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小说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小说《流浪的蚯蚓》      【字体:
小说《流浪的蚯蚓》
作者:寒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12-19    

龙龙是一条自我感觉很好的蚯蚓。他生活在狗尾巴山一个很滋润的地方。每天早晨风清气爽之时,他爬出洞穴,沐浴新鲜空气,享受甘甜的晨露,然后晒晒太阳,很舒坦。每当他翘首仰望蓝天时,他就油然而生豪气,决心潜心修炼,把自己载培成一条拔地而起、横空出世、呼风唤雨的天龙。  

    蚯蚓龙龙就这么平静地修炼着。在自然与人的宰割中,他成了一条老资格的蚯蚓,逐渐变得宠辱不惊,俨然道行深厚的智者。  

   

    在人间产生这样一条富有修养的蚯蚓很不寻常。龙龙本这么自得其乐地生活着,但一个名叫孔大真的农民扰乱了他平静的生活。  

    那天,孔大真到山脚下挖蚯蚓,他需要一些蚯蚓做鱼饵。按他的经验,山脚湿地充满这样的蚯蚓。蚯蚓龙龙对大难即将临头浑然不觉。他过于显眼的洞穴引起了孔大真特别的好奇心。奇怪,在生存着这么多蚯蚓的地方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粗大的洞穴?他断定,这里面一定有一条肥美的鳝鱼。有这么多可口蚯蚓的地方长出一条超常鳝鱼毫不奇怪。——与其拿蚯蚓去诱惑不可预知的蠢鱼,还不如挖出这条唾手可得的鳝鱼呢。孔大真兴奋得满脸通红。他开始考虑万一抓不住这条鳝鱼的处置方案,甚至考虑好了如何享用这条鳝鱼。无论是待价而贾还是自家享用都不失为一件美事。孔大真跟许多自以为是的人一样,对未知事物抱有偏执的兴趣。于是,他沿着洞穴,深挖,再深挖。随着洞穴的深入,面对那黑洞洞似乎幽深无底的洞穴,他的好奇心逐渐被未知的恐怖代替了,这洞到底有多深啊?这条鳝鱼到底有多大啊?这里面真是一条鳝鱼吗?  

    孔大真想放弃,但又很不甘心。虽然心有隐惧,但他还是一直挖、一直挖……,挖洞的范围越来越大,挖洞的坑也越来越深。终于,他看到了龙龙肉乎乎的身子在洞底蠕动,这应该是一条蚯蚓嘛!可是哪有这大的蚯蚓?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他的手指刚一触到那冰凉软乎的蚯蚓,双耳就“轰”地一下,一声尖叫随之响起:哇!蚯蚓精!经验中,任何东西,长到超凡的大,就成“精”了。孔大真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沿着挖洞的坑壁朝上爬,慌乱中,浮土好几次将他滑下来,好像被那精器拖下去似的。巧的是,这时乌云蔽日,雷声滚滚,一阵狂风刮过,播土扬尘、飞砂走石,暴雨倾盆而下。孔大真大惊失色,“蚯蚓!蚯蚓精!”暴风雨中他一路狂呼乱叫。  

    蚯蚓龙龙哪知道,在这个风雨交加的日子,把他从土中挖出的孔大真因为他的面世而神经错乱了。孔大真见人就绘声绘色地讲,哇呀呀!蚯蚓精!好大的蚯蚓精。一水桶粗、上十丈长,一出洞,轰!呼风唤雨、飞砂走石……  

    众人对他的陈述瞪大眼睛,有看过那个土坑和瞧过那个洞穴的人给他的话作证。可不是嘛,看那洞穴,一水桶粗虽然是有点夸张,但的确超凡的大。  

    大家庆幸自己没有遇到那蚯蚓精,否则,神经错乱的说不定就是自己。  

   

    蚯蚓龙龙被风雨裹挟着抛向空中,他终于找到了飞翔的感觉。那真是“飞龙在天”的感觉。他最后落在了另一座山上。  

    翌日,雨过天晴。龙龙开始寻找松软潮湿的土地,打算重新安家。在夏日艳阳下,他在火烫的山坡上忧郁地爬行。终于,他滚进了一条水沟,清凉的流水一下唤醒了他全部愉快的感觉。  

