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杂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图文]妈妈的一生:为公四旬精打细算,为家一生相夫教子        【字体:
妈妈的一生:为公四旬精打细算,为家一生相夫教子
作者:云无心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5-14    

  我妈妈于2011年7月25 日凌晨4:12分在睡眠中去世,她75周岁的生命在此时画上了句号。

  在此之前,或者说这半年以来,妈妈因为脑梗、脑萎缩,她的神经功能急剧下降,又因为高血压、糖尿病,身体健康大踏步地后退。最近一段时间,吃饭时的吞咽都成为困难。一口饭在嘴里就是咽不下,我们在一旁喊七八声,妈妈才勉强将一口饭咽下去。语言表达能力逐渐出现障碍。当我指着女儿问她:“妈妈,这是谁?”她盯着看半天,嘴唇蠕动着说了声:“珊珊”。还好,总算还认识外孙女。但我又指着一个很熟悉的朋友问她,她的嘴唇同样蠕动好久,却说不出名字。

  悼念妈妈 妈妈的离去一点预兆都没有。24日那天,我妈妈的小保姆因其爷爷有病回家了。我爸爸晚上就睡在妈妈旁边。约凌晨2点时,爸爸还帮妈妈掖了一下被角,妈妈一切还正常。可能是心灵感应,当近4 点时,爸爸忽然警醒,感觉妈妈似乎安静得过分。妈妈身体属于肥胖型,体重大约150多斤,睡觉经常打呼噜。但此时却一点声气没有,和夜晚一样寂静。爸爸赶紧打电话给我弟弟,同时打了120。我在睡梦中接到弟弟的电话,他一说到妈妈情况不好时,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仿佛从山峰跌到了谷底。因为妈妈的身体不好,每每半夜响起电话铃声,拉响的都是生命的警报。

  10分钟后,我和女儿已经坐上了弟弟的车。我弟媳妇让我女儿开车,我纳闷:我弟弟的车技肯定比我女儿好很多,但我也没想那么多。我老公担任甘肃省第二届大运会的组织工作,暂时离不开,我说等我们去了看情况再说。于是,我们母女和我弟弟夫妇,向父母家疾驶而去。

  此时是凌晨4:30。马路上没有行人,车辆也很少,我们的车子以120码的速度急行。这时,我弟弟才哽咽着说:“妈妈已经不在了!”我禁不住失声痛哭。后来我才意识到为什么我弟媳妇让我女儿开车了。原来在我弟弟夫妇接我们的路上,我弟弟又接到爸爸的第二个电话。从第一个电话说:“你妈妈情况不好,你和你大姐速来!”到第二个电话:“120 已经走了,你妈妈不在了!”

  当我们三步并做两步奔到楼上,客厅的门大开着。我们一起向卧室奔去。

  妈妈像睡着了一样,穿着睡衣,四肢伸展着,安详地躺在床上。我喊着:“妈妈,我来了!”摸着她的脸、她的手,仍然如平时一样温暖。爸爸提醒我说:“给你妈妈擦擦身子,换老衣吧!”我们谢了还站在一旁的门卫小赵,他是和120 车一起上楼来的,在我们未到之前陪爸爸的。爸爸告诉我们,当120医生来了之后,心脏监护仪的显示屏上的一条直线,可怕地告知了妈妈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他们省略了抢救程序,说了几句请爸爸节哀的安慰话就返回了。

  我是一俗人,办的事情自然不能脱俗。若干年前我就为妈妈买了老衣,但她却没告诉我老衣放在哪里,我爸爸也不太清楚。当时,我爸爸还说,这么早买这些干嘛。所以,我们都避而不谈老衣的事情,以致到后来,妈妈的神智越来越差,我们就是想知道,她也不会告诉我们了。为找老衣将家里的柜子、箱子翻了个底朝天。当我们把妈妈最喜欢的大红斗篷穿好,将斗篷的帽子戴在妈妈花白的头发上,斗篷里妈妈的脸看起来就像一个睡着的大娃娃。斗篷很漂亮,大红色的底,上面点缀着金色的小花,在没有生命的躯体上展现出红火的亮色。我们和爸爸决定,27日早为妈妈出殡。

  现在的殡葬服务到家的圆满程度真是令人叹为观止。电话一打,负责城关区片的殡仪站站长带着一干人马直接到家里,很快地将灵棚搭好,并且将安放妈妈的水晶冰棺也带来(就是特制的外观与棺材一样的冰柜),足以 抵御34度的高温。前几年,要将尸体送往殡仪馆的冷库,死者家属每天要往殡仪馆跑几次。而不过几年,发展到遗体保存在灵棚里,直到起灵的时候一起去殡仪馆。甚至连骨灰盒都拿来几个,让我们家属挑选。

