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小说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女大学生雪耻记          【字体:
女大学生雪耻记
作者:华龄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10-12    
  十八岁的如花少女,已经是成熟的曼妙玉体了。低胸晚装下的美丽身体在他的臂膀里款款摇摆,纤细嫩腰仅堪盈握,令他激动得有点儿窒息。在雪亮的追光里,便足以让人留下目光了。
  “小姐,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呀?”男人露出俊朗的笑容,宽大的墨镜下,一排洁白的牙齿闪烁星光。
  “我,我是学生,今天第一次来……”少女的矜持让她掩上了欲说又止的朱唇。
  “打工?”
  少女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女孩子做这种事,不安全的……”
  灯光暗淡下来,他和她之间的距离渐渐贴近了。
  宽阔雄伟的胸膛,微透着须根下薄而性感的嘴唇。镜片后面的眼神深不可测,令人充满难以自抑的遐想,一个多么有气派的男子啊,全身上下都流露出一股浓烈的雄蛮魅力。
  老天又赐给他一个新的猎物。
  只是,这还是个孩子,比自己的女儿还小几岁呢!
  但那股原本贪婪的邪火,再加上与马德胜拼搏以失败告终的沮丧扩展开来的无名火,只有这近乎残忍的堕落中才能得到解脱。
  事有必至,水到渠成。
  他伸出手,为她摘下那副镶着金丝框的眼镜,望着他的眼仁,就像葡萄在眶里滚动,自己先是被欲火激扬得光焰万丈,经过一番恣意妄为的狂吻,冰清玉洁光滑细腻的玉体,恰盈一握,便握在了他的手心里。
  他平静地脱下她的睡裤。她竟温顺地没有抵抗,却很合作地弯曲了一双粉腿,似乎感觉是母亲在为她儿时入睡脱衣褪裤。
  宽阔的身躯扑上来了,她觉着樱唇已经被封吻着。他的手环抱着她盈握的细腰,手指拨开了那散发着热气的头发。
  “啊,这怎么了?不要,不要,不......”一丝尚未离去的反抗念头苏醒过来,她意识到自己处于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地。
  然而,她的眼睛困得怎么也睁不开,腰间那一阵麻酥酥的感觉,就像蛇行蚁走的情状。
  唉,真是个雏儿,只喝了一杯,就在她身上产生如此理想的效果。
  “花径未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风吹草低见玉体,痛快淋漓显豪迈。”他淫秽地吟出了这首自以为是的艳诗,冷笑着伸出了那双龌龊的手。
  早已准备好的摄像机开始转动。处女初夜影片的摄制是他的癖好。作为活生生的留念物品,当然也会收藏好用来揩抹落红的白绢。在他的收藏中也有十几条了。
  谁也不会想到,行此罪恶勾当的竟是市委副书记王胜强……
  
  “马市长......”李小红低低地喊了一声,随后又冲他招了一下手。
  “小红,什么事?鬼鬼祟祟的。”
  马德胜这一说,李小红不好意思了,随即跑过来,坐到了马德胜旁边,附耳说起来。
  “那个金秀容?你还记得吗?”
  金秀容?啊!马德胜想起来了。
  “她要见你呢。”
  “见我?”
  马德胜想了一会儿,觉得不去不太礼貌,可单独去见她,又不合适。想了一下,便邀秘书长和李小红一同前去。
  是她。如果不是她那木然冷冰的态度,他真想忘情地喊一声“秀容”。
  “请坐!”马德胜不失礼节地说道,选了一张桌子旁边的凳子坐下来,尽可能表现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
  “谢谢!”金秀容闪了闪眼睛,露出一丝青春焕发精致华美的苦笑。
  市长大人!”她垂着头,并不抬眼看他,“我是个陪舞女,从不陪人喝酒的。”
  她愁溢眉宇,抑郁不快,骄傲的性格毫不掩饰地显露出来。
  “金秀容,是你找我的。有什么事,尽管说吧。”
  “市长大人,我的一个姐妹被人糟蹋了。这事你管不管?”
  “当然管!”姐妹?这个称呼,一下子让他联想起金美容。
  “对不起市长,她是我一个陪舞的小妹妹,方才十八岁,是大一学生。”
  “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晚上。她陪舞完毕,喝了一杯饮料,就稀里糊涂地跟人家走进了房间。我怀疑那男子在饮料里放了东西。”
  “她认识那个人吗?”
  “要认识还好了呢!”
  “那长相呢?”
  “那人戴了个大墨镜,从没摘过。这孩子,啥也没看清,太傻了。”
  “报警了吗?”
  “报警没用的。”
  “此话怎讲?”
  “据猜测,糟蹋她的那个人一定是个大官。所以,报警根本不是什么......”
  “大官?你敢确定?”
  “当然。要不是大官,谁能单独在红楼宾馆开房?”
  “金秀容,我是市长,就没有在那里开过房间?”
  “你跟他不是一路人。”她态度坚定地说,“市长大人,反正我告诉你了。你看着办吧。”
  “什么看着办?作为市长,我不管谁管!”
  “好,谢谢你。不过,”她朝他怀疑地瞅了一眼,“如果管的话,就让省里来查。不要公安局插手。”
  “为什么?”
  “她们看见市里的大官就打哆嗦。”
  “金秀容,”当他起身要走时,马德胜突然觉得自己的话没有说完,补充道,“发生这种事,我极其愤慨。可恕我直言,你,还有你那些个姐妹们能不能不干这一行呢?”
  “不干吃什么?你以为我们愿意干这玩意儿?我们这些结了婚的女人,听到自己的男人盘问来盘问去的,哪个不流泪啊!可被逼无奈呀,才干这个的。要不谁管我们......”话没说完,这个冷漠的女人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看到这种场面,马市长与李小丹赶紧走了回来。
  
