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小说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图文]爱情就是那只肾      【字体:
爱情就是那只肾
作者:悠思南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1-17    

    4
    下班时,齐友庆象往常一样等所有的保管员都走了以后锁好门正要走,被秋儿截住了。齐友庆心一上一下,心想坏了,一定是秋儿听到了些什么,但事已至此,自己也并没有说特别损人的话,便默默地打开门让秋儿进去,秋儿进去后随手把门反锁了。
    秋儿平静地望着齐友庆,你说我什么了。
    我什么也没说。
    你真什么也没说?秋儿逼视他。
    齐友庆心中不免有些恼怒,我就是背后说你什么了,也不过是男人间的笑话,值得着你真来兴师问罪么?我说你什么了?
    你真要我亲自说吗?秋儿走进一步,就到了齐友庆面前,再一次瞪大了眼睛望着他,气势直扑向齐友庆满头满脸。
    齐友庆又是喜欢又是恼怒,屋里燥热起来,满是逼人的气势和充满诱惑的味道,他麻着胆子,语气急促却又夹带结巴,我说了,我是说了只要与你春风一度,死了也值得,可那不都是男人们之间的玩笑话吗,你何必当真,也不知你咋想的,就找我麻烦。齐友庆等着秋儿反应。
    秋儿突然泪水盈眶,低下头,双手握面,轻声啜泣起来,齐友庆一时慌了,直待秋儿哭得鼻翼抽动,涕泗满面才想起此时最宜做的事情,最宜说的话,他忙说着对不起,又慌张地抽出大把卫生纸,递过去,想为她擦拭,却又觉得不太妥当,手就那么一伸着,似乎一只机械手被关了电源,向前不能,缩回来也不可能。秋儿却一味哭泣,鼻涕也出来了,完全无视狼狈,并不伸手来接纸巾,等了片刻,似乎通了电,齐友庆僵住的手有了活动的能量,向前一探,纸巾先到了秋儿的嘴边,又到达鼻子上,秋儿依旧哭着,并轻轻地喊着‘你们男人坏死了,我家分哥快死了’,齐友庆要拿第二张纸巾为她擦眼泪时,秋儿却直接扑在齐友庆的怀里,全身剧烈抽搐起来。
    在库房重地,闲人免入的仓库办公室里虽然不用担心人来,齐友庆却更加慌神,一时不知所措,只好任由秋儿眼泪鼻涕往他胸脯上涂擦,齐友庆手上的餐巾纸早已英雄无用武之地,眼前的女人如此楚楚可怜,净化着他泛起的私心杂念,他昂然挺立着胸脯稳稳当当地支撑着颤抖的秋儿,但是秋儿满身的气势包容了他,并顺着所有的接触面钻入他身体里心灵里,秋儿柔软的胸部,抖动的双肩,披散的发梢,还有滚滚而来的湿热挑逗着他,他无法自持,内心挣扎,我是顺势推舟乘人之危还是坐怀不乱?齐友庆这样想着头却低垂了下去,他呼吸急促,急切地问,分哥怎么啦?嘴唇早已触到了秋儿的发梢额头,不巧秋儿正好抬起头,两人的嘴唇正好碰到了一起,双唇一交接,绿灯大开,信息迅速传遍了肢体的每一个角落,先是四只手,然后两人的身体有若舞蹈演员的默契动作,平移几步,弯腰,倒下,接着便是墙角的沙发发出支支吾吾的响声,伴随着衣服的悉悉索索声,呼吸急促声,暧昧象水一样流淌着整个办公室。
    齐友庆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飞来如此艳福。工厂里那么多年轻人象苍蝇一样围着秋儿,却不能得手,而自己只因为一次笑话却唾手而得,秋儿虽然性感,但却似乎冰清玉洁,高高在上,也从来没有过一星半点负面传闻,所有男人的意淫之词都不过出于一种吃不到葡萄的心理。此时,自己却整个儿把葡萄吞下,只要自己愿意,还可以再次品尝,刚才的销魂让他领略到女人的不同意义,他明白了男人们为了那些天生丽质的女人拼死拼活的,他望着有若玉雕般的秋儿,心想自己总算没有白活,好女人就是不一样,以前总有人说,女人无论美丑,遮住脸蛋,熄了灯,床上的感觉无二。这不整个儿瞎话吗?秋儿给自己的感觉胜过自己以前任何一次体验。
    从极乐世界中回过神来,齐友庆意犹不尽,犹在梦中,直待秋儿依然挂着泪痕默不作声穿衣时,齐友庆才如梦方醒,他屈膝跪在秋儿面前,爱怜地轻轻地为秋儿披上外套。
    秋儿,你不会恨我吧,我,我并不是……接下来的话他不敢说,秋儿又无声地落泪,秋儿,你为何如此不开心啊,刚才你说分哥快死了,到底是咋回事啊?难道真象大家猜测的那样?
    秋儿依然默不作声,木人一样,泪水象屋檐下的水珠直往下落。
    秋儿,你说啊,我王有庆今天与你欢爱一场,是我几辈子也修不来的福分,你秋儿若有什么难处,尽管同我说,我王有庆若有半点含糊,我王有庆就是一头不知好歹的老畜生。
    唉!,秋儿叹了一口气,却转过话头,你们男人总爱议论我么?
    这,这,齐友庆嗫嚅着,半天才红着脸说,美丽的女人总招人议论吧,你长得如此美丽动人,是我们厂第一美人,大家谈起女人来就都拿你开头了,男人嘛,你也知道,说起话来就离不开女人,尤其是身边的漂亮女人,话是直白了点,不过,大家都没有恶意。
    你们男人啊,想象中一定把我弄得相当难堪,今天的事,你可能正好验证我是一个荡妇吧
    不,不,我对天发誓,我绝没有这么想,我还担心你恨我,我没有把持住,你不怪我乘人之危,我就万幸了。
    谢谢你,我最近很苦闷,分哥真的出了大问题,他在男女之事上力不从心,我们都半年没有做过了,刚才是我自己把持不住,不怪你,内心来讲,我很感谢你,你真棒,给了我干渴已久的满足。
    齐友庆听了这话,便有了些英雄气概,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天竟然如此伟岸、如此惬意、如此尽兴,与老伴已经快一个月没了男女之事了,而今天仿佛返老还童,回到青年时代。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文章录入:悠思南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世间尚有真情在——赞广州市…
    爱情就是童话!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