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杂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茶叶末            【字体:
茶叶末
作者:唐玉霞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2-9    
    办公室里的茶叶喝完了,茶叶总要放在冰箱里才好,一次带上小小的一保鲜袋,够上十天半月的。今天又忘记带了。
    喝惯了茶,白开水的日子寡淡得不能张嘴,怕"嘴巴里淡出鸟来",这句话不是我口无遮拦,是汪曾祺老先生说的。他说当年在西南联大,"到连吃米线、饵块的钱也没有的时候,便只有老老实实到新校舍吃大食堂的"伙食"。饭是"八宝饭",通红的糙米,里面有砂子、木屑、老鼠屎。菜,偶尔有一碗回锅肉、炒猪血(云南谓之"旺子"),常备的菜是盐水煮芸豆,还有一种叫"魔芋豆腐",为紫灰色的,烂糊糊的淡而无味的奇怪东西。有一位姓郑的同学告诫同学:饭后不可张嘴--恐怕飞出只鸟来"。
    我是很崇拜汪老先生的,赤脚穿草鞋的想追。追是追不上的,摆个追的POSE聊胜于无吧
    为了能张嘴,只好将茶叶筒兜底掀,喝顿茶叶末吧。聊胜于无。
    人生聊胜于无的太多了。
    茶叶末还是种颜色,就是秋香色。我是很长时间才弄懂什么叫做秋香色的。甚至一度我以为秋香色是咖啡色。缘于有一年在新百,看到一条羊毛裙,明明是咖啡色,但是吊牌上却说是秋香色。那是个比较有点档次的品牌,对于品牌的盲目信任消解了我心中的迟疑。直到有一天,看于西蔓的什么色图,才知道那件被穿得要起毛的裙子是百分百咖啡色。
    跟秋香色没有关系。
    未必没有关系,秋香这个名字还是很咖啡的。或者说咖啡色是很秋香的。绿中透黄,沉静里的明亮。
    中午吃快餐。带了叠报纸。虽然我从小就知道吃饭时候看书是不好的,但是,假如没有报纸,饭也是吃不好的。
    快餐倒不会嘴巴里淡出鸟来,而是油色太重,犹如日常生活里勾脸抹粉的,而且是个蹩脚的戏班子里蹩脚的角色。
    看到的倒是个京剧大师,是梅兰芳。一位报人写的《面对审美危机--听翁思再百家讲坛说梅兰芳》,写文章的是位老前辈了,他说他年少时就看过程砚秋等人的演出。对于梅兰芳的人品,文章透露出的信息是翁先生一定是褒扬得很具体很全面。放下梅大师的人品戏品我们先不说,也没有资格说就是了,我怀疑的是为什么人人都有点敝帚自珍的心理呢,说谁就把谁说得完美无缺,放大镜也找不到一个瑕疵。反而令人难以置信。
    回到题目《面对审美危机》,文章转到最后,提到了当下的审美危机,并且举了一个鲜活的例子:"记得一位教授在百家讲坛讲儒家学说,头头是道。一次央视节目主持人问她喜欢哪个歌星,不料她对中外一些大气真诚、撼动人心的歌曲的演唱天才们只字不提,她最喜欢的却是一个只有小粉丝们才去追捧的台湾歌星,她尤其喜欢他那糊里糊涂的咬字。谁都有权喜欢谁,但我们在审美危机中,以慰籍之心听你雅辞不绝地讲了许久的高纯文化,却突然被递送低俗......"
    不是说谁都有权喜欢谁吗?于丹为什么就不能喜欢小周?就是因为她在百家讲坛上开讲了《论语》?照这么说,她也不能喜欢外国的歌手了,只应该只能而且必须喜欢梅尚程荀,至不济,也该是李双江李谷一了?《论语》是高纯文化,几乎所有人都承认,不过我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怀疑这其中有人是随声附和,真正读《论语》的有几个?读懂的请举手。小周就是低俗文化?小周的歌是如今的流行,如果是流行的就打入低俗的话,那么梅尚程荀不也是当年的流行?当年的流行到现在就成了艺术?那么,请问,过个三二十年,小周混老了,小周的小粉丝们混出话语权来了,小周不也就是艺术家了?
    于丹说,我喜欢周杰伦,并不防碍我喜欢庄子。对于文化的接受与吸收应当是开明的,包容的。对于于丹,我不了解,谈不上喜欢与否,但是对于她喜欢小周,我坚决顶一下。
    已经是不好吃的快餐了,加上一篇不好看的文章,只有消化不良。
    据说茶叶是治消化不良的,只好下午再泡一杯茶叶末。
文章录入:唐玉霞    责任编辑:唐玉霞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那一刻全世界都喜欢我
    字痨
    好色
    薄秋
    无力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死磕
    成为简·奥斯汀
    昨日
    董糖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