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杂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图文]写在《私奔日记》出版之际      【字体:
写在《私奔日记》出版之际
作者:寒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2-30    
  52年前,我躺在摇篮里,猫样大、没奶水、靠祖母以她那份从共产主义免费食堂打回的米汤喂养。母亲重病卧床自身难保,父亲在徐家河水库承受饥饿中的苦力,大姐上初中,二姐和哥哥每天围着奄奄一息的母亲哭喊饥饿。毫无疑问,——我处在自生自灭状态。只要我还有口气,祖母就会坚持,我母亲就会寄予希望。
   有个细节,共产主义免费食堂不为婴儿提供免费食物,——他们有奶。于是,许多婴儿出生不久就幸福地寂灭,提前走向圆满,如一缕青烟,在人世间留下一道优美的弧线。到公安局查查,1959年出生的人很少,能活下来的,“凤毛麟角”,出生即成“小众”,这待遇了得。
  
  我曾N次认为,上天让我活下来,不是对我宽厚仁慈,而是为了惩罚我。既然活着有N多麻烦、问题、烦恼和痛苦,还真不如那时一梦不醒,那样,这个世界就如同外太空一样,一定一直存在,但于我毫无意义。所以,活着,要多做善事,好事,不是为了赎罪,也不是为了那些给某些人贴金赚金的主义,而是在人间走一遭,别让继续活着的人咒骂。尽管如今许多人不在意这一点,他们不怕咒骂,甚至厚颜无耻到不怕人家指着鼻子咒骂。我一直很在乎。
  可是,看来我还是做得不够好,我留下骂名了。
  
  不能说不是命运的安排。作为婴儿的我,头大身小,没有食物,父亲曾提议把我送人,让我逃个生路。给谁呢?大家都缺少食物,送出去也是饿死。母亲不应声,奶奶也舍不得。这也许是我人生中的首次“被私奔”。没成功。母亲抱定了“死也死在一起”的信念。
  她老人家的愿望没有实现。她没有跟我死在一起,1998年她73岁那年,先走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我给害死的。
  我居然活下来。6岁上学。绰号“大脑壳”。村上有一绝户,跟我家前后屋,我叫他“海伯”。他原本有一个叫长苟的儿子,结果15岁得痨病死了,于是,跟父母商量,认为他们有两个儿子,可以过继给他一个,以延续香火,条件是可以继承他家宽敞的房屋。这事父母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过继不成,海伯对我十分喜欢。村小学就办在他家,上半天学。放学了,他时常留我玩或者吃饭。
  有一段对话,至今记忆犹新,曾在村里传为“佳话”。海伯在天井旁用脚踏捣臼舂米,我在旁边玩泥巴。我们乡下人称“舂米”为“踵米”。我问,海伯!踵米搞么事?踵米吃啊!吃了搞么事?吃了屙屎啊!屙屎搞么事?屙屎肥田啊!肥田搞么事?肥田长谷啊!长谷搞么事?长谷我就又来踵米啊!踵米搞么事?他终于忍无可忍,你个小王八蛋,吃了老子就又去屙屎唦!
  吃饭屙屎,是人的两件大事。我村里有个被农活累坏了的大哥说,老子要是不吃饭,就不用做事。另一个大哥应声,那你也不用活着。现在想起来,民间哲学家们最为懂得人类生存的哲学。没有当今那些砖家那么多关于哲学、主义、生命的废话和屁话。
  
  1977年,参加高考成为一个还没吹起来的泡沫。那年夏天,家里来了一个父亲多年不来往的朋友,姓蔡。据说在九江做什么大工程,他是头头。这次回来探亲,专门过来看望老朋友。正为我前程担忧的父母似乎看到了希望。主动提出,让他带我到九江去闯。九江于我,遥远,且充满未知的诱惑。能上九江,真是美事。老蔡在我家呆了好些天,父母每天肉酒肉饭招待他,指望他引导我的美好前程。老蔡离开那天,跟父母约定,明天让我到界牌店火车站与他会合,一起去九江。父母还东拼西凑,给了他盘缠。次日,母亲泪流满面,给我打了个小包裹,千叮呤万嘱咐,把我送出村口。我沿着古老的寒溪,往上走小路去界牌店。走到滚子河水库,我听到了遥远而火爆的喊声,你给我回来!回头,我看到做小学教员的哥哥气喘吁吁追上来。他说,那个老蔡是个骗子,到处骗吃骗喝,骗人钱财。在我们村驻队干部彭组长很了解他。他说得很吓人,你真去了,他还不把你卖了?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他怎么能把我变成商品?谁会要啊?无非是要么我走到界牌店找不到老蔡自己回家,要么真被老蔡带到九江从此开始毫无目的的漂泊流浪。
  这是一次没有成功的“被私奔”,被哥哥叫回来了。
  
  命运似乎一切都早有安排。该我的,都给我了;不该是我的,都离我远远的,让我遥不可及。我从小就不善于觊觎那些离自己过于遥远的东西。考上学,继续读书,毕业后参加工作,从自己读初中的母校开始,我调乡重点中学,结婚,生子,调县实验中学,调县委宣传部,调县文化局……。16年,我走了一条对许多人来说十分平坦顺畅的路,并且,这路确实越走越宽。
  人的劣根性在于,一方面,他不能知足,太知足,就有猪的风范;也不能过于不知足,不懂得知足,欲望会如同烈火一样燎燃,烧掉的,时常不仅是前程,有时候还包括自身。道学先生的许多说教在许多方面都对我起了很好的作用,但是在我处理婚姻问题方面没有最后起作用。我私奔了。私奔的故事震惊了一座县城。我周围的一切人,一夜之间似乎了解了关于我的全部。——其实,在我这件事情上,他们大都自作聪明了。
  了解了我的优点和缺点了吗?那就是一个关于承受的故事。善于或者不善于承受,全在于我内心的感受。如果我愿意,我可以承受包括粉身碎骨的苦难;如果我不愿意,即使是给我一个皇帝做,对我又有什么意义呢?
  没有恩怨,更没有仇恨。只有我活着的真实。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生来的约定,包括这本书。没有我的私奔,断然没有这本书。而有了这本书,我以前一切的苦难都似乎被豁亮的阳光照亮。

文章录入:寒溪    责任编辑:cp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笑谈《私奔日记》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