  我不懂现在的殡葬方式。在6年前,我公公去世时一切都很简单,没有搭灵棚,也没有守灵,下葬时也没有任何仪式,将骨灰盒下到墓穴里,向公公的遗像三鞠躬就完事了。现在,似乎封建迷信的死灰复燃。要守灵,要烧纸钱,要陪着前来吊唁的亲朋好友磕头。两天陪下来,本来就受过伤的膝关节更加疼痛不堪。但我没能力反对这一切,因为不仅要让我爸爸高兴,也避免邻舍指责我们所尽的孝道不够。我始终同意厚养薄葬的观点。对父母尽到赡养的责任和义务,死后其实应该是怎么简单怎么来。我的弟弟们都说,等我们死了,连骨灰盒都不需要,将骨灰撒到黄河里,抑或将骨灰埋到树下,这样更环保。当然,这些都是从殡仪馆出来到家里闲聊的后话了。

  守灵的这两天,每天人来人往,我们各自的朋友都以他们的不同方式表达了对老人的吊唁。我为妈妈拟了一副挽联:为公四旬精打细算  为家一生相夫教子, 横批:音容宛在。爸爸很同意,本来我想挽联的毛笔字也由我写,但爸爸坚持挽联由他写,他认为他的隶书比我的楷书要好。其实,我知道,爸爸更想以这种方式为妈妈最后做点什么。有些朋友夸挽联上的字写得好,事后,我将此话告诉了爸爸,让他小小地满足了一把。有个细心的朋友看了挽联问我,你妈妈是否做会计?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为公能精打细算的职业非会计莫属,妈妈一生的工作经历很简单,1956年为支援大西北的三线建设,从河北来到甘肃,在称为镍都金昌的金川公司——现在的金川集团公司当了一辈子工业会计。

  27日凌晨6:30,为妈妈入殓。前一天,从殡仪馆拉来一次性棺材,我不知道,现在的棺材还有一次性的。外观与真棺没什么两样,上面也裱着紫红色的金丝绒,粘贴的松鹤图,一次性使用,一次烧掉,这样,让死者家属满意,也更加环保。将妈妈入殓后,爸爸和我们再一次看了妈妈,妈妈仍然安详,只是嘴角有些渗血,郑站长解释说这是正常现象。我和弟弟为妈妈再一次地将头发理顺,我又轻轻地抚摩了妈妈的脸,拉着妈妈的手。已经在冰棺里睡了两天的妈妈,也和冰棺一样冰冷。我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下来,只听得有人在喊,不要将泪水滴到你妈妈脸上。我弟弟和走了半路又赶回来的小保姆一起将妈妈戴了几十年的金耳环摘下,等到时候将妈妈的眼镜和这对耳环放到骨灰盒里。

  6:50起灵,比原通知朋友7:00的时间提前了10 分钟,使得许多朋友没有赶上。

  我们这些子女坐在灵车上,伴随妈妈走完最后一程。一路很顺利,没有一次遇到红灯而停车。到了殡仪馆,这里到处是死者家属和前来参加追悼会的人们。许多告别厅不时地响起哀乐,空气里弥漫着悲伤的味道。事先订好的静安堂告别厅还在使用,竟然还有比我们来得更早的人。等了十几分钟,我们进了殡仪馆,7:40举行追悼会。

  主持追掉会的是金昌市委党校的刘副校长,为妈妈致悼词的是妈妈退休时所在单位金川公司铜材厂工会主席。事前他将悼词让我们过目,基本没什么问题,说的比较客观。我大弟弟代表我们全家向亲朋好友的到来表达了谢意。追悼会结束后,亲朋好友走出告别厅后,我们这些儿女最后向妈妈遗体告别,我们全都哭了。我拼命睁大眼睛,想仔细地看看妈妈,以把她躺在花丛中的形象印在脑海里。我向亲人们说:咱们向妈妈最后告别,三鞠躬,祝妈妈一路走好!在泪眼中看到工作人员上来将妈妈的遗体向炉门推去,随着与告别厅相连的门关上,我们没有嚎啕,但泪水已经弥漫了双眼。从此,我们与妈妈阴阳两隔,从此,世间没有了亲爱的妈妈!

  过了约一小时,拿到了妈妈的骨灰,将眼镜和耳环一并装进了骨灰盒。然后直接到墓地为妈妈下葬。我们的许多朋友都和我们一起来到墓地。

  下葬时,殡仪站郑站长亲自安排,将7枚铜钱下到墓穴里,并摆放成七星的形状,还有什么看方位的等等比较烦琐的程序,我也不懂。总之,在墓地用了大约一小时的时间。所来之径,将归之途。

  今天,妈妈已过了头七(妈妈去世后的第一个七天)。从墓地回来,在月辉入水的静夜,含着泪水写完这篇文章, 我想用鲜活的文字刷新淡忘的记忆,以代表对妈妈永恒的纪念。

  妈妈,你是平凡而伟大的母亲!你对我们的爱永远不变,如同我们对你的依恋永远不变。你永远活在我们亲人中间,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文章录入:云无心    责任编辑:cp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天凉好个秋——妈妈走了,最…
    这个仲秋是妈妈的
    写给妈妈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