   

    无聊市《有聊晚报》对龙塬乡蚯蚓事件在社会新闻版作了报道。  

以下是引用片段:
             
龙塬乡惊现罕见蚯蚓  

              六旬老农受惊成白痴   

    本报讯 (记者吴所事)726日,山北县龙塬乡钓鱼能手孔大真在狗尾巴山的山脚下挖到了一条巨大的蚯蚓,据孔大真的同伴乌有先生说,那条蚯蚓至少有胳膊粗丈余长,孔当时被吓得昏了过去,而蚯蚓随后不知去向。  

    乌有先生介绍说,那天天气本来晴好,孔大真约他一起去钓鱼。他们一起到山脚下挖蚯蚓,忽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孔大真在一孔巨大的蚯蚓洞中挖出了那条他原本认为是鳝鱼的蚯蚓,孔大真被吓得昏死过去,随即因惊吓过度而精神失常。乌有说,他亲眼看到那条蚯蚓腾空而起,眨眼就不见踪影。 大雨过后,人们在孔大真挖出的大土坑里看到了一个洞壁光滑的碗口粗的洞穴,里面已经被灌满雨水。   

    市动植物研究所所长,动物专家刘善括闻讯带着市县两级动物研究专家赶赴现场踏勘,他们抽干渍水测量了依然十分完好的洞穴,洞口直径15.8厘米,经深掘,竟有10余米深,洞底还有一个一米见方的大窝。刘善括说,从洞穴的大小推测,这条蚯蚓的确不同寻常,十分罕见。从目前可以查阅的典籍看,世界上至今尚无如此巨大的蚯蚓的记载或者报道,如能捉到,申报蚯蚓之吉尼斯世界纪录当不成问题。有关方面正设法寻找这条罕见的蚯蚓,本报将作追踪报道。  

   

    蚯蚓龙龙沿水沟向下游飞速游走,十分畅快。他认为,大难临头之时,随波逐流也是智慧。  

    毕竟龙龙不是一条一般的蚯蚓,他对自然抱有顺其自然的态度。他相信,只要坚持老老实实游走下去,总会有好环境。  

    在人的世界里,任何平常事,一旦引起人的注意,就会变得扑朔迷离盘根错节。龙龙刚好流进了几个赤裸男孩捞鱼的网袋里。  

    一个男孩叫道:“呀!好大一条鳝鱼!”  

    几个男孩跑过来,龙龙塞满网袋,水沟因此而流水不畅,水位高涨。这越发显得龙龙异乎寻常。  

    “咦!真的好大哎!哪来这么粗的鳝鱼?”  

    一个男孩拍着脑门说,“这哪是鳝鱼?看样子,像是一条蚯蚓嘛!”  

    另一个男孩说,“蚯蚓,别不是龙龙吧!?”  

    “对!对!肯定是龙龙,龙龙会变化的……”  

    “哇!龙龙一下飞了十几里地呢!”  

    说话间几个男孩四野瞧瞧,除了山野的庄稼以外,正午的田野没有一个大人,连一条狗也没有,他们害怕起来。  

    “龙龙!是龙龙!”一个男孩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还不快跑?”他们撒腿就跑,作鸟兽散。  

    龙龙堵得水沟水位暴涨,那网袋也被水流冲向下游,龙龙得以继续随波逐流。终于,他找到了一个阴凉的裂隙,就随身钻进去希望藉此安身立命。  

   

《有聊晚报》追踪报道:  

以下是引用片段:
                       
山南县又现巨型蚯蚓  

                        专家称与龙塬蚯蚓无关  

    本报讯 (记者吴所事)727日,山南县靠山乡又发现一条巨型蚯蚓,此事在当地引起轰动。有关部门认为,今年夏季气候过热是这类巨型蚯蚓面世的主要原因,山南蚯蚓与山北龙塬蚯蚓无关,少数人附会的封建迷信说法更是无稽之谈……。(详细报道略)  

