬日,我沿着沿海大道漫步,左边,是偎依在海边山坡上的东埔,右边就是海浪咆哮的大海。从一个岔路走进东埔,我赫然看到一个巨大的树根歪斜在路边,它被锯去树干留下了直径达三米多的疤痕,其粗壮的主根均被生生砍断,仿佛被砍断了行走的腿脚,无数虬曲的细根四散支愣着,如同嗷嗷待哺的小手。这么大一个东埔,这么大一个树根,它从何而来啊。
   看看依山而上的东埔渔村,看看东埔村所依附的遍地礁石的海边石山,我无法相信在东埔可以生长出这样一棵参天大树。这样一棵大树,应该成长在一个远离大海的土地肥沃的地方。
   我就大树根求教于我的渔民朋友,船长老魏,老魏说,那是造船后留下的,那棵树做了渔船的龙骨。他带我到海边一家船舶修造厂看一个叫阿占的大汉造船,并指给我看一艘正在建造中的渔船底部的主梁——龙骨。看到龙骨,如同看到人的脊梁。龙骨两边的排骨次第排列,成为船舷船帮的依托。那根龙骨所用的树木看上去也不过六七十公分而已,阿占告诉我们,那是一条150匹马力的小型渔船。像我看到的那棵树根那样粗大的树木,该建造多大的船只呢?阿占说,那棵树建造的渔船已经下水四五年了,是七百马力的大型远洋捕鱼船,也是阿占有生以来建造的最大的渔船。
   那么,那个树根在那儿已经呆了四五年了,怪不得看上去已经有了些腐朽之态。老魏和阿占带我到那个树根那儿,阿占以他职业性的眼光围着树根打量,好像在揣摩着这个树根能做什么用度。他说,这棵树的大头是346.5公分,小头是33.8公分,去了梢有48米长。他边说边用随手携带的钢卷尺测量树根的疤痕。老魏也打量着树根,说,其实,这个树根完全可以做成一个天然树根的茶桌,咳,可以围坐十几个人呢。他琢磨着,越想越觉得自己的主意很有道理,好像那个茶桌已然摆在他的面前,而桌上的工夫茶正腾腾冒着热气。
   呵呵!这儿已经发新枝了!阿占忽然叫了起来,我们一起凑过去,在树根侧翼的一个枝桠凹陷处,一支嫩绿的树枝从底下斜伸出来,颤颤巍巍挂着细圆的树叶。我浑身一热,这浑身尽显腐朽之态的老树根,在它的干做了多年龙骨后,居然重现生命的迹象,这顽强的生命力从何而来啊?
   老魏也感叹,不得了,它又活了。
   阿占说,这的确有点希奇。这种树生长在云贵高原,因为它长得笔直,树的质地细密坚硬,也非常沉重,我们习惯叫他金笔树。它怎么可以在我们这里成活啊?
   阿占蹲下来,他粗糙的手不忍去碰那嫩弱的生灵,只远远双手护着,好像生怕有什么东西来伤害那新生的苗苗。
   老魏说,在这种地方,它哪里长得活,不等它现身,不是被小孩拔掉了,就是被狂风刮断了……
   阿占深以为然。我也顿生牵挂。我们离开树根时,三个人的脚步多了些来的时候没有的沉重,并频频回头回望那呈现出再生希望的树根。

   阿占仿佛自语似的说,除非我们人类在这里消失了,否则,它绝对不可能活下去。它的话立即获得了老魏的赞同,也吓了我一跳。这话的确非常真实。不要说它的苗苗很难在众目睽睽之下长大起来,就算它侥幸存活了,但它被弃置在那坚硬的水泥地面上,缺乏根基,何以生根?何以长大?那具定是一棵毫无希望的苗苗。
   人类的生一定要以自然的死作为代价吗?我望着面前的大海,无比的迷惘和困惑。  

文章录入:寒溪    责任编辑:cp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