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小说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爆炸之四            【字体:
爆炸之四
作者:寒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0-23    

 小说《爆炸》目录

    6
   
    农夫多次打火山的手机,先是语音提示关机,后来是提示停机了。这小子,老婆跑了手机也不用了?劳力说,火山的动向值得注意。黄震宇也觉得事态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劳力说农夫未免太天真,他反对将两个情敌和他们共同的情人召集在一起。农夫说,只有这样这次集会才刺激。他说,这是救人,不只是救一个人,而是救几个人,至少是三个,搞好了是四个。他的“四个说”立即受到了秦月的抗议。农夫说你不要太敏感,我听说桃花怀孕了。大家就笑。秦月无奈。许久,她说,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严重,都什么年代了,爱与不爱纯粹是个人的事情,如果火山连这点气量都没有,他就不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农夫立即顺竿爬,我看,还是秦月去找火山接触一下,女人感情细腻,是天生擅长消解男人苦闷的尤物……。秦月柳眉倒竖,难怪人家说十个作家有九个是流氓,你一张嘴就没有什么正经话,你以为老娘是娼妓呀!农夫立即道歉。黄震宇长者一样打圆场,农夫你的话听起来的确有毛病。不过目前这种局面,还是秦月先出面比较合适。劳力也赞成。
    黑色奔驰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他们几个人坐在凉爽的车厢里反复策划。最后还是秦月自己揭榜,要去见见火山。不过要农夫成功地将火山约出来。农夫就阴阳怪气地打起哈哈,怎么样?还是少不得我当红娘嘛。这就不是我要拉皮条啊?!劳力说,老农你这张嘴真的有点损,人家秦月毕竟还是大姑娘。秦月说,猴子你说话再不放尊重些小心我老大耳刮子扇你。农夫意识到自己的玩笑过火,有些尴尬,他求助于开车的劳力,劳兄你是老大,你评评理,怎么话从她自己嘴里出来就很正常,从我嘴里出来就是流氓话呢?劳力说,一般说来,你们当作家的掺和这种事的确没安好心。农夫就一脸绝望,完了,连劳兄也看扁我,你们不要拉,我跳车的啊。秦月说,跳啊!你跳啊,劳力你再开快些,让他跳下去将那张臭嘴摔成八瓣……,她被自己这句话逗笑了,直笑得花枝乱颤,开口很低的胸脯在农夫色眼的余光中播动着蓬勃的魅力。农夫不禁十分妒忌火山这小子饱有艳福,一个农民,一个暴发户,一个曾经是校花的女人跑了,又有一个已经是专家的年轻美女来投奔,自己虽然也算半世风流,比之于火山却是望尘莫及。而且,说不定秦月这女人到现在还是老处女呢,这是完全可能的。她这种女人,实际上跟火山是一类天生认死理的角色,他们要是搞到一起,肯定爱得死去活来。想到这些内容,农夫摸名伤感,他仰靠着头闭嘴闭眼假寐。
    秦月觉得自己的话有点过头,可能伤了农夫的自尊,就拍拍农夫的肩说,怎么了,八哥也有安静的时候?农夫闭着眼说,你别惹我,我是乌鸦嘴,张嘴你就会不开心。秦月说,别别!没有你这乌鸦嘴,旅途还真的会寂寞。黄震宇说,幸亏你们两个人没有闹到一起,不然,我们今天的任务可能是另外一回事。农夫说,我哪敢高攀考古专家,我又不是古董,我怕我的每一根头发都成了她研究的对象。
    秦月默默笑着,她联想到高考前放假前一天,一直追她的农夫靠在教室门口的廊柱上痴痴望着她,她其实远远就看到了,但她故意装做没有看到,从另外一边进了走廊。刚要进教室,农夫红着脸拦住她,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我在学校后面的松林等你……,秦月决绝地说,我没空。进了教室。幸亏同学们都低着头抓紧复习功课,没人注意到这一幕。当天,她又一次收到了农夫写给她的一首酸溜溜的求爱诗。“你是我永远的太阳,我能沐浴你的阳光吗?”这是其中两句。她回他的话很刻薄,你复印了多少份?