   

    狗尾巴山横亘在丘陵上,其最高处海拔不过百余米,又因其是山南山北两县的分界线,所以,就有了些名气。  

    龙龙住进的这条裂隙就在狗尾巴山上,这座山早已是一个分界的符号。山本身倒不怎么出名,而这条裂隙在当地却大有讲究。据传,辛巳年发大水,洪水肆虐,淹没了山北,将村庄淹得不见屋顶,一直淹至山腰的龙王庙,水脚刚爬上龙王庙的山门,就听见震天动地一声爆响,山体顿时裂开一条巨大的裂隙,一时洪水滔天,巨浪翻腾,洪水自裂隙倾泻而出,洪水就这样消退了。人们说,这是龙王庙的龙王显灵了,救了山北一方百姓。但山南的百姓大不以为然,因为按照这个传说,当年正是这个裂隙,使原本不会遭灾的山南承受了灭顶之灾,他们一想起这个传说就恨得牙根发痒。他们认为这全是那偏心的龙王搞的鬼,于是,他们变着法子毁损位于山北的龙王庙。  

    这是当地妇孺皆知的传说。这个传说寄托着山北人美好的回,同时也饱含山南人的血泪。自从有了这条裂隙,只要山北发洪灾,洪水就通过这条裂隙泻入山南,令山南洪水滔天。  

    历经世代沧桑,当年的龙王庙因山南人执着的努力早已变成一处瓦砾废墟,只是这条山裂却一直如同一个证据一样留在这里。平常,偶有山北年老迷信的村民,为了襄灾祈福,到这山裂旁烧香烧纸,磕头作揖,也并未引起人们太大的注意。  

    山北人坚信,在山裂旁现身的一定是龙龙,这就使这座山和这道山裂再次成为山南山北人关注的焦点。山北人认定,龙龙一定是给他们带来吉祥带来平安了,是来保佑他们的。而山南人则自然而然认为,灾难离自己不远了。  

先是几个老大爷老太太在那个山裂旁烧香烧纸,后来是不少年轻父母拉着孩子跑来烧香许愿,一时山北的山裂前香火繁盛、摆满供品、挂满彩绸,终日烟雾缭绕。  

    渐渐就有了离奇的传说。  

    一个疯癫十多年的女子,误入幽深的山裂,出来时,红光满面、健步如飞,好了。私下的传说是,她被龙龙看中,受了龙龙的宠幸,获得了龙龙的雨露滋润。这令一些家有疯女的人家纷纷将自己的女儿送进山裂,祈望获得龙龙的青睐。而那些家有疯儿的人家只恨自家的疯儿不是女子。  

    两个不信邪的后生,因为在山裂旁享用了原本属于龙龙的供品,并且捣乱了香火,其中一个在回家的路上遭遇车祸,另一个得了疯癫症成了白痴。  

    三个不同乡的老太婆在某天晚上做了同一个梦,龙龙要求重修龙王庙——龙龙跟人一样,提出了住房要求。  

    于是,龙龙越发威名大震,一个重建龙王庙的筹备委员会悄然成立,集资工作比收公粮水费摊派提留顺利多了,大笔钱财汇集起来,成了考验筹委会成员人格修养的试金石。他们互相怀疑互相防备,每笔用度必须全体成员到位才可以开支,包括借考察兄弟庙宇之机游山玩水,以活动经费的名义报销烟酒钱,以招待兄弟庙宇住持方丈的名义招待自己的朋友,有时干脆嘴馋了撮一顿。  

    大兴土木的日子终于到了,山北人在龙王庙旧址大兴土木。  

   

