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小说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图文]爱情就是那只肾      【字体:
爱情就是那只肾
作者:悠思南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1-17    

    5
    惬意的性爱有如开了罐的蜜糖,尝了一次,也就想再次品尝,还有第三次。齐友庆和秋儿两人少了些初次交接的生疏感,轻车熟路。齐友庆再过半年就满五十了,也许是身体里潜伏着丰富的能量,再加上怀藏一丝对分哥的愧疚不免有些紧张。秋儿充分显示了美丽女人的天分和成熟女人的技巧,也恰如周主任的奇谈怪论--秋儿是个需求量很大的女人,但秋儿对男人并非一味求索,而是不急不躁,善于导引,正好激发了齐友庆的潜质,于是他并不呈现某种亏空透支的现象,反而是琴瑟和谐,相得益彰。
    分哥依然病情不见好转,不得已住进了医院,分哥的病出在肾脏方面,病情恶化,不得不住进了医院,分哥住院的这段日子,齐友庆成了秋儿疲惫的身心休憩之地,秋儿也竭尽所能取悦着齐友庆,齐友庆精神焕发,感觉人生才刚刚开始,因为有了肌肤之亲,齐友庆爱屋及乌,借着同事关系经常上医院看望分哥,分哥很感激老齐,还拜托齐友庆多多照顾秋儿,譬如搬运煤气罐啊,买米啊之类的活,齐哥,我家秋儿啊打娘胎里下来就没做过粗活,如今还要照顾我,太可怜了,你帮帮她,我感激不尽。齐友庆连忙点头,心中却不免愧疚,再次抱着秋儿寻欢作乐时心中便有些不安,可秋儿仿若冬天里的一团熊熊燃烧的火苗,烧得他热乎乎地实在舍不得离开。秋儿,我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地道了啊,分哥这么相信我,我却与你暧昧不明。
    分哥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秋儿轻轻告诉他,还说分哥自从患病后,在这事上就力不从心,常劝她找一个相好。分哥心痛我,不愿我承受活寡的煎熬,可我也不能轻易背叛他啊,那对他来说很残酷,再说,我们都怕所遇非人,我需要的不单是一个能做爱的男人,我更需要一个坚实的臂膀和宽阔的胸怀。秋儿说着小鸟依人般蜷缩在齐友庆的怀里,继续意味深长地说,有时候,我觉得你既是我们的情人又是我们的父亲。你这么帮我们,分哥早就不放在心上了。齐哥,做男人的能做到这种地步是不是很猥琐无能啊?齐友庆想说换了我除非我死了我才眼不见为净,但他想了想,却说,你们感情这么好,我想分哥是出于无奈和对你的过分关爱吧。秋儿柔情似水吻着齐友庆的宽大胸脯,齐哥能这么理解分哥,分哥也会好受些,其实分哥也不是出于无奈,也并非没有一丝嫉妒,他是爱我,真正地爱我。秋儿沉默一会,又说,分哥啊真的很苦,他这么痛我爱我,我却心猿意马,不能自禁,我是不是真像你们说的是一个淫妇啊。齐友庆说,不,淫妇都不过是我们男人强加在你们女人头上的,我们男人才淫荡,所以才说你们女人淫荡,你们女人是弱者,弱者难道只能博取同情么?难道不该去博取自己需要的支撑和慰藉么。分哥虽然病倒在医院,只是肉体上的煎熬,而你却承受着身心双重的煎熬。
    我这点算什么啊,我巴不得替他生病呢?我觉得分哥其实真够伟大的,一切为我想。齐哥,我真不想分哥就这么死了,要是分哥如果有一天真走了,我该怎么办啊,你还能这么痛我爱我么?
    我能。齐友庆爱怜地把秋儿搂紧,用他坚硬的胡须扎秋儿。齐友庆的胡须很漂亮,有时候秋儿爱摸弄他的胡须,齐友庆就用胡须扎她,秋儿这时候就不由想起自己的父亲来。
    可你有老婆有家庭啊。即使分哥不介意,可要是你的老婆孩子知道了,该怎样看我们啊,还有别人不知会怎么戳我们的脊梁骨。
    我是我,她们是她们,你别想那么多。
    庆哥,你真的很喜欢我么?
    是的,我喜欢你,如果说硬要我说喜欢到何种程度,我只能说,自从与你好上之后,我才觉得我以前的人生了无意义。
    分哥要做手术,要立刻去大医院做手术,他要换肾,不然他会死了,他真的会死了,我好怕,我好怕失去他,庆哥,我不能没有他,要是没有他,我还不如死了的好,
    秋儿说完,噗通一声跪在齐友庆面前,庆哥,你救救他吧,只有你才能救他。
    我救他?
    是!庆哥,你救他,你救了他就是我们的恩人,我们会更加敬爱你的,分哥也会感激涕零,只要分哥治好了病,我们三人会永远和平相处,永远相爱。
    要多少钱啊,可你知道我儿子刚娶了媳妇,我已经没有积蓄了。
    不,庆哥,我不会要你一分钱,难道我是爱你的钱才跟你好的么?做手术的钱我还是有,你只要给分哥一颗肾,他就可以活下来,他太年轻了,庆哥,我真的不想他这么年轻就死了,他有了肾就可以多活几年,也算不太遗憾啊。
    啊的一声!齐友庆陷入沉思中。
    庆哥,你不是说爱我么?你少了一颗肾,对你的身体毫无影响,庆哥,我爱你,也爱分哥,他不计较我们的关系,你难道就不能救救他么,我求求你。
    秋儿泪流满面,声音嘶哑,楚楚可怜,显得格外娇柔,齐友庆看着秋儿,感觉心在沸腾,全都化开了,他感到有一种幸福穿过心田,有有一股英雄气概油然而生,齐友庆,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你还指望什么呢?
    好,秋儿,你起来,我亲爱的秋儿,我答应你。我爱你!只要我活着时能爱你,你要我死了也甘心,何况一颗小小的肾脏呢?
    庆哥,我爱你,你不但是我的爱人,也是分哥的爱人,还是我们的恩人。秋儿扑在齐友庆身上,热烈深情地吻着老齐。
    老齐意气风发,全身却酥软发麻,一把抱着秋儿,两人又一次疯狂地倒在床上。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文章录入:悠思南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世间尚有真情在——赞广州市…
    爱情就是童话!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