  “金秀容,我也要求你一件事。”听到自己的女同胞发自肺腑的诉说,马德胜觉得自己脸上发烧,“作为市长,作为公民,作为人民的公仆,看着你们一排排花枝招展地站在那儿招揽生意,我心里比你们还苦。不介意的话,请写下你们姐妹的名字和原来的职业,只要大家愿意凭双手劳动生活,我保证一个星期之内为你们找到合适的工作。”
  “此话当真?”金秀容抬起头来,睁开一双泪眼。
  “军中无戏言!请写!”马德胜随口说道。
  李小红递给她纸和笔。
  接过金秀容写的名单,马德胜在上面批示一段文字交给李小红:“马上送给小姚,让他在一周内解决这些人的就业问题。如果资金不足,我可以动用再就业基金。告诉他,这是一项政治任务,必须按时完成。”
  “谢谢市长!”金秀容听到他的话,低下头,“我代表姐妹们谢谢你!”
  晚上,马德胜拨通了市纪委书记的电话。
  纪委书记很爽快地接下了这桩案子。
  
  女学生长了一头浓密的秀发,一张俏丽的桃花脸,闪烁着一双溜溜转个不停的黑眼珠。尽管着了男装,紧身的上衣还是遮掩不住那一对丰满隆起的乳房,姑娘正值豆蔻年华,这种时期不加掩饰地到舞厅让人看见自己的性感,不给那些色狼送食才怪!
  纪委书记把机关负责写材料的姚巍和安全局的小王召集在自己的办公室,介绍她们认识之后,便开门见山地宣布了纪委的决定:“有一件强奸案,很可能是一个高级职务的人员所为。经过再三考虑,组织将侦破任务交给你们二位。你们扔下手头所有的工作,全力以赴此案。一定注意保密!一旦有了较为准确的线索,立即汇报。必要时,省纪委和安全厅也将介入此案。”
  马不停蹄地,她们领命而去。先是找那女孩了解情况,女孩总是哭个不停。这种事情是谁也不情愿一遍遍重复那种让人难以启齿的过程和细节呀!还算不错,后来她的情绪总算稳定了。下课之后,她终于跟她们出来,去了红楼宾馆的舞厅,寻找那个房间的犯罪现场。
  红楼宾馆的大门看上去是开放的,事实上,没有相应的证件,一般人是进不去的,每道关口都有专门人员盘查。这天下午,姚巍去了机械公司,找到当总经理的哥哥,才借着洽谈会的理由由,搞了三张通行证。
  “是这儿吗?”
  “是。”
  “喝饮料的位置?”
  “左边窗口,当时我看到了这些花卉......”
  “从哪个门走出去的?”
  “不记得了。当时我头晕呼呼的,一门心思跟他走。”
  舞厅的出口有两个。左边的一道通向楼上的古铜色包房,右边的一道通向客厅。根据当时的情况分析,那个男子请她吃饭,一定是进了古铜色的包房了。
  “记得房间号码吗?”
  她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仔细想一想,大概的位置和特征。”
  “靠楼梯口,”她无限痛楚地回忆着,“我跑出来,一下子就看见了楼梯,我差一点儿跌倒在那儿。”
  “那应该在拐角处。”小王分析着,然后领着她往前走去。
  “211,212,213......”小王边走边看着门牌号码。
  可到了“214”房间时,门上却没有标记房间号。
  “嗯,像是这儿。”她揉搓着自己的脑袋,很艰难地回忆起来。
  “哦,我让服务员开门。”
  小王到了吧台,亮出了自己的证件。
  服务员立马端起装满磁卡钥匙的盘子走了过来。
  “像吗?”
  他认真地看看房间,迷惑地晃晃脑袋:“不是。那屋子的窗帘不是这种颜色的。”
  “看来,好像不是这个楼层。”姚巍拉了拉她的手。
  “请问小姐,你们的窗帘几天换一次?”小王的眼神转了转,提了一个很业务的问题。
  “这房间很少有人住,一个月都难得换一次。”
  “什么原因?”
  “外商很反感。”小姐笑了一下,“住这儿的一般都是零散的客人。”
  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怪不得门上不做标号呀。
  二楼,三楼,凡是不做标记的房间,都成了他们搜索的对象。服务员极为配合。可到了四楼,小王要求打开“414”房间,服务员面有难色,说要请示领导才可以。
  “我是执行公务的,明白吗?”小王生气地说。
  “对不起,警察同志,”服务员老练地解释道,“你实在要看,须找杨总。没有他点头,谁都没有资格进这个房间。”
  “如果我住宿,点名要这个房间呢?”姚巍随即将了服务员一军。
  “即使你点要这个房间,大堂也不会安排你住这儿的。”服务员的回答倒是有些策略。
  “什么原因?”姚巍有点儿困惑了。
  “至于原因嘛——是这样的,这是一个大老板的包房。”
  大老板大包房?
  四楼,14号房间,414,按照谐音是“死一死”,抑或“试一试”。
  “可能是一位高级职务的人.....”书记的话响在姚巍的耳际。莫非是哪位大领导利用人们讨厌这个号码的心理,包下这个幽静的所在,专门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
  小王以职业的眼光嗅出点儿什么味道来。看起来,这个“414”被杨总实施了特殊的保护措施。
  嘿,“414”——
  她与姚巍对了一下目光,会意地点了一头。
  
