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杂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吊棺坟            【字体:
吊棺坟
作者:叶宗柏 口…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5-11    
    吊棺坟
   
   
叶宗柏 口述;周可玉 整理
   
    在三里镇孔村行政村,芜青公路的东边,连接着蒋家山咀,有一座吊棺坟。传说在明朝万历年间,有一个名叫叶成甫的叶姓祖先,为孔村叶家农田水利献出了生命,那就是他安葬的地方。
    那年久旱无雨,稻禾枯黄,孔村叶姓八百多亩农田,眼看着就要干死。于是,由族长领头,在叶家祠堂召集全族人,对大家说:“天久旱无雨,我们不能眼看着禾苗干死,要想尽一切办法解决水。这是我们的唯一一条活路。”
    最后,全族人一致认为还是采取往昔的老办法到合河口范家村抢水。
    当天晚上,由族长带领全族青年人到范村抢水。当时,就被范村截住,双方发生械斗,一场打下来,就有十几个人血肉模糊,横尸当场,惨不忍睹。
    有一个小伙子名叫叶成甫,生性憨厚,眼中含着悲痛的热泪,安葬了在这次斗殴中死去的父亲。没有多久,由于无水,庄稼颗粒无收,只得随其他人一道,带着体弱多病的母亲,离乡背井,沿途乞讨糊口,不久,他的母亲又病死在异乡。办完后事,叶成甫带着悲痛回到了故乡。
    岁月推移,双亲相继去世后,叶成甫无钱娶妻成家,靠放鸭来维持生活。他思前想后,觉得在纠斗中和以后饿死的众族亲,都是因为没有水的原故。他想凭抢水终究不行,只有想出个好的办法,既不需要动武,又能永久使整个叶氏家庭的八百亩农田不缺水,全族人和自己才能过上好日子。
    从此,这个本来不多话的小伙子,变得更加沉默寡言,整天冥思苦想。这天,叶成甫随他的鸭群来到一条河里,看着鸭子一会钻入水底,一会儿又露出水面,突然眼睛一亮,一拍大腿,情不自禁说道:有了……
    从此以后,不管酷暑炎天,还是大雪纷飞的寒冬,他就长年累月,天天利用放鸭的机会,白天捡螺蛳,晚上放。经过二十多年的辛勤劳累,终于,将螺蛳从村子里埋到了几里路外的后冲水源地¬——龙王井。龙王井,名不虚传。就像龙王嘴里的水一样,流个不停,长年从地下往上冒,约有一盘车水量。
    叶成甫,实现了自己的计划,并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告知了族长。第二天,由族长带领,顺着螺丝沟开发新沟引水。可是,范家宁可叫龙王井里的水多余流到水闸河里,也不让叶家开沟引水,除非水多从闸上漫过,才准其流到叶家田里。范家与叶家各据理力争。叶村人说:龙王井是地下自然水源,有螺蛳壳为凭,证明所开发的是条古沟,所以有权挖掘老沟引水。双方持理力争。互不相让,最后,只好双方到县衙打官司,请求县大老爷公断。
    县老爷随同衙役到了现场,命衙役挖沟验凭,果然挖到很多螺蛳壳,证明这是一条古沟,叶家有权开沟。但范家族盛势强,不肯罢休,县太爷左右为难,最后想,只有用一种办法震慑一方,就是在油锅里捞针或穿红鞋(即将两个犁头烧红,用脚去穿)验证,来了结此案。县老爷先定日子,决定在蒋家山咀上当众公断。
    这一天,天刚亮,人们纷纷从四面八方来到蒋家山。
    山咀上是临时搭的大老爷公堂,两边是众衙役,右边是叶氏家庭,左边是范氏家庭,公堂左前方摆着一锅翻花的香油锅,右边前方放着冒火苗的大炉子。
    县大老爷在众衙役的簇拥下,身穿七品朝服,来到公堂,在正中坐下,把惊堂木一拍,将嘈杂声压下去。说:现在为了验证你们,任何一方须在油锅里捞针或者穿红鞋,本老爷才可明断,叫衙役当众将针放到油锅里,将两个犁头放到炉子里,再叫师爷做两个筹,叫原告、被告抽,只见范族抽的是在滚油锅里捞针,叶族抽的是穿红鞋。
    县老爷叫范族去捞针,只见范氏全族一个个呆若木鸡,纷纷吐舌头,往后退,县老爷连叫三遍,没有一个敢言,后见范氏族长说:我们不捞了……县老爷又叫抽到穿红鞋的叶氏家庭,话未落音,一个五十多岁,身穿洁服的老人健步来到公堂,这老人就是叶成甫,见过大老爷后,立即将鞋脱掉,挽起裤管。两个衙役搬来一张椅子叫这个叶成甫的老人坐下,衙役们将两个烧得通红的犁头弄来,此刻,万人静得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上至县老爷,下至老百姓,都将心提到嗓子眼上,手心沁着冷汗紧张地注视着叶成甫。只见叶成甫老人说:“我们叶家确实开的是条老沟,为表明事实,我穿。”话音没落,迅速将双脚插入冒着火星的通红的两个犁头里,一股焦肉味迅速传开。人们很久才睁开双眼,投向叶成甫。只见叶成甫晕倒在椅子上,县老爷再三定神,语无伦次地说:快……来人……将他……扶起。衙役仍胆战心惊不敢上,很久叶成甫慢慢睁开双眼,左看看、右看看见人仍都不说话,以惊异的敬佩目光看着自己。于是将眼睛看自己还插在犁头里的双脚,这才明白,才将双脚拔出来,将脚放到地上,坚定地站了起来,向水沟的转折上走去。人们纷纷数着叶成甫老人所走的每一步,当走到第九步时,叶成甫又晕倒在地,叶氏家庭迅速将叶成甫用门板抬到村里。
    于是,县老爷当众断定叶家所开的沟是古老的,范氏无权干涉。以后水不论干旱、天涝都要流入这条新开的沟,如有人肆意动叶家水沟,拿他是问……。
    叶成甫老人经过这场磨难,加上年老体衰,不久离开了人世,叶氏族将叶成甫葬入蒋家山咀,做了一座吊棺坟,葬在蒋家山山咀上。一是让他在九泉之下看着水,流到孔村的八百亩农田安心长眠;二是不忘他的引水功德。以后,每年清明节,叶家都要到坟上祭拜扫墓。(叶宗柏口述周可玉整理)
   
    (由《南陵文化丛书》编辑委员会授权本站网络版独家发表,请勿转载!)
文章录入:塞北肥羊    责任编辑:塞北肥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陵传说
    南陵人物传说
    李白诗别胡公
    孔子与孔子书院
    后羿射出月亮洞
    伍子胥惠王殿遗韵
    金地藏王与丫山
    梅良玉梅开二度
    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
    包拯乌霞沾灵气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