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小说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妓女情怀(浮世人物速绘之八)      【字体:
妓女情怀(浮世人物速绘之八)
作者:悠思南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12-24    
 

引子  

    前几天看到雅虎一则新闻,让我惊憾从事性工作这个偷偷摸摸的行业所存在的不安全因素,我以此为线索写下这篇小说,情节纯属虚构,与死者已是无关,我祈愿死者安宁,永离苦海,直达乐土境界
                 

        1        

  我要死了。

  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我的头脑逐渐麻木空白,我极力挣扎着。
  我的眼里满是哀求和痛苦的泪光。可是那男子却显得异常凶狠,他的五官已经变形,有些不可思议挤压着,我无法相信他就是刚才那个萎缩窝囊的民工。
  他双手死死掐住我的脖子,下身匍匐在我赤裸的身上颤抖。
  我已经闻到死亡的滋味。
  我拼尽全力动弹着,我不甘心这样死去。
  

  那个男人终于被自己的兴奋所兴奋,他的呼吸急促,在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里,他的手稍微松了一下,这让我得以挣脱了被他紧紧掐住的脖子,可是他那不加修剪的指甲划破了我的颈脖,我感到那儿有些湿润,想必有血流了出来。
  我一点也不觉痛楚,只想大口吸气,调节呼吸,我已经无法说话。我最想说的话就是向他求饶。
  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把我加害,你如果要钱,我顷尽所有,全部给你,只要你不要害我的性命。  

  在我的床底下有一个破袜子,里面是这三天来接客的所有,我清楚记得里面有二百三十八元四角,另外我的枕头底下还准备着十元票额的一百零钱。
  当然我吸下一大口气时最想喊叫救命,因为隔壁房间就是老板和老板娘,只要听见我的叫喊,我就有时间恢复虚弱的气息,就会得救。每接一笔生意,他们就耐心在门口巷口站岗放哨。而每做成一笔生意,他们都可以抽取五分之一的台费保护费。
  可是不等我呼吸稳定,叫喊出声。那个男人早已随手拿起我的裙子缠住了我的脖子,我再一次在生死边缘上徘徊,我意识到自己已经难逃厄运。
   我实在不愿这样死去。虽然人赤条条来到世上,赤条条地去死也无所谓。可是我除了赤裸着身子外,下身满是那男人的精液,身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我的舌头已经慢慢伸出来了,那样子肯定会吓倒前来敛尸的人。
  我这样子死去同我美丽的身姿也不相称,我的老公和孩子知道也会特别伤心。当然我的老公会瞒过我的儿子,可是他长大以后呢?如果知道我是这样死去,心里终会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
  然而我此时已全身软棉无力,我感觉我的魂灵似乎脱体而去。
  我这时似乎能够说话,能够活动,当然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虚幻的无声的了。
  老公,我好想你!宝宝儿子,妈妈好想你!
  老公!宝宝!我恐怕再也见不到你们了!明年今天恐怕就是我的忌日了。
  那个男人进来时,我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他的样子不消说属于那种完全不加修饰的,又脏又黑还有很多小疥子细疤痕。他的眼光犹疑不定,看到我时尤其显得凶狠.
  我当时还以为是一个男人久久没有碰女人的色欲之光,如今看来我全错了。

  做我这个行当的很少有拒绝的可能,今天晚上生意很清淡,等了老半天没有一个客人上门。不但我急在心里,老板夫妇也有点郁闷。我刚刚把老板的钱还清,我盘算着再过一天凑足五百元钱寄回家里,可眼看快十点多了,门前还是冷清清。
  好不容易这个男人上门,大家岂肯放过好机会。那男子同老板说了半天,又讲价钱又要看我模样中肯不中肯,等到我出来在他面前一亮相,他掏掏摸摸了半天才凑足八十元。其实这些钱足够我们做成交易,只是老板看他猥琐故意说要一百元才行,还说我是少女之身,今年才二十岁,我其实还有一个月就满二十四岁了。
  前不久,我还写信给老公准备回家过生日。
   老公天天想着我,我呢?每天被陌生的男人搂在怀里,心里想的就是老公。
  老公在家很不容易,除了种地还要当爹当妈,拉扯孩子。晚上也没有一个贴胸口谈知心话儿的,更别提享受女人的温存了。   

  我想起来就难过得要命。想起他孤单单躺在床上想老婆的感觉就更难过。
  也许有人心底里会骂我老公吃软饭什么的,我就禁不住流下泪水来。是呀!哪个男人愿意老婆被其他男人压在身子底下,可也是那些骂得凶狠的男人寻花问柳经常嫖妓,想起来就伤心。我看到有个问题专家调查我们这些卖淫的行业,他比较尊重我们这些妓女,把我们成为性工作者,其实名称倒无所谓,只要社会不要一方面需要我们,另一方面却糟蹋我们就行了。我们这些做妓女的最痛恨的就是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还有那些虚伪无形的道德传统时刻作弄压迫着我们。有时候连我们自己都痛恨自己,这个世道有谁能真正明白我们内心的痛楚?
  说起来老公更不容易,他的痛苦是无形的,他尽量不在我的面前显露。难道我体会不出来吗?我又不是白痴.我每次回家都会拼命的安慰他,都会在他胸口上留下无数的热吻,我要补偿我不在家时欠缺他的。我要让他明白,我的肉体成千上万的男人碰过,我的心里只有他一个人,我永远不会变心。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文章录入:悠思南    责任编辑:cp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生活中有一种亚流氓
    回收工资
    来生,我愿做一棵芦苇
    都市的球

    到西山寻找灵感
    那夜花曾开
    四月半之花号惊魂录
    闲人樊求圆
    千卷读罢自长吟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