  夜色微茫,冷月初上,以浪漫的夜生活而著称的红楼宾馆开始了灯红酒绿的喧哗。
  餐厅入口处,王胜强和宫英两位市领导与熟悉的客人打着招呼,然后又过来与姚总握手,握着窝着,他们就拉扯着,好似姚总邀请他们喝酒,他们却像告辞似的。其中一位高挑的个子,五官轮廓分明,陡峭的额头好像被利器劈了一下子似的,苍白的脸上凸显出一双透出血丝的大眼睛。
  他?他也是市领导?
  女大学生怔怔地看着这一幕,眼睛都直了。
  “你怎么了?”姚巍和小王关切地问她。
  “他,他真的是市领导?”女大学生茫然地叫了一声。紧接着,她拨开身边的人群,朝门口狂奔而去。
  女学生跑出餐厅,市领导已了无踪影。但她并未停下来,转过厅堂,直冲楼梯入口处。姚巍和小王随她之后同时跑过来。
  怒火点燃了她,痛苦唤醒了她。上到楼上的414房间,她哭天喊地一般,双脚冲着豪华的门扇愤怒地踢将开来。
  此刻,姚巍始才懂得纪委书记为什么要叮嘱她们此案保密的重要性。
  
  
  
  在那豪华的包房里,王胜强拿了遥控器换了三几个频道,总也找不到一个“好”台。
  他拿出一片片国外影碟塞到VCD机里。这玩意儿刺激到是挺刺激的,可没什么情调。
  他关了VCD机,退出了影碟,然后抬起床板,拽出了那个秘藏的小金柜。打开三道密锁之后,十多盘录像带呈现在眼前,这是他自己录制的精品。带子里录制了他与十几个处女在这间包房一夜风流的过程。那自始至终的细致情节,令人百看不厌。他取名为“NO.1”。这可不是演员演戏,而是令少女初次体验性生活的真实表现。他把一张影碟塞到VCD机里。
  
  画面上出现了“NO.1”中的第一个。这是艺校毕业的歌唱演员。她表情上有些造作,线条却是美的。
  “这红楼宾馆里,让你糟蹋了多少个女孩呀?”宫英开他的玩笑。
  “什么糟蹋?是我解放了她们,凡是被我解放的女孩子,都外出赚大钱了。”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到了第七个,手机响了。
  “喂——”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
  “王大书记,老子送你一句话,你给我听好了:‘名利之不宜得之竟得之,福终为是祸。’别以为人家不知道就可以胡来,总有秋后算账的那一天。”
  电话随之挂断。
  这一意外的电话搞得他半天缓不过劲来。雅兴全无,倒是他的心扑通扑通跳将起来。
  