    有趣的是,农夫此时也想到了当年这两句诗,他眯着眼偷觑秦月洁白光滑丰腴细嫩的肩膀,喟叹人生不平。而秦月不免对农夫更多一重歉意,毕竟爱是一个人的权利,不接受爱也是一个人的自由。但自己对农夫的确不够公平。当初,如果不是觉得他不够专一,她也许可以考虑对他不必那么决绝。因为农夫是在穷追桃花不成之后转而追求她的,仿佛退而求其次。许多男孩都是这样,遭到拒绝就立即转移方向,这本是情场大忌,他们没有火山的专注。人就是这样怪,追求情人的爱,本来目标是情人抛弃情敌投向自己的怀抱,可是情人越是对情敌一往情深,自己就越起劲,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固执地追求这也许是人性的弱点之一吧。火山自始至终紧追桃花,在桃花那么多崇拜者中,他当时并不是最有实力的追求者,但他执着。她曾公开对桃花说过,如果有男孩这么专一地追求自己,自己一定给他机会。桃花开玩笑说,那我把火山介绍给你。秦月说,你不要后悔。事实证明,火山是当今那种非常难得的男人——执着、专一、一言九鼎。当时,她曾几次三番试探火山,甚至主动送给他自己的个人小照,但火山还给了她,说,我不配得到你珍贵的照片。这话让秦月思索了好久,直到大学,她都不明白火山这话的意思,是委婉的拒绝?是觉得自己不配?还是安慰自己的托词?都不像。
    大作家,你的太阳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乡啊?秦月打破沉寂主动招呼农夫。农夫说,我的太阳早就落山了。他靠着一动不动。劳力问,你们是不是在说什么暗语啊?秦月说,暗语是作家的专利。我们这种考古的讲究直来直去,用事实说话。农夫说,是啊!考古学家最大的特点是,在他们眼里,什么东西都要像古董一样,所以,好古是他们的职业病。秦月说,这回你该满足了吧?
    到了桃花镇,他们住在镇上设施最完备最高级的桃花宾馆。秦月洗完澡,敲开劳力的房间,农夫和黄震宇都在,见她换了一身过去读书时常穿的一件红地碎花旧连衣裙,发型也改了成了当年的两条长辫子,还留着刘海,大家诧异的同时,感到她完全回到了学生年代,几乎没什么变化,只是比过去更为成熟稳重了些。秦月被他们看得不好意思,特别是农夫,眼光怪怪的,想看不敢看的样子。她说,回家还是要像个回家的样子。她提出要先回老家一躺,劳力说,春水和桃花马上就要过来,还是一起吃了午饭再回去吧。秦月说,现在吃午饭还早,我要抓紧时间回去看看。劳力说,也行!我马上送你。秦月婉言谢绝了,说,你别将我们村的人吓坏了,我敢说我们村九成的人没有看到过你这么高级的车和你这样有钱的大老板。农夫说,你怎么一到桃花镇就忘记了主题?秦月说,我的主题和你的主题本来就不同。黄震宇说,你们别打嘴巴官司了。秦月啊,这么热,你要走回去啊?秦月说有“麻木的士”,就是那种带帆布蓬的三轮车,我从小就坐习惯了。你们放心,我还没有那么娇贵那么脆弱。明天一早晨我一定赶过来。劳力说,还是我把你送回去吧,为了避免误会,我在村头就走车走人。秦月坚持说不用。她说,我们村的路走惯了“麻木的士”、拖拉机,你的奔驰在那种路上一定不是中暑就是感冒。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说,还是女人心细,回到桃花镇首先想到的就是回老家。秦月说,要不,你们的父母怎么会骂你们白眼狼?她叫着劳大哥、黄大哥告辞,到农夫,只是象征性地招了招小手,给了个眼神,走了。
    农夫认为,秦月用怀旧的装束托词回去,说不定早已跟火山约好了,火山要真正爆发呢。劳力说不大可能。秦月虽为女流,却是个孝子,回家很正常。黄震宇也说,你不能用作家构思的头脑来构思现实。农夫就说,所以女人要拓展生存空间比男人就是容易得多,几声大哥就把二位摆平了。劳力说,他没叫你大哥你不要不平衡,她这恰恰是没有把你看外而把我们看外道了。正说着,外面有人叫道,是谁这么放肆敢在这儿咋呼啊?话音未落,春水进来了。老同学相见,大家格外亲切,劳力问,桃花呢?春水说,一会就来,女人就是罗嗦。农夫说,你们两个人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啊!春水说,我怕你好不好。我代替你把你想说的话说了,我们这是“一对老情人,两个旧东西”。农夫劳力哈哈大笑。黄震宇却没有笑,他说,他妈的这有什么好笑嘛!先吃饭,吃完饭再说。春水说,我早安排好了。你们不是作家就是专家,吃惯了省城的山珍海味,今天尝尝家乡的酸菜、白花菜。农夫说,这最好,我就好这一口。劳力说,今天你要好好敬弟兄们几杯。
    正出门,春水忽然想起秦月,问,秦月呢?她不是回来了吗?劳力说,她回家去了,明天早晨来。春水说,她呀,出了名的女孝子。大家附和,就是。(待续)

文章录入:寒溪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说嘴
    二姐
    2008回家过年之六·就这样流…
    2008回家过年之五·跟岳父到…
    2008回家过年之四·家在何方
    2008回家过年之三·为了一次…
    2008回家过年之二•为牵…
    2008回家过年之一•冷乡
    歌者,只是为了歌唱
    性感厦门印象十四·冰岛·阿…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