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写作 | 南陵史话 | 南陵揽胜 | 南陵传说 | 读书 | 音乐 | 休闲 | 图片 | 下载 | 笑话 | 黄历 | 
您现在的位置: 好心情网 >> 写作 >> 杂文原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我的家乡——金昌        【字体:
我的家乡——金昌
作者:云无心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5-17    
  我的家乡——金昌
  说起家乡,我说的不是我祖籍意义上的家乡,而是金昌。因为金昌是我将生命的一半时间留在这里的地方。我的祖籍在东北,而且是真正努尔哈赤的后裔。但与其说东北是老家,还不如是金昌更为贴切。如今我也快步入老年人的行列了,却还没回过一次老家。因为自打我一记事起,我就生活在金昌。金昌,作为一座移民的工业城市,来自五湖四海的外地人、天南地北的方言,与美丽的镍都一起,构成了金昌独特的人文地标,也给这座城市造就了独特的人文气质。
  前段时间回金昌,首先迎入眼帘的是这座城市变干净了,变美丽了,变得更像个城市模样了,变得找不到回家的路了。金昌的变化,勾起我太多的思绪。
  在通往市区的公路两边,防护林带和草地虽然在凛冽的寒风中没有了绿意,枯黄的草地和光秃秃的枝桠仿佛在昭示着这里和许多城市一样,也在进行着生命的轮回。
  冶炼厂曾经高高耸立的冒着滚滚黑烟的烟囱依然高高耸立,但烟囱里不时地冒出淡淡的白色烟雾。金川公司以节约能源、优化能源结构、加强生态保护和建设为重点,以科学技术进步为支撑,增进国际合作,不断提高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除了点缀着中心广场和街心花园的草地、绿树之外,令我感受最深的是原来冶炼厂尾矿坝的地方,用处理过的中水建立了一座人工湖。黄昏时分,站在湖边,迎着晚霞看着清澈的湖水,波光粼粼,竟然有不知名的水鸟在湖面嬉戏,三三两两的游人在岸边散步,湖心的小亭子里有情侣相拥。对此情此景,我颇有感慨。谁能想到这里当年是厂矿林立,烟雾弥漫,废矿石、矿渣堆积如山的戈壁滩呢?
  凡是来过金昌的人都有一个深刻印象,那就是金昌人说的都是外地话,不管哪里来的孩子都说一口带有东北味的普通话。不论谁来到金昌,一不小心就会碰到老乡。吃过晚饭,你在街上漫步,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人站在路边上唠家常,还可以看到几个人在路边的石桌上下棋、打牌,如果你凑近了细听,东北话、山东话、河南话、四川话,江浙话,闽南话……真是方言煮成的暖锅子!因为有了这些方言,让他乡人感受到许许温情。
  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一大批知识青年和一些国有厂矿企业干部工人,从东北、沿海发达省份来到大西北,支援三线建设,金昌市就是从那时候崛起的。几十年来,来自五湖四海的父辈,他们用青春和汗水浇灌着这片荒滩戈壁。后来的金昌市是由金川公司为主体发展起来的,成为享誉国内外的镍都。现在金昌市辖一县(永昌县)一区(金川区),金昌,多么富贵的名字!
  我父母就是当年和全国各地的知识分子一起登上西去的列车来到当年称之为金川地方。我妈妈说,当天一到了目的地,就傻眼了。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半山腰还留着厚厚残雪,光秃秃的祁连山,山上连一棵草都没有,荒滩上一簇簇骆驼蓬在料峭的寒风中抖动。他们刚来时住在帐篷里,每隔两三天大家一起去祁连山背冰,生活用水都来自背来的冰化成的水。尤其是刚来没几天,就遇到了一场沙尘暴,漫天黄沙,狂风怒吼,连眼睛都睁不开。
  我问妈妈是否为当年的抉择后悔?她说:“在那个年代,许多事情是不能由个人做选择的,党需要你到哪你就必须去,没有人会找这样那样的借口不去的。”她说一点不后悔是假的,但她随后又笑着说:“如果不来西北,哪会有你们这些儿女?”妈妈说,虽然自然条件恶劣,但人心向善。外地人多,互相不欺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简单,互相帮助没有那么功利。因为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就是为了建设大西北,为了金昌的未来。他们为金昌的建设献了青春献终生,我们这一代则是他们献出的子孙。我的女儿生于斯,长于斯,更是地地道道的西北人。
  如今,我妈妈离开了我们,但永远地留在了西北大地。本来她在退休的时候,还动过回河北老家的念头。她曾经给老家的当地政府写了一封信,但此信如泥牛入海。后来,她也借用古人的诗说“青山有幸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目前,我的两个弟弟还在金昌工作。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金昌发展快起来,人们的生活也得到很大改善。到90年代,许多最早来到金昌的建设者们陆续地退休,有的回老家,但更多的人选择留下来。妈妈曾说,现在儿女都在这边,我和你爸爸一个东北,一个河北,在这里已经习惯了,再不做它想。再说,金昌像我们这样夫妇俩来自不同省份的太多了!哪待久了哪就是家乡。
  金川公司上个世纪90年代,为在金川建设30年的老职工颁发了纪念章,我妈妈和爸爸都得到这样的奖掖。一块纪念章不算什么,但他们很珍贵,因为不仅证实了他们为金昌的建设立下汗马功劳,也代表了他们和金昌一起走过的足迹。我不由得想起诗人艾青说过的“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只因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他的诗似乎更能诠释父辈们对西北土地的情怀。
  一晃许多年过去了,我们的父辈也从青葱的岁月变成白发老人,不仅他们变成了地道的金昌人,儿女也是地道的西北人。在他们身上唯一不变的是一口家乡话,从他们的不同方言中,仿佛可以看到这座城市包容的胸襟。
  如今,金昌的中心广场上一座纪念碑高高地耸立着,成为金昌市最好的历史见证,也成为金昌精神的象征。我们的父辈,以及为金昌的未来到这里的新移民,他们在金昌这个极具包容性的城市里,继续描画着人生的蓝图。正是由于我们的父辈为这个城市沉淀了多彩而又厚重的移民文化,才成就了这个城市的最美丽的时代风景。
  以此纪念我的妈妈,愿她老人家安息吧!
文章录入:云无心    责任编辑:cp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