  镜头上的少女,像一只被摧残的羔羊:调情,脱衣,上床,整个过程和细节,比起那些淫秽录像有过之而无不及。
  上面的男主角却被进行了技术处理。
  屏幕上的他,只是显露了一个背影。那张丑恶的脸,不是在黑影里让人看不清,就是模模糊糊地侧过去,让人怎么看也看不出来长得是什么模样。
  “是他,就是他!不用看他的脸,那身架,那样子,不是他又是谁?”女大学生一口咬定。
  可怎样才能将那丑恶的嘴脸清晰地曝光出来呢?这令人颇费脑筋。
  姚巍揣摩了半天,觉得还是应该问她的哥哥。
  “哥,你这个碟从哪儿弄来的?”
  “是金秀容给我的。”
  “啊,听她说,有一天她带孩子到网吧门口闲逛,看到网吧老板向顾客推销这段视频,还转载到大屏幕上放了几个镜头。她朝镜头看了几眼,无意中发现了那女大学生,就多了一个心眼,留心刻了一个碟,让我交给你。”
  “什么位置?”
  “就在我们厂区,是王胜强侄子开的。怎么,有问题?”
  “碟上那个男人的脸看不清,我要找到那段视频的上传者。通过我们公安的网络处可以查到那个博客的版主吗?”
  “那多费劲!干脆,我带你们去一趟红楼宾馆414房间,说不定能解开这个谜团呢!”
  “纪委领导怕打草惊蛇,指示我们不要去。”
  
  姚巍拉开抽屉,掏出了密码手机。
  纪委书记的精力全部投到这个案子里去了。工作保密的需要,他天天像一个地下工作者,说话办事极其谨慎小心。
  “喂?”在证实了对方的真实声音之后,他开始汇报此案的最新进展情况。
  “嗯,好,很好!”省纪委领导听完了汇报开始作指示,“虽然我们现在可以认定这件事情的存在,还是要保持以前的一贯的工作作风,不能打草惊蛇,要在获取证据上下功夫。只有那一个女大学生还不够,最好找到这十七个女孩子发生性关系的证据。这种事情,没有充分的证据他是不会认账的。”
  “好吧。再扫一扫外围,只要火候一到,咱们就动手。”
  市纪委书记听完省纪委领导的指示,立刻向姚巍作出了指示。这边,姚巍也对“414”进行了秘密调查。
  姚总到红楼宾馆,要开414房间。宾馆的杨总一愣,转眼间又陪着笑脸:“这么不吉利的房间号码,您何必去?”哎,518怎么样?我专门为您留着的。”
  “就要414。”
  “这......”杨总胆战心惊地打量着对方,不知他认准了这个414是何用意。
  “杨总,不给面子是不是?机械公司的生意要不要做了?”姚总铁着脸说。
  “哪里哪里?”杨总听到这句话,脸立马多云转晴,“我只是想为姚总找个吉利的房间,既然414,那就414。”
  “姚巍,你们过来吧!”一进房间,姚总就抄起了手机。
  “哥,你在哪儿?”
  “红楼宾馆,414被我打开了。”
  进得房间,一股因空气封闭拥塞而形成的异味扑鼻而来。
  “是这儿,这窗帘,是紫红的.......”关键时刻,女大学生就认定了事实。
  “搜!”听到这儿,姚巍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命令。
  小王和几位警官用她们职业性的目光扫了一遍室内设施,然后便熟练地揭开了床被,撬开了被褥下那张隐秘的活动床板。
  床下的小金柜被打开,十七盘写了“No.1”字母的原始录像带暴露无遗。
  “哈哈......好!”姚总开怀大笑起来。那张影碟被剪辑掉的镜头,在这儿淋漓尽致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王胜强啊王胜强,亏你还是市委副书记,当然啦,不过是三把手。真个是色胆包天,连大一的女学生都不肯放过,丧尽天良,卑鄙无耻,堕落下流,腐败透顶,你这种小人勾当,还能逃脱我的眼睛。老子在市委宣传部搞了十多年的音像管理,你这点儿花招岂能瞒过我的火眼金睛!
  他一激动,不顾妹妹的反对,掏出手机就拨通了马德胜的手机,向他报告了这一重大喜讯。
  “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请转告纪委书记,立即报告省纪委书记,请示意见。”那端传来了马德胜的声音。
  姚巍便拨通了省纪委书记的电话,重点汇报了这桩强奸案已被侦破。只听省纪委书记说:“好!干得好!等王胜强从国外考察一回来,立即上报,省纪委立马派人下去,将他双规!”
  “是,书记同志!”姚巍响亮果敢的声音震撼了所有在场的人,划破了黑暗夜空。
文章录入:华龄    责任编辑:cp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