    山北人祈求龙王保佑他们平安就无异于在给山南人祈求灾难。这件事非同小可,山南人坐不住了。与山北的热烈、虔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山南进入一种令人窒息的神秘、压抑的气氛之中,他们串联、谋划,寻找对策。有人再次提出,发动山南的老百姓集资出力,动大工程,将那条山裂用钢筋混凝土填掉,立即有人坚决反对,理由是,多年来山南祖祖辈辈多次产生过堵掉山裂的动议,但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功。而况,以龙龙的力量,即使你堵掉这条山裂,他完全可以在狗尾巴山的另外一个地方重新开辟一条新裂。这不是劳民伤财吗?提出这个意见的人立即缄口不言。因为他的意见就像以杯水救车薪一样傻。有人提出寻找道行深厚的道人,寻找机会,杀死偏心的龙龙,以绝后患。这个意见很解气,立即得到一部分人的附和,可是随即受到许多人的质疑。龙龙既然能将狗尾巴山轻而易举地开辟出一条巨大的山裂,他的道行一般道人岂能匹敌?大家对这个意见很快认同。那么,我们能阻止山北人的祈祷吗?回答也是否定的。因为这简直如同叫山北人不要吃饭,是绝对不可能的。山南人一筹莫展。  

    一个长者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他说,对于那些拥有一些神通的灵物,我们首先想到的不是冲撞他冒犯他甚至企图消灭他,而是结好于他。 “宁与强盗结亲家不与强盗结冤家”,这是古训。何况我们面对的并非杀人越货的强盗,而是手眼通天的龙龙。既然山北人能通过祈祷使之为自己所用,这说明龙龙还是有爱好而且很讲感情的,我们为什么不能通过祈祷讨好于他,让他在灾难到来之时至少给我们一个公平。这个见解立即得到了男女老少的一致附和,大家都佩服这位长者振聋发聩的高见。  

    某一天,山北人抬着全猪全羊,放着鞭炮,敲锣打鼓,浩浩荡荡地向山裂开过来,他们举行了隆重的祭祀祈祷活动,隐在山裂深处的龙龙被他们吵得心神不宁,无法睡觉。起初山北人这样嘈杂,他将自己的洞穴移到山南,于今,山南也不安宁,他不由从心底发出无声的叹息,人怎么这样善于折腾。看来此处非久留之地,还是趁早远走他乡。  

   

    起初,一辆手扶拖拉机拖着人来烧香比较希奇。后来,来了吉普。再后来,来了轿车。走出车门到山裂前烧香化纸的人越来越体面。一时,狗尾巴山热闹起来。山裂两边偌大山场变成了临时停车场,常常停满各种各样的汽车,山裂前拥挤着数不清的烧化纸钱磕头许愿的人们。山南山北靠山乡靠近狗尾巴山的所有村子忙碌起来,他们大忙季节丢下农事,专门贩回香烟啤酒饮料、香蜡纸钱、杂食工艺品之类,在门前或大路边摆起小摊经商做起生意来。一些人家将自家的住房稍事装修开办起家庭旅馆以满足远道而来的朝拜者。靠山乡正谋划选址要修建一座至少是三星级的宾馆,并考虑是否将乡政府驻地迁移到狗尾巴山脚下,形成本乡新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于是,乡村田野呈现出原始集市的繁荣昌盛。  

   

《有聊晚报》追踪报道:  

以下是引用片段:
                  
挖掘旅游资源 发展旅游经济  

                     靠山乡依托旅游业发大财   

    本报讯 (记者吴所事)山南山北靠山乡围绕挖掘旅游资源做文章,通过发展旅游经济尝到了甜头。两乡依托富有浓厚中华传统文化色彩的民间传说,开发龙龙系列旅游景点,吸引游客前来参观旅游,带动与旅游服务行业相关的食品加工、手工艺品加工、信息咨询等行业蓬勃发展,两乡2002GDP比上年同期增长38.7%,呈现出快速增长的好势头。   

    狗尾巴山是一座充满神秘色彩的灵山,此山以一个南北通透的巨大山裂而闻名遐迩。围绕这道山裂,古代勤劳勇敢的劳动人民给我们留下了丰富而生动的民间传说。有大禹治水说,有龙王显灵说,有民众开凿说。据市博物馆研究馆员牛角尖介绍,比较可信的说法是,相传这道山裂是大禹治水时留下的。当时,洪水淤积山北,淹没了山北地区大量的农田村庄,为了疏通水道,大禹带领当地民众在狗尾巴山上开凿了这道山裂,并在山南地区疏通了狗尾巴河,使洪水排入长江,流入大海。故这道山裂自古来就被称为禹王水道,与禹王神道相映成趣。后人为了纪念大禹治水的丰功伟绩,曾于山北修建禹王庙,至今,靠山乡流传着许多当年大禹治水的传说,禹王庙遗址上,仍有许多石墩、青砖、瓦当残片和石碑留存……。禹王庙后来被人们误为龙王庙,并附会了一些消极的迷信传说。于今,山南山北靠山乡已经先后开发了禹王台、禹王井、禹王神道、禹王读书处等相关旅游景点,禹王庙正在恢复重建之中,预计将于明年春天向游人开放。禹王品牌的系列食品、旅游产品等也在研究开发之中。  

   

    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龙龙溜出山裂,钻进了狗尾巴河。他在溜出山裂时逃命心切,动作大了点,一不小心碰翻了供桌,惊醒了看守香火的村民,几个人睡眼惺忪之中看到一道白光闪进了狗尾巴河,河里立即腾起不小的浪头。龙龙!是龙龙!是龙龙显灵了!他们兴奋地敲起锣鼓。山南山北靠山乡的村民都被惊醒了,他们沿着狗尾巴河兴奋地狂欢,许多人匍匐地上不敢抬头。这故事后来被描绘成“一道白光闪过,狗尾巴河涌起一人多高的浪头,龙龙沿着狗尾巴河摇头摆尾腾空而去……”  

    山南人相信,因为他们的祈祷,龙龙既不想得罪山北人,又不愿开罪山南人,他回归东洋大海享清闲去了。而山北人则认为这是彻头彻尾的谣言。龙龙是不会离开狗尾巴山的,山南人在捣鬼。  

    既然龙王不在了,山南人不愿跟山北人分享灾难了,他们要动大工程用钢筋混凝土堵掉山裂。几天之内,他们调动大量的人力物力聚集在山南山裂口破土动工。山北人不答应。这分明是要将灭顶之灾永远加在他们的头顶,这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一场大规模的械斗在所难免。  

    而龙龙在狗尾巴河下游被一个打鱼人抓到,这个大胆的渔民没有将龙龙放生,而是交给了市动物植物研究所。在山南山北械斗热火之时,动植物研究所的刘善括等人将龙龙放生于狗尾巴山,并公告称,任何人伤害龙龙将受到《动物保护法》的追究。  

    大量的警察和武警部队平息了这场被称为“蚯蚓事件”的械斗,填堵山裂的壮举也只好作罢。所有的朝拜祭祀活动被公告禁止,两边山坡下的香火也被强令扫除,山南山北重又恢复了平静。  

   

《有聊晚报》追踪报道:  

以下是引用片段:
                        
蚯蚓龙龙属珍稀动物  

                         封建迷信不得人心  

     本报讯 (记者吴所事)近日,山南山北靠山乡蚯蚓事件在少数别有用心的人鼓噪下,酿成我市解放以来最大规模的械斗。一些不怀好意的人传言那条蚯蚓是龙王转世,并胡说什么龙龙向来偏心,只为山北而不为山南,明目张胆挑拨山南山北的群众关系……  

     山南山北靠山乡蚯蚓事件暴露了当前农村存在的许多问题,引起了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日前,由市委宣传部牵头,市精神文明办、市科委、市科协、市环境保护局、市动植物研究所、市电视台和广播电台以及《有聊晚报》社派员深入山南、山北两县农村开展科普宣传教育活动,以弘扬科学,破除迷信。市动植物研究所专家刘善括说,蚯蚓年久长大本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就像一头拳头大的猪可以喂养成牛一样大一样平凡。  

    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胡大喇叭同志在讲到舆论导向时强调说:新闻宣传部门要帮忙,不要添乱……  

   

狗尾巴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而龙龙依然不快乐,他于另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开始了他新的流浪里程……

文章录入:寒溪    责任编